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說服(二)
第28章 服(二)



"那,難道我們不賺這個錢了麼?這也太可惜了,輝煌的未來都看得見了."劉爸不甘心地.

"我們不是不做,只是目前沒有條件大量生產,靠這個賺點錢還是可以的,我們家目前最重要的是賺到啟動這個項目的第一桶金!這個就得靠租賃那些沙泥地來種淮山."劉沁趕緊把話給明了.

"種淮山能賺錢?這幾年的淮山價格才是兩三塊.除去本錢,賺的也不過是兩三百一畝,這賺的還不是純利,其中還包括了人工呢."劉媽聽了劉沁的話,皺著眉頭把這些信息給了出來.女兒看來是不了解行啊.

"你媽得對,這幾年行都是這樣,賺得少,有時甚至平本呢."劉爸也搭腔了.

劉沁心想,看來得拿出個理由來讓自己爸媽信服才行了.之前想過拿五妹婆羅慧當替罪羊的,就這麼用吧.

"爸媽,這幾天你們也看到了,村里那麼多人養豬,其實都是跟在五妹家身後的,光他們本家就養了近百頭豬是吧?"劉沁看到自己父母都點頭了,然後就繼續:"據他們本家那邊流傳出來的消息,是因為五妹婆信佛又虔誠,所以她得了李皇老爺的指點,告訴了她幾個發財的法子."

劉爸想,的確有這事,這都是在暗暗流傳的.

"養豬,種淮山和開叉口開鋪子,這三樣其實都是羅慧那天被綁著的時候對我們三兄妹的."劉沁只好把這種淮山發財這事也扣在羅慧頭上了.

"嗯,有兩件已經實現了,怎麼種淮山還沒形成熱潮呢?"劉爸覺得有點疑惑.

"估計是她忘了吧,當時她和我們的時候精神還是被綁著的."劉沁繼續址.

這麼一,劉爸劉媽就想通了.嗯,看起來是條路子.

"那片沙泥地挑好點的租下來也有十來畝啊,人工是個問題."劉爸一想到這個就有點頭痛,種淮山是個技術活,太多道程序了.

首先得除草,番地,整飭成一行行的,打洞,把種子種下,然後用一些細泥把種子給蓋上,每行還要插上一些竹子弄成架子讓那些淮山藤生長爬行.等成熟了,挖淮山還是一個重活呢,得把淮山兩邊的泥土挖開,然後才能不損壞地抽提出來.

"這個不用擔心,我知道有一種叫電鑽的打洞工具很厲害的,如果我們用這個工具,完全可以省下番地和以後挖淮山的活.這工具打起洞來,比人工打的大四五倍,這不光利于淮山的成長,而且省時省力啊."劉沁想起後世種淮山的那個工具,她不得不佩服啊.

"真有這種工具?我怎麼沒聽過?"劉爸懷疑地,他就一地道的農民,如果有這麼一種工具,他早就應該曉得了.要知道這類的省時省力的工具對農民來可是大大的便利啊.

"這個工具,咱們可以去舅公那看看,他畢竟是一個林場的場主,要做一個這樣的工具,那是輕而易舉啊."劉沁直接忽略了自己老爸的問題.

那是,那就這麼定了,這兩天我找你叔叔伯伯商量一下.劉爸一拍大腿就決定找兄弟合計合計.

爸,你去找兄弟商量當然是好事,但也記著別提是五妹婆的啊.劉沁提醒著,現在村子里跟風那麼厲害,泄露出去恐怕啥計劃都泡湯了.

這我當然知道了,你爸我可聰明了,你是咸吃蘿蔔淡操心.劉爸罷罷手就出去了,真是個急性子.

晚上回來的時候,劉爸是蠻沮喪的.因為除了四哥為了支持他勇于創業答應到時借一千塊來周轉應急.而自己的親弟弟和三哥都不看好自己,除了一些口頭上的鼓勵,對合作的事他們都有一堆的借口來否定.

劉媽安慰他,有發財的機會自己家也知會過自己的兄弟叔伯了,但他們拒絕了就是他們的事了,自己這邊已經仁至義盡了.

這一晚,村子里有好幾戶人家都是挺晚才熄燈的.

--------------------------------------

三伯父家

死鬼,你這老足(劉爸)今天種淮山的事,真能成不?如果到時淮山漲價了,那他家可就發了.三伯母陳秀推了推睡在一旁的男人.

誰知道呢,不過他之前不也折騰過幾次了?還不是都失敗了!況且這種淮山要那麼多人工,他家有那個人力去做?到時請人又是一大筆支出.搞不好賺的都不夠付人工錢呢.劉富民其實也沒睡著,自家婆娘的話他自是聽到了.

這倒也是,你他沒點把握怎麼會來拉你入伙?莫不是算計著就算虧也拉上個墊背的?陳秀一想到這,就陰謀了,就來精神了.

他這人倒是蠻實誠的,應該不會有這麼殘毒的心腸.估計只是拉個伙來壯膽罷了.劉富民睡不著了,索性坐起來拿起床頭的煙就點上火,抽了起來.

我估計他是算計著咱們的錢罷,畢竟他家可是出了名的窮啊,這合伙投資的事,有錢出錢有力出力,他家能有幾個錢拿出來?合伙了這錢還不是指著咱們家拿出來?陳秀一臉嫌棄地.

你還別,人家剛從廣東回來,多少手里都還有幾個錢的.劉富民把煙吹成一圈圈的.

懶得管他們了,總之我是不會允許把錢投資到這種倒黴鬼身上的.你也是,少抽點煙會死啊?完,陳秀就把被子蓋過頭睡了.

--------------------------------------

四伯父家

今天老足過來和你合計一起種淮山的事?李玉珍抖著被子,順便問洗了澡後坐在一旁的劉富強.

是啊,我個人真不看好淮山,也勸過老足了,但他有點固執,偏偏又不肯聽我的話.唉.他家日子本來就過得緊巴巴的,要是投資又失敗了,那個家可怎麼過下去呢?劉富強坐在椅子上拿著舊衣服擦著自己的腳.

哎,你也別一定認為他肯定虧嘛,畢竟一大家子要靠他養呢,他素來是個勤儉和謹慎的人,不會拿全家的前途來開玩笑的.李玉珍安慰著自己老公.

這倒也是,暫且信他一回吧,大不了虧了咱們多接濟一下,日子還是能過下去的.

燈熄了.

--------------------------------------

叔叔家

嘎,今天你五哥想和你合伙種淮山?他也不看看現在的淮山是啥價錢,到時搞不好連本都收不回來!程梅娟皺著眉,這五伯也太愛折騰了.這不才從廣東回來沒幾天,就倒騰出這麼件事.

五哥也是好意!劉富軍有點受不了自己老婆的大驚怪.

我可告訴你啊,你別和你五哥一起折騰,專心跟著你四哥做建築,先把這本事學好了.程梅娟沒好氣地,起自己這個老公,真真讓人不滿意,如果不是被騙而且已經積蓄也花得七七八八了,還懷了寶寶,她真不想認命地生活在這里.

知道了知道了,睡覺.完他就拉起棉被蓋過頭,懶得再理這無理取鬧的女人.

求票票,親們還有票票的話就給我吧,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