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叔叔
第12章 叔叔



南方春夏之交就是多雨,在劉沁他們那地方素來流傳著一句話,"四月八,大水發."這四月,當然指的農曆.這年的暴雨沒有意外地來臨了,為了學生的安全,裕山學也放假了.暴雨連續下了兩天,從第二天開始,劉奶奶就在房間里呆不住了,時不時地出來查看一下水位,帶著三個孫兒,隨時有棄屋出逃的准備.

因為劉沁家的泥房建得比較早,後來村子里建的房地基都打得很高,一下大雨,那些水全部都往劉沁家這邊流.

以前劉富足在家的時候也是一下雨就屋前屋後的疏通水溝排水,希望水位不要超過泥屋的地基,如果超過了,那這幢泥房隨時都有倒踏的可能.因為劉奶奶才會如此緊張,畢竟泥屋再破舊也是一個棲身之所啊.倒了的話,可叫這一大家子人住哪呢?

這個時候,劉沁叔叔劉富軍撐著伴冒雨過來了.他一看那水位就趕緊:"媽,帶上這個孩子,去我家吧,趕緊的."

這時劉奶奶哪里還有主意,只管:"好好好,,帶上弟弟妹妹,跟上,衣服濕了沒關系,快走吧."

劉富軍家的房子是橫排著的瓦房,兩個房間再加一個廚房,他把劉奶奶四個安排在放雜物的那個房間.此時劉沁她嬸嬸懷孕三個月了估計還在睡覺吧.劉沁心理也懶得去計較,一直都知道自己嬸嬸不待見自己一家.

起劉沁她叔叔劉富軍,在農村來也算是罕見的吧.長得也可以算得上是一表人才,但是一直到34歲的高齡才討到了老婆.

從十來歲開始,戀愛不知道談了多少次,之所以那麼老了才娶媳婦.不過是因為他看上的,人家看不上他,願意嫁他的,他又嫌棄人家,不願意將就.

其實不是劉沁貶低自家叔叔,但這實在是事實.他全身上下,除了外在條件還算可以之外,全身沒有一點優勢.外出工作了近二十年,一分存款都沒有.別以為他沒存款是因為補貼了家用啊,他工作那麼多年就給過劉沁爸媽三百塊錢,而且這錢還是用于挖水井上了.

這些錢除了花在吃喝玩樂上,最大一部分,劉沁估計還是花在賭博上.忘了了,劉富軍的工作是做針織的,那行在80年代到90年代都很火,工作那麼十幾年,如果那些錢全存起來,估計也有近二十萬了.

如果是這樣,他早成了全村最有錢的了.也不至于到最後,連媳婦都是騙回來的.真真是一分錢也沒存下來,後來,連約會的錢都得向劉媽媽要.

劉沁她嬸嬸程梅娟是通過相親認識她叔叔的,媒婆把叔叔誇得像朵花一樣,還騙她,劉富軍銀行存款有好幾萬了,她一嫁過來就馬上蓋樓房.程梅娟一看劉富軍這個人,確實,有副大老板的范兒.還有就是程梅娟的年紀也不了,有29了,她家里人也催得緊.

于是,前後認識不到一個星期,就閃電結婚了.

結了婚,程梅娟陸陸續續才知道自己嫁了個窮光蛋外加賭鬼,當時真是欲哭無淚.但在前三年,劉富軍對她是真的好,懷孕了,她愛吃的水果零食是不會缺的,話也是細聲細氣的,而且也不去賭了.

但認識他的人都知道他是個火暴脾氣,有咆哮馬的特質.程梅娟被哄得暈頭轉向的,于是,把自己工作多年的私房錢都拿了出來蓋了幾間瓦房.那時,全村的人都劉富軍好福氣啊,娶了個金窩了,捧得他走路都帶風,樂得他見牙不見眼.

但劉沁知道,好景不長久.過了這幾年,他又故態萌發了.日子平平順順還好,如果有什麼煩心事,他對自己老婆輕則吼幾下,重者也會動手.

所以,相親並不是保障,一定要有比較充足地時間去了解一個人.真真是男怕入錯行,女怕嫁錯郎.

不過,程梅娟固然可憐,但她對自己侄子侄女不好也是事實.

年初開始,劉爸劉媽就把三兄妹托付給自己兄弟照顧了,並且每個月都會給伙食費.但劉沁三個和自家叔叔搭伙後,(因為水井壞了)每晚都要挑五六擔水,挑糞去淋菜,上山砍柴割草挑回來,拔秧插田,上山種木薯花生黃豆.放學後以及假日都不得閑過.

劉沁經曆的時候覺得沒什麼,但後來才覺得被害慘了.長大後他們三兄妹的個子都不高,都是一米五五到一米六.營養不良是一個原因,但這麼的身體就要挑六七十斤的東西,阻礙了發育,又是另外一個原因.這個身高讓他們在工作或感方面都造成困擾.

沒完沒了的工作對孩子來真的很壓抑,于是三兄妹向自家老爸老媽告狀了.于是,劉媽怒了,直罵:"枉費以前那麼照顧他,不知感恩的東西."

因為劉富軍娶媳婦的聘金要六千塊,劉爸爸作為兄弟和他平攤這個數目.于是,劉媽媽去向劉沁外公外婆借了兩千塊,另外一千是和其他親戚借的.

聽到劉媽罵人,劉爸也沉默了,這事確實是自己弟弟做得不地道啊.再虧待的還是自己的兒子女兒,不心疼是假的.

後來劉媽媽向工廠請了三天假,直接從廣東趕回來,也不再什麼了,就讓自己的孩子單獨過.置好了米糧什麼的,就把兩三百塊交給劉奶奶保管,用來給他們當生活費的.

推薦滿100,加更.大家多多支持,有票投票,沒票就留個吧,給俺一點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