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四伯父家(一)
第7章 四伯父家(一)



劉沁回到家,和弟弟一起喝了兩碗粥,就督促弟弟和自己一起寫完作業才去玩..劉沁收拾好桌子,就把作業拿出來一起做.

劉沁打開自己的作業本,看著前面那些歪歪扭扭的字,再試著寫了一點,發現自己的字還真是不能見人啊.俗話,一個人的字就代表了它的性格.

劉沁想著自己需要買本字帖來練一下了,得練到字形端正才行.現在村里的賣部和學校都沒有字帖賣,得到星期六星期天再去縣里買了.

當劉沁他們寫完作業的時候,劉回來了.還沒到家呢,就聽到他的大嗓門了.

"七,煦,出來看看,我今天捉了四條四腳蛇,一會咱們殺了來烤吧."劉笑吟吟地.

"我才不吃哩,這蛇全身都是骨頭,都沒有肉的,我今晚要吃姐今天買的豬肉."劉煦以前也吃過,一點也不好吃.

"哥,你沒有逃課去捉四腳蛇吧?"劉沁問道,也不看那些蛇,反正這種蛇一到五六月份,在村頭村尾出現得多了.沒有毒,咬人也不疼.

"我可沒有早退啊.我是一放學就和隔壁的劉二哥一起去的."劉抗議地."今晚買豬肉啊?"

"是啊,買了一斤呢."

"太好了,七,今晚吃早點吧?我煮飯."劉興奮地.

"好啊好啊,吃早點."劉煦高興地附合著.

"行啊,哥,你做完作業就煮飯,煮好了我再炒豬肉."劉沁對著劉似笑非笑地.

"天啊,好多作業啊,那得等到什麼時候呀?"劉抗議地大叫."七啊,不用等我做完作業吧,我現在就煮飯啊,不用管我的,吃完飯我一定做."

"不行,你先做作業吧,我去一趟四嬸家,順便摘點菜,大概半個時這樣就回來."劉沁知道劉吃完飯也不會乖乖做作業的,先吊著他的胃口.完也不管他什麼了,收拾好作業本什麼的就去四嬸家了.

遠遠的就看到四伯父在自家門前紮打把.這種掃把是專門做給農民掃谷子的,有了它,曬谷子時方便得很.這種竹掃把比普通的掃把要耐用得多,當然材料做工也比普通的掃把要好多了.

會這門手藝的大叔一般都是在夏天,稻谷成熟之前那一個月就去山上砍一種竹子,把那些竹葉都摘掉.然後用自行車托回來,然後按一定的手法編織好,一天帶回來的竹子大概能編三到五個掃把.

四伯父就會在不下雨的時候去山上取竹子,如果下雨就在家編織.當有三十個掃把的時候,就在一個房子的角落里搭一個長方形的棚子,把這些生的掃把都放上去,用山上的一種生草慢慢熏成金黃色的.

這種草長在山上,四五月份也是黃蜂最喜歡在這種草結窩的時候.不幸運的人一碰這個草,就會被黃蜂追著蟄.劉沁她爸前兩年這個時候也會編織這種掃把,劉沁有時跟劉媽上山去割這種草,好幾次都被蜂蟄,回來是又痛又腫又癢,折磨人好幾天才消腫止癢.

在農村賺錢是非常不容易的.這種掃把這時質量好的也只能賣兩塊錢這樣,如果質量和賣相不好的,估計就是一塊五這樣了.

"四伯父,你好,四伯母和六姐在家嗎?"堂姐在劉沁他們那都是直接叫姐的.六姐正是四伯父和四伯母收養的一個孩子,性格也是很溫和的.

而且她的生父生母是也隔壁的一個鎮的,在她剛出生的時候就把她扔了,他們想要個男孩,生了好幾個女孩都是扔掉的.他們也知道是劉沁的四伯父和四伯母收養了他們的女兒,但是在六姐劉玉秀初中畢業前對自己的女兒可是不聞不問的.

直到劉玉秀初中快畢業了,准備去廣東找份工作了.他們才拿了套衣服假腥腥地來探望自己的女兒.向劉玉秀訴當時的苦衷,還這十幾年來真的沒有辦法照顧到她吧啦吧啦...

普通人用**想都知道他們想干嘛,無非是親生女兒終于長大了,要去掙錢了,不能讓她光孝敬養父養母而忘了生父生母啊.幸虧劉玉秀是個懂事溫和的孩子,一直很孝順自己的養父養母,後來嫁給了她自己的學同學,生活也還算可以.

劉沁不知不覺就到了四伯父的門口,"四伯父好,吃晚飯了嗎?"在他們那,一般都是問吃飯沒吃飯,就和外國一見面問天氣差不多,呵呵.

"還沒,你來找你六姐的?"劉富裕覺得孩子嘛,不就是來找孩子玩的."她在她房間里呢,你直接進去吧."

"是啊,好的,那我進去了啊."劉沁也覺得自己一個孩,和大人現在也沒什麼共同的話題,還是進去找堂姐吧.

你們的支持就是俺滴動力,求收藏求推薦,請不要大意地砸吧,俺頂著鍋蓋接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