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明月出天山 第九十八章 貴妃擲壺
點日早.高力十府卜的二管家便要帶李慶安夫收房.峰伏原本是想帶著三個小娘一起去看房,不料小蓮卻因夜里受涼病到了,李慶安便留心細的如詩照顧她,他帶著如畫前往新宅看房.

新宅個于光福坊南部,左邊便是先,福寺,右面是一條三丈寬的河流.叫做五毒河,傳說有人看見五只梅花鹿在河邊喝水而得名,河水清澈平穩,河邊風景秀麗,種滿了濃密的楊柳和愧樹,柳樹已經發芽.綠意盎然,高力士的這座別宅就像于河水的環繞之中.

當李慶安實際看到了這座大宅時.他才知道自己承受了多大的人情.五鹿河在這里流成了半圓形,將整個宅子團團環抱,又人工把河水溝通,這樣就形成了一座河中孤宅,由一座石橋將島宅和大路連接.

"李將軍,這座島宅原是姚崇的別宅,後來被甯王所得,又重新翻修.開元二十九年老爺幫了甯王一個大忙.甯王便把這座宅子送給了我家老爺,面積雖然不大,卻相當值錢,五十畝的大宅都比不上它."

羅管家感歎不已,這座島宅老爺連自己大舅子都舍不得給,卻把它送給李慶安,由此可見老爺對這個李慶安的重視.

"李將軍,我們進去看看吧!"

管家走上了小橋,這時如畫悄悄拉了拉李慶安的衣袖,低聲道:"大哥,這座宅子我好喜歡.今天晚上我就想住過來."

李慶安嘿嘿一笑道:"那今天晚上咱們倆住過來?"

"去!又不安好心了

如畫小嘴一撅,一副不高興的樣子.可她玉蔥般的手指卻在李慶安的手心里畫了畫,弄得李慶安心癢難按,這個小娘

"李將軍,快進來吧!"

門已經開了,羅管家站在門口向他們招手.

"呵呵!來了."

李慶安帶著如畫走進了宅內,宅子屬于中上宅,占地足足有八畝,由高大的院牆環護,由于房主身份的緣故,房子不像楊花花府宅那種穹頂廣宅,大多是精美別致的小屋.分為四進,皆用花牆相隔,進門便是一座影壁,兩邊是各種雜房和下人房,房舍眾多,結構複雜.

過了一道月門就是中進了,中間是塊很大的庭院,在院子的正北面就是主廳了.主廳寬大,可以容納數十人同時就坐,而兩邊則各有四間廂房,在外面修了一條花簷曲廊,把各間廂房連接起來.

而庭院正中則是一棵足有數百年的老杏樹,樹高八九丈,樹冠亭亭如傘,將整大半個院子都遮蓋了.而在院子的東西兩角則分別種著一株三百年的老桂.

李慶安見如畫仰著頭,呆呆地凝視著這株老杏樹,他慢慢走上前笑道:"你想到了什麼?"

"我們小時候住的院子里也有一株這樣的老杏樹,我們一大群七八歲的小娘天天都要爬上去玩,有一次我因為調皮從杏樹上摔下,險些喪了命,現在還記憶猶新,看到這棵杏樹,仿佛讓我又回到了孩童時光

李慶安摟著她的腰笑道:"你搬來後也可以爬呀!我當什麼都沒看見

"到時候我就躲在樹上摘杏子砸你的頭.嘻嘻!"

如畫跳起來敲了李慶安的頭一下,李慶安一把抓住她的皓腕,眨眨眼笑道:"那我就抓住你打屁股!"

說完,他伸出狼爪在她渾圓豐軟的小屁股上拍了兩記,手卻有點舍不得拿開了.

"大哥,你好壞,趁機占人家便宜."

如畫伸出小粉拳在他肩頭敲了兩下,眼中卻火辣辣地盯著他,李慶安心中一陣燥熱,見那羅管家從客堂里走出來,只得拉著如畫的手笑道:"走!咱們去內院看看

一進內院,李慶安和如畫都不約而同地驚呼起來,只見一條丈余寬的小河從內院里蜿蜒流過,兩邊種滿了垂柳,桃樹,李樹和各種叫不上名字的奇花異樹;十幾座亭台樓閣便掩映在綠樹花叢之中.

最絕妙的是這條小河是從五鹿河引來,貫穿後宅又從另一頭流入五鹿河中,而在東牆下形成了一片占地一畝的小湖泊,湖水不到一人高,清澈見底.

"李將軍,這內院的最大特點就是後花園和房舍修在一起,一共修有三座小樓,二十幾間屋子,所有家具都一應齊全,而且都是新的,是去年才添置."

羅管家笑著把一只大檀木盒子遞給李慶安,"房契和所有的鑰匙都在這盒子里,上面前有說明,不會弄錯"多謝了!"李慶安接過盒子,又笑問道:"這座宅子里冷冷清清的,連個看房子的人都沒有嗎?"

"有!有一對老夫妻,今天是正月初二,他們回咸陽老家了,過幾天回來."


羅管家笑著拱拱手道:"宅子已經交給李將軍,那我就回去了."

"多謝羅管家今天餐路,我想再好好看一看房子,等會兒再回去."

"那好,告辭了."

羅管家走了,李慶安前去鎖了大門,走回後院,對坐在秋千上輕晃的如畫笑道:"現在就咱們兩人了,你說我們做點什麼事呢?"

"你說呢?.

如畫輕輕咬了咬嘴唇,媚眼如絲,膘了李慶安一眼,卻跳下秋千,拉著李慶安的手,向一座小樓奔去.剛脅心,李慶安帶著如畫離開了新棠,革慶安精神抖擻地騎噸道:"沒想到連床褥都是簇新的,咱們只需要買一些生活器具便可以了,如畫,你覺得還需要添點什麼?"

如畫趴在車窗前,陽光照在她俏麗嫣紅的臉上,她仿佛一只冬日里懶洋洋曬太陽的小貓.

"嗯!你自己看著辦吧!我現存沒精神

李慶安得意洋洋的笑道:"我倒是精神很好,下午我打算帶如詩來看房."

"壞蛋!我告訴姐姐去,讓她刷上當."

李慶安哈哈一笑,"說不定她是心甘情願上當呢!"

話音網落,只見遠處一匹馬疾奔而來,"李將軍!李將軍".

馬上居然又是羅管家,李慶安一怔,迎上去道:"羅管家,找我有事嗎?.

"你快回去!來兩個公公有急事找你."

上次李隆基相約教楊貴妃第一次投箭的時間是正月初三,也就是明天.但因為明天楊貴妃要陪李隆基正式接見前來長安朝覲的外國使臣們.沒有時間,她想提前上課了,高力士便派兩名宦官來找李慶安.

半個.時辰後,李慶安便趕到了興慶宮,教貴妃投箭可不是後世老師夾本書就進教室那麼簡單,先要沐浴更衣,用完午飯,再換上宮中准備的侍衛服,他自己的東西則一樣不准帶入,由專人保管,離開時返還.

李慶安換了一身嶄新的白色武士服.頭戴紗帽,腰束革帶,腳蹬烏皮靴,顯得精神抖擻,氣宇軒昂,他被三名侍衛帶進了內宮,來到了楊貴妃常呆的沉香亭旁,楊貴妃學習擲壺的場地已經平整好了,就在龍池湖畔,周圍是一片綠聳聳,網冒出嫩芽的醒酒草,遠處是波光粼粼的湖面.幾株垂柳隨風輕拂,枝條上已經呈現了綠意.

今年的新年偏晚,時節已經到了初春.空氣中揚動著清新而帶有一絲暖意的春風,和風拂面,令人心曠神怡.

練習之地長寬各三十丈,中間豎著一只三尺高的細頸鑒金瓶,這是宮廷內的標准投擲之壺,旁邊站著二十幾名宮娥,每人手中各托著一只碧玉圓盤,每只盤上都放著一支純金打制的小箭,在陽光照耀金光閃閃,而練習場的四角遠遠地站著十幾名宮中侍衛.

"娘娘駕到!"遠處傳來了一名侍衛的高喝.只聽一陣環佩聲響,遠遠有香風飄來,大群宮娥彩女簇擁著大唐天子李隆基的寵妃楊玉環出現了.

她今天梳著高髻,烏黑的頭發上斜插著一支百鳥朝鳳玉答,肩披五彩蜀帛,上著亮黃色窄袖短衫裙,下著紫色曳地長裙,腰間束一條紅色腰帶,長長地垂在裙間,前胸開闊,露出了一抹白膩如云的肌膚,兩輪圓月初升.

李慶安上前一步,半跪著施一禮道:"臣李慶安參見貴妃娘娘".

"李將軍平身!"

楊玉環的聲音很輕柔,悅耳動聽,令人心生好感.

"謝娘娘".李慶安站起身.這才打量了一眼這位曆史上赫赫有名的四大美女之一.

如果說長孫明月是一朵國色天香的牡丹,那楊玉環就是牡丹中最豔麗的一朵,這是一種傾國傾城的美貌,她的美不僅難以形容的嬌顏,更是是一種風情,那眸含秋水的一轉,令千朝回盼,萬載流芳,她的一顰一笑,一舉手,一移步,都有一種媚在骨子的誘惑.

但李慶安那超越常人的目力卻捕捉到了楊玉環的眼中,有一絲淡淡的,難以言述的憂傷.

楊玉環也在打量這個充滿青春熱力的年輕男子,他那明亮的目光,楊玉環含笑點了點頭,她很喜歡這個與眾不同的年輕人.


"李將軍.我們開始吧".

"娘娘,我們先說握箭.雖然常說握箭處應在箭尖後兩寸處,但實際並不如此,每個人的手指長度不一.對手感的體會不同,所以我認為.不一定要那麼嚴格,須因人而已."

"那李將軍看我應該握在哪里呢?"楊玉環淺淺一笑問道.

她舉起一支金箭,羅袖滑下,露出一段晶瑩雪白的玉藕,她的手腕豐潤,顯得腕白肌紅,細圓無節.

李慶安正要伸手去矯正她手腕的姿勢,旁邊一名宦官卻輕輕咳了一聲.李慶安連忙收回手笑道:"娘娘可自己感受最順手,最舒適的姿勢.那就是最適合娘娘了."

楊玉環蛾眉輕蹙,道:"可是我一直就是最順手的姿勢,可投出去後感覺卻不對,總覺得不是那麼得心應手,我覺得就是拿箭的姿勢不對.李將軍不妨幫我矯正一下

李慶安有些頭大,他是發現她指位有些小問題,需要稍微矯正一下.像他教如詩投箭時,就會半摟著她,握住她的手腕,幫她找到感覺.可是對楊玉環,他能這樣做嗎?

旁邊一左一右兩個死太監在盯著他呢!這時,李慶安忽然想通了一件事,說曆史上安祿山和楊貴妃怎樣怎樣,除非是李隆基玄意要戴這頂綠帽,否則絕不可能,楊貴妃怎麼可能和一個男人獨處一室呢?

"娘娘,手指只用七分力,箭尖略向上抬半寸,對!手腕要放松.不要緊張僵直,不對!娘娘指頭姿勢不對."

李慶安終于忍不住伸手將楊玉環的食指掰開了,向佃;一點點,他又用捏住她的年腕稍稍向卜傾斜,笑道!腆.州開講不了壺中."

盡管那老太監連聲咳嗽,他卻裝著沒聽見,如果真的不能碰,應該事先給他將清楚才對,可是什麼都沒有交代,他估計其實也並不是不可以碰楊玉環的手,否則李隆基就不會答應讓他來教授投箭了,只是那個死太監自己看不慣而已.

果然,他矯正楊玉環的指法,捏了她的玉腕,楊玉環並沒有什麼怒色.反而嬌聲笑道:"嗯!好像感覺是好多了."

"娘娘,你在一丈外試投一箭."

不對!好像腰臀的姿勢也有點不對,不行,那里可不能碰.

"娘娘,頭稍抬一點,對!據胸收腹,找到感覺,將箭用七分勁投出!"

楊玉環嘴角蘊著笑意,柔荑輕拂,一支金箭向一丈外的金瓶投去,"當"的一聲,金箭在煎口上彈了一下,准確地射進了瓶中.

"我射進了!"楊玉環在胸前捏著粉拳,激動地嬌聲叫了起來.

旁邊的宮娥宦官們紛紛笑道:"恭喜娘娘了."

"恭喜娘子了."

這時,遠處傳出李隆基的笑聲.他准備去主持禮部尚書裴寬和工部尚書楊慎衿的拜相儀式.正好還有點空閑時間,趕來看自己的愛妃投箭.

兩邊宮娥紛紛閃開,李隆基快步走了過來,楊貴妃欣喜萬分道:"三郎,這可是我第一次投進."

"那是因為你找到一個好師傅!"李隆基笑著走到李慶安面前.

李慶安連忙躬身施禮道:"臣參見陛下."

"李將軍,現在可不是公務時間,隨意一點."

李隆基也隨手接過一支箭,站在三丈外.瞄准了瓶口投了出去.金箭准確地射入了瓶中.

"陛下,好箭法!"李慶安微微一笑道.

"不行了!"

李隆基搖搖頭笑道:"當年我可是五丈外,五箭全中,現在那種感覺找不到了."


這時楊玉環又笑道:"李將軍,我想在兩丈外再投一箭,你教教我."

"那好,娘娘可照我剛才說的要領,找到手感,調整姿態."

李慶安跑到她的背後,眯著眼看了看她箭的軌跡,旁邊李隆基笑著搖搖頭,"娘子,你這樣可投不進的,必須要扶住你的手腕,教你用勁,來!聯來教你."

李隆基上前扶著她的肩膀.握住她的手腕,不料,楊玉環卻扭了扭身子,"三郎,我不要你教,你教的肯定投不進,李將軍,你來教我.

李慶安苦笑了一聲,頭大了,李隆基見他為難,便哈哈一笑道:"娘子,你可為難人家了,這樣,你投一箭試試看,讓李將軍挑挑毛病."

李慶安早就看到了,毛病就是屁股太翹,需要向下摁一摁.

"娘娘,心急可吃不了熱豆腐,你還是先在一丈外練熟了,兩丈外自然就得心應手."

"總歸要試試!"

楊玉環將金箭投了出去,果然.連瓶口都沒碰到,她有些沮喪,便對李隆基道:"三郎.你去忙吧!你在這里,李將軍畏手畏腳,都不敢教我了."李隆基呵呵一笑,"那好吧!聯就去了,娘子,今天晚上聯和你比投箭."

說到這,他又對李慶安笑道:"李將軍,聯既然准你教貴妃投箭,有些事情聯就不會計較,你就拿出師傅的樣子來,好好替聯教好愛妃,聯會有重賞."

"臣遵旨!"

李隆基走了.楊玉環笑道:"李將軍,我們繼續吧!"

"娘娘是要投一丈外,還是兩丈外?"

楊玉環想了想笑道:"今晚上我想勝過陛下,教我投兩丈外."

"那好!娘娘姿勢站好了,手腕抬一點."

李慶安走到她身後,一手輕輕扶住她的肩膀,另一手握住了她的柔若無骨的玉手.

"注意我的力道."

旁邊宦官又重重咳嗽了一聲,厲聲斥道:"李將軍!"

李慶安只得放開楊玉環的手腕.歎口氣道:"娘娘,還是練一丈外吧!"

楊玉環的臉沉了下來,她轉身指著那老宦官怒斥道:"本宮的師父教我投箭,你在這里干涉什麼.給本宮退下去!還有你們,也都退下去."

楊玉環在宮中極少發脾氣,幾名宦官見她發怒.都嚇得紛紛退了下去,練習場內只剩下二十幾名楊玉環的心腹宮女.

楊玉環又對李慶安笑道:"李將軍.本宮知道你很為難,但現在你是本宮的師博.希望你能按照正常的教弟子的方法來教本宮,即使稍有越禮,本宮也絕不會怪罪."

"微臣記住了."

這次,李慶安放開了,他笑道:"好!咱們重新開始,還是剛才的體位."

他再一次扶住楊玉環的肩膀.一手握著她的玉手,"娘娘,仔細感受我的力道,不對!要挺胸收腹,不對!不是這樣."

李慶安說了幾遍,楊玉環始終沒有明白他的意思,他終于忍不住了.伸手在楊玉環肥圓的粉臀上輕輕一摁.

玉手飛出,"當"的一聲.金箭應聲投入了細細的瓶口.

"投中了!李將軍,我們再來一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