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劉爸劉媽
第22章 劉爸劉媽



"姐,我的書包又又被借走了.."劉煦哭喪著臉.自從得到這個漂亮的書包後,自己還沒得背過多少次呢,就老被別人借走.

劉沁同地看著他,弟也太悲催了點.自從那天炫耀了他的書包後,被一直被伙伴們追問書包是在哪買的.然後劉煦告訴他們是姑姑送的,這些孩子回頭就纏著自己媽媽也要一個這麼漂亮的書包.

抵擋不住自家孩子纏功的媽媽們紛紛都去了玉田縣並且努力地找著相同或相似的書包,可惜幾條街來來回回的都走遍了,都沒發現目標.有些媽媽更是去了市里去找,但仍然是沒找著.

有些媽媽甚至花了大價錢買個書包回去哄自己孩子開心,可惜這些孩子看到了買回來的書包,可不管你貴不貴啊,他們就是不滿意.

那些媽媽們沒辦法了,也不聽,打又不舍得,畢竟是自己的孩子啊.況且擁有漂亮書包的是老足家的孩子,他家那麼窮都可以讓自己兒子有漂亮的書包,為啥自己家不能有?她們可不認為自己家比不上人家.

于是,她們腆著臉去向劉奶奶打聽書包具體是在哪里買的.劉奶奶只好是自己外孫在上海帶回來的.那些媽媽們一聽,沒轍了.

只好退而求其次地請劉奶奶允許劉煦借書包給她們,讓她們看著來仿制一個.于是,劉煦的書包就開始沒什麼時間是呆在他身邊了.通常是今天在這個家,明天在那個家,外加沒有休息日的.

"煦,別這樣了,過幾天等你的伙伴們都有了書包後,就好了."劉沁安慰著劉煦.

"唉,也只好這樣了."劉煦裝做一副大人的模樣歎著氣.惹得劉沁又是一頓笑.

除了劉煦比較悲催之外,祖孫幾個放暑假以來,日子可是過得賊滋潤,特別是對于劉來.

每天早上,吃了早飯,劉強忍著出去玩的**跟著劉沁補習,數學還好,教完了,就把劉沁寫的習題都做對就行了.但語文就郁悶了,學會它的偏旁詞義讀音之後,還要每個寫二十遍,第二天還要複習一次.然後三天一次總結,如果不過關,就要重新學.

最最令劉糾結的是,每個星期還有測驗,不過如果考了滿分,還能得三毛錢當獎勵.這就像驢子前面吊著一棵蘿蔔,劉不得不跟著走啊.

劉有時覺得苦,同時也沒覺得進步有多大.但是他不知道,他已經不知不覺地鞏固了所學的知識.當他在六年級能輕而易舉地就能答出那些題目時,他才知道,原來他已經不是以前那個經常考六十多分的劉了.

而且每天堅持兩時,不算長,但也會慢慢養成一個愛學習地習慣,並且會對完成一道題或考得好成績後獲得一種滿足感.這些都會形成一種學習的動力.

家里的柴草快沒了,雖然只是三個孩子用,盡管劉爸劉媽去廣東前也積累了一些,但半年下來,也用去了一大半了.

現在暑假不用上學,每天傍晚,劉兄妹就會拿著蛇袋帶到山腳下的一些竹林去拾竹殼(也就是竹節褪出的那片東西)或者拾松葉.大概一個多時就能拾好幾袋了,差不多就能燒幾天了.

最令劉期待的就是晚上九點多的時候了,劉沁總會去買兩毛錢的豆漿或豆腐花,是隔壁劉錢家現磨的.他家是賣豆腐的,總是在晚上**點的時候開始制豆腐.

兩毛錢買回的豆腐花不多,只有每人一碗,喝起來又甜又嫩,最重要的是幾乎天天晚上都有.以前每天晚上不到十一點,劉沁是不可能在家看到劉的,現在這家伙可老實了.

大概是各種營養比較均衡,劉沁特別注意補充蛋白質,再加上睡眠又好.才兩個月,劉沁的皮膚已經漸漸褪去了營養不良的臘黃色,膚色都漸漸變得白晰潤,就是劉和劉煦的身高也一下子猛地竄高了那麼幾厘米.

暑假過了差不多三分之一的時候,劉沁正在自己房間里縫制幾個包包.她把在21世紀見到過的包包都畫了出來,雖然畫功不行,但一看到那些圖都會想起包包的模樣.

突然聽到自己哥哥弟弟大聲喧嘩的聲音,中間還間夾著一些笑聲.劉沁看著正做到一半的包包,猶豫著要不要下去看看.

"姐,姐,爸爸媽媽回來了."劉煦猛地跑回家就在院子里大喊自己姐姐.

劉沁一聽,猛地站起來,就快步下樓了.才下來就看到自己爸媽兩人都挑著一堆東西回來了.

昨天電腦的主板壞了,拿去修,但人家能配合我電腦的主板要晚上五六點才回到,于是昨晚就停更了.汗,繼續求票,大家要是有的話就砸過來吧.

≈l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