第35章 各方反應
第35章 各方反應



"喂,聽了沒?咱陳村可是出了個念書的人才啊,人家陳年開學就要跳過四年級直接讀五年級了."陳村的一個人稱大話佬的漢子得瑟地,深感與有榮焉啊.

"真的假的?你們村子里的學生有那麼厲害,不是吹牛的吧?"一個李姓的大叔懷疑地問,沒聽過啊,這家伙吹牛成性了,不是又在吹牛吧?

"切,陳年就在俺家隔壁,俺犯得著吹牛嘛?這可是真真切切的第一手消息,別老以為俺在大話!"大話佬哼了哼.

李姓的大叔暗忖,誰讓成天都是滿嘴胡的讓人分不清真假!

"唷,你們還在陳年跳級的事呢?你們也太落後了!"一位四十多歲的大媽斜睨著眼道,滿是皺紋的臉上流露著一副我有內幕的神.

"唉喲,我的大牛嬸,有啥子內幕就趕緊呀,吊啥胃口呀!"大話佬一副受不了的樣子,丫的,村里誰不知道他消息靈通啊,如今這大嬸卻一副你消息落後了的樣子,這不是存心讓他鱉悶嗎?

"你們還不知道吧?咱老足家的女兒等開學了就連跳兩級,生生比你陳家那男孩多了一級呢.嘎嘎嘎..."胖大媽到最後居然大笑起來了,露出了嘴里的大黃牙.丫的,你以為你陳家了不起呀?咱老劉家才是個能耐的!讓你到處炫耀,這下可給你潑了盆冷水了吧.

"去,女的讀書那麼厲害有什麼用?以後還不是賠錢貨,要我看,咱陳家的男兒才是真真的榮耀呢."大話佬反駁.

"我大話佬,你不用這麼死鴨子嘴硬!女的又咋啦?正因為是女的,才比你陳家厲害多了!"胖大媽撇著嘴.

"兩孩子現在才是學,能不能上大學誰還不知道呢,值得你們如此爭論?要我呀,能掙大錢才是硬道理!看看人家烏大人的兩個兒子吧,人家每年掙多少錢回來?都蓋樓房了."李大叔看著他們搖搖頭,自己家的孩子讀書不聰明,那他也不勉強,讀不了就外出打工吧,掙點錢回來蓋房取媳婦才是正經事.

"況且,人家和你們八杆子打不著關系,有空在這吵,還不如趕緊割點豬肉回去做飯呢."

兩人這才悻悻然地掩旗熄鼓了.

---------------------俺是可愛滴場景分割線------------

劉富民正在剁著貓尾草呢,就看到陳秀把一對尿桶連扁擔地往家門口一扔就一**坐在走廊的木椅子上,一肚子氣在肚子里沒得發泄.

"咋啦?哪個又惹你生氣了?"劉富民放下菜刀,掏出生煙,卷了卷就點上了火才抽個空意思地問了下自家婆娘.

"還能有誰,不就是老豬婆那三八!"陳秀氣乎乎地回了一句.操他老娘,整一個是非婆,啥子事都想問一句,連村里哪只豬配種的況也拿出來嘴.你這人怎麼嘴巴不頭頂生瘡腳底流膿呢?

"那婆娘又怎麼你了?"劉富民吸著煙閑閑地問了句,不是他不關心戰況,而是他知道自家婆娘也不是省油的燈,絕對不會吃虧的.

"她拿咱們兒子事,咱兒子是個傻的.同一個太公出的,人家老足家的女兒能連跳兩級,咱兒子去年還留級了."陳秀既恨這多嘴的三八,又惱老足家孩子有出息,暗自還埋怨自己兒子不爭氣,白白讓人給笑話了.不過那家伙也沒討到啥便宜就是了,她連生四個女兒才得了個兒子的傷疤還不是被她生生地揭開?你不讓我好過,也休想我會讓你快活.

"也怪兒子被你溺愛得太過了."劉富足白了她一眼,看她一臉得意的樣子就知道老豬婆沒在她手里討到好處.

"的什麼話,咱們兒子女兒都出去工作了,就只有一個還在家讀書,寵寵不行啊."陳秀一下子炸了,一副你再我就和你理論的樣子.

劉富民瞟了她兩眼,懶得了.反正長大的孩子都有那麼幾分本事,不愁沒飯吃,最這個想管也管不了了,唉,老咯.

陳秀看他那副樣子,又不好把火向他發泄了,鱉啊."老足家也真的,好好的讓孩子跳級干嘛嗎?"家里窮得叮當響,還學人家讀那麼多書做什麼,真虛榮!

劉富民懶得理她的酸酸語,就算他也贊同,但出來的話真不好聽,逞一時口舌之快,過後卻平白地得罪人.

------------俺是可愛滴場景分割線------------

"什麼?妹開學就到六年級甲班報道了?"劉很驚訝,自己妹妹真有那麼厲害了嗎?雖然他之前討厭學習,但也知道甲班是重

點班來的,學生成績不好是進不去的.而妹妹連跳兩級還進了甲班,真是太厲害了.

"哥,人家姐姐連跳兩級還能進甲班,你還在丙班呆著呢,你也太笨了點!"劉煦鼻孔朝天,一副我很鄙視你的樣子.哈哈,老被自家哥哥嫌棄自己笨,現在終于有機會報仇了.

劉頓時感到一陣羞愧,作勢要揍他一頓,嚇得劉煦趕緊躲在自己姐姐身後去,"姐,你好厲害哦,我以後都要向你學習."劉煦是個聰明的,得罪了一個哥哥,趕緊巴結著姐姐才行.最近姐姐可是很厲害的,連哥哥輕易也不敢惹.

"好啦,你們消停下,准備做飯了,快去干活."劉媽趕緊出聲,省得他們再鬧下去.女兒不錯,這下可省了四個學期近千塊的學費,嘿嘿.不光如此,孩子出息了,她在親戚朋友面前也倍有面子,想起昨晚去電舅舅家時,舅舅和表弟表嫂都難得誇了一回,這事放在城里也是不多見的.

在九十年代,甭管是農村還是城市,對高學曆都很看重.他們A市高中是個百年老校,要是以後孩子真能考上這所高中,可算得上是一只腳踏進了大學的門檻了.90年代的大學,並不像21世紀一樣泛濫和競爭激烈.此時只要你上了大學,就意味著包分配包住房,捧著的是鐵飯碗啊.

這事總算給這個家注入了一種希望,讓大家這日子過得有盼頭.

劉發現家里他的地位最低了,唉,本來嘛還比妹妹強點的,現在?真令人沮喪,但他抗打擊能力是很強的,沒一會就自我催眠:不是我太差而是妹妹太厲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