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另一個重生者
第10章 另一個重生者



全家一起吃了個滿嘴肥油,劉摸了摸鼓鼓的肚子:"要是每天都有肉吃,那就是神仙的日子啊.."

"你這子,想得倒美."劉奶奶笑罵著,心里卻想著這日子一定會越過越好的.

劉沁剛想些什麼,就看到三伯父劉富民進來了.大家都覺得很驚訝,三伯父居然在這麼晚了還到家里來,肯定是有什麼重要的急事.

劉奶奶趕緊站起來,"他三叔,這麼晚了,有什麼事嗎?"

三伯父此時不再笑臉迎人,有點哀慟地:"八嬸,我媽剛去了."

"什麼?"劉奶奶一時激動起來,不可置信地,雖七嫂一直纏綿病榻,但醫生也還還能再撐個半年左右的,怎麼會突然就去了?

"怎麼那麼突然?"劉奶奶強抑悲傷問道.

"病突然惡化,還來不及請醫生過來就去了,已經抬到宗族祠堂了,您過去看看吧."三伯父完就要出門了,"我還要去通知其他人,就先走了."

在劉沁他們村,人死了並非是火葬而是土葬,棺木一般都停在祠堂.劉奶奶攜劉沁到了祠堂,那些伯母嬸嬸正在給堂七奶奶淨身穿衣,並且會在死者的口中放入一些銅錢,銀飾,或者玉石等.這是不准未婚女性在場的,所以只有劉奶奶一個人進去了.

這些都會隨死者入土,等過三五年後(只取單數)子孫擇日揭墳開棺,將尸骨腐肉洗淨,按坐姿置骨架于高約二尺,直徑一尺的陶制陶甕內,俗稱陶甕為"金壇",稱裝骨于金壇內因為"撿金".金壇內以朱砂灑于骨上,並書死者姓名,生卒年月,封蓋深埋于家族墓地,立墓碑.

此時子孫就會把這些陪葬的銅錢,銀飾,或者玉石等拿出來,它們會有某些辟邪的效果.

第二天,劉沁三兄妹聽劉奶奶的話,向老師請了兩天假,最後送堂七奶奶一程.

棺木停靠在祠堂中間,還請了幾個專做喪事的道士來做法事,讓死者安心地離去.親朋好友陸陸續續地來吊喪了.

晚上了,劉宗六家人睡在棺木的兩旁坐夜,左側是男的,右側是女的.棺材旁邊的油燈要一直亮到天明,並且不能熄滅.添油或者挑燈芯都必須孩來做,大人不能沾手.

因此這兩天,劉沁沒怎麼睡,等終于出了殯,以為能睡了.但還得去三伯父家吃一頓,白事的酒席不能剩下的,最好能吃完.一大堆人坐在三伯父的院子里准備開吃.那個院子也是沒有圍圍牆的,正中村中間,視野很好.

此時,一件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精神分裂症患者羅慧不知如何掙脫了繩子,正提著半桶水,穿著內衣內褲就出來了,農村現在還不興穿文胸,是穿著像男子的那種汗衫當內衣的.她此時看到一群人在三伯父家的院子里,于是,她就堵住路口,把桶放下,居然開始洗澡.

此時,一群人從目瞪口呆中反應過來,破口大罵她傷風敗俗,一大群孩子好奇地看著.此時,她老公和叔子帶了一幫人朝她沖過來.

"你這賤人,傷風敗俗,我們老劉家的臉都被你丟光了."羅慧她叔子幾個箭步來到她面前,就先給了她幾個耳光.

羅慧剛想開口,就馬上被人塞了一塊布封住了嘴.她掙紮著就被她的幾個叔伯帶走了,整個過程不過五分鍾.

劉沁這邊的人面面相覷,不知道些什麼好.正好,此時菜也上來了,大家自去吃飯不提.

吃完了飯,收拾完那些碗筷桌椅,這時也過了一個多時了.劉沁三兄妹就家去了,經過羅慧家的時候,眼看就要到家了.

羅慧卻聲叫住了劉沁他們:"姑姑,等等,幫我把繩子解了吧,我告訴你幾個賺錢的法子,一定會讓你們發財的."羅慧之前也一直叫劉沁姑姑,因為劉沁比她女兒大一輩,她跟著女兒叫她姑姑.

這時劉話了:"弟弟妹妹,走吧,不理她."劉防備地看著她.

這時羅慧急了:"你們別走啊,真的會發財的,明年豬肉會漲價,漲到8塊錢一斤,你們多養豬會賺錢的."

劉沁有點驚訝,她怎麼知道明年豬肉會漲價的?莫非,她也是也是......劉沁決定靜觀其變.

劉看她胡話了,接了弟弟妹妹就回家."這人,估計又發瘋了."

"哎,你們別走啊,村子三叉路口的地在明年年初會被一個姓陳的拿來做雜貨鋪,這個鋪子以後可賺錢了.你們..."羅慧的聲音遠遠的傳了過來,後面已經聽得不真切了.

這下劉沁已經確定了她也是一個重生者.

------------------------------------------------------------------------------------------------------------------------------------------------------------

你的票票,我的動力.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