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明月出天山 第九十六章 家中遇盜
引慶安的心情格外好,吊然今天沒有什麼實質性的講展.口士少舞衣肯隨他一起去上香,這就是個良好的開端,而且她還答應來教如詩如畫彈琵琶,當然.她其實是想來聽自己彈吉他,李慶安越想越美.忍不住呵呵笑了起來.

"大哥,看你美的,今天去觀音院燒香的時候,是不是占到人家便宜了?"如畫在車內笑道.

小蓮忍不住道:"大哥,這個舞衣姑娘不錯,不僅人長得美.而且性子溫婉,是大哥的良配."

小蓮心中也贊歎不已,今天她見了舞衣,才知道原來女人也能美到這種極致,相比之下,霧娘可差得太遠了,雖然霧娘是讓她看住大哥,可現在她覺得若不幫大哥得到舞衣,她自己都不會原諒自己.

"你們今天表現得不錯,給我說了不少好話,幫了大哥的忙,大哥要好好獎勵你們,說吧!你們想要什麼,首飾,衣裙,香粉,想要什麼大哥都給你們買."

"大哥,我想要幾什首飾,我從小就想要支翠羽誓."如畫急忙笑道.

"沒問題,大哥給你買,小蓮想要什麼?"

"大哥,我想買一套上好的杯碗茶碟吧!我最喜歡漂亮瓷器."

"小事一樁,如詩呢?"

李慶安忽然發現如詩回來後竟一聲不吭,他不由關心地問道:"如詩,你怎麼了?"

"大哥,我身體有點不舒服,頭暈得很."如詩小聲地說道.

"那燈,我先送你回去休息."

李慶安加快了速度,不多時便來到了住處,他打開車門,如畫和小蓮跳了下來,李慶安把手遞給如詩,"來!我扶你下來."

"大哥,我可能生病了."如詩的臉色有些蒼白.

"我知道,今天你累了."

李慶安牽著她的手,把她扶下了馬車,他見如畫和小蓮先進府去了,便在她耳邊低聲道:"你不要擔心,大哥心里有你,

如詩渾身一震,目光複雜地抬起頭,她知道自己的心思已經被大哥看破了,心中有些難為情,便低下頭道:"大哥,我沒有,"

"如詩,你對大哥的情意,大哥心里明白,大哥一定會給你們一個,名份,過兩天大哥就會給你們重建戶籍."

如詩的心中又是甜蜜又是感激,她們這種地位卑微的女子,從來都是權貴們的玩物,是他們隨手送出去的禮物,可她們卻有幸遇到了一個真心待她們的男人,關心她們,愛護她們,給她們一個家,如詩忽然有一種想哭的感覺,她克制住內心的激動,低聲道:"大哥,剛才是我不對,我不該任性."

李慶安笑著親她的臉一下,"你發發小脾氣大哥才喜歡."

如詩害羞地低下了頭,"大哥,外面會有人看見."

"那咱們回去親.就沒人看見了."

李慶安摟住如詩的腰走進府內.一邊走一邊笑道:"晚上大哥帶你們去買東西,如詩.你想要什麼?"

"嗯!大哥,我想買點香粉."

"沒問題,明天我就帶你們去東市."

他們網走到院子門口,院里忽然傳來小蓮的一聲尖叫,李慶安一驚.疾步沖進院子.

"出什麼事了?"

小蓮和如畫奔出房門小蓮驚惶地指著房間內道:"夫哥,有賊,有賊來過了."

"你們快過來!"

李慶安隨手抄起牆壁一根棍子.快步走進了房間,里屋的門鎖已經被撬開了,房間內亂七八糟,帳子被撕開.被褥和枕頭也被刀劈碎,床邊的兩只楠木箱都被撬開了,衣服扔了一地.


李慶安趴下掃了一眼榻下,榻下的幾百貫錢分毫未動,被銅錢掩蓋的二十五餅銀子也一餅不少.

不是來偷錢的小賊,他心中明白了幾分,又把最靠床邊的一只箱子打開,衣服全部被翻亂,他裝有紅寶石的那只檀木盒子已經不翼而飛.

這時,三個小娘跑進來道:"大哥,東廂房好好的,賊沒有去我們那里."

李慶安淡淡一笑道:"這個賊我認識."

三個小娘面面相視,認識?認識的話那就不是賊了.

"大哥,他偷走了什麼?"

"他偷走了大哥的一塊紅寶石."

"呀!那可值好多錢."

如畫一聲驚叫,李慶安笑著拍了拍她的臉道:"放心吧!大哥值錢的寶石他們可沒偷走."

他隨手拿起窗台上的一只花瓶,拔掉瓶中的臘梅,把水慢慢倒掉,他又抖了抖,"當哪"一聲,從花瓶里滾出一枚紅寶石,李慶安拾起火焰寶石笑了笑道:"看見沒有.他們想要的紅寶石在這里."

夜幕初降,東市里的大部分店鋪都歇業了,臘月二十九,除夕和元日,一般要歇業三天,正月初二正式開門.大街上冷冷清清,但許多店鋪里還隱隱透出燈光,這是伙計們在准備明天的貨物,胡商珠寶店"拓枝鄉.內卻燈光全滅.似乎店內已經沒有人了.

這時,一輛馬車駛來,兩條黑影從馬車跳下,向珠寶店疾奔而來,兩個黑影繞到側門敲了敲門,門"吱嘎.一聲開了,他們一閃身,進了門內.

"礙手了嗎?"

"已經礙手了."

微弱地燈光亮了,黑暗中出現一雙激動地眼睛,"快拿給我看看!"

"掌櫃,那

"放心吧!不會少你們一文

一只檀木盒子輕輕放在桌上,"寶石就在盒子內,掌櫃請看

拓枝鄉的掌櫃小心翼翼地打開了盒子,一枚雞蛋大的紅寶石出現了燈光下.

他瞥了兩人一眼道:"你們先回去吧!明天早上過來領另一半賞金."

兩個黑影行了一禮,飛快離開了,掌櫃小心關上門,又點亮了燈,他慢慢將寶石托在手中,眯著眼看了片刻,驚歎道:"這就是光明之眼嗎?"

忽然,他眉頭又一皺,"奇怪了,怎麼沒有火焰?"

他凝神片玄,忽然一拍腦門道:"我明白了,要在陽光下才能看到,一定是這樣!"

掌櫃不敢久呆,他連忙收起寶石,坐上馬車,匆匆向升平坊方向而去,不多時,馬車便在一座不大的宅前停了下來.

他走上台階敲了敲門,門開了一條縫,他低語幾句,閃身進了宅子,他走到一扇門前,門口的侍衛立刻道:"王子殿下,米塔掌櫃來了

門忽然開了,石國王子遠恩從房內出來,立刻問道:"寶石礙手了嗎?"

"回稟殿下,已經礙手了

遠恩大喜,"快給我!"

他接過盒子,急不可耐地返回房間,房內還有另外兩人,一名中年男子是他的師父,突厥人霍延白,而另一人便是當初要以萬貫收購李慶安寶石的那蘇甯.都羅仙死在李慶安手上後,他父親都摩支暴跳如雷.要追究那蘇甯引來禍水的責任,那蘇甯嚇得一直躲在恒羅斯城內,最後被遠恩王子找到,被他帶到大唐來尋找光明之眼.


遠恩將盒子放在桌上,其他兩人一起圍了上來,臉上皆露出了激動之色,尤其是那蘇甯,找到寶石,他當年的失寶之罪便可以洗清了.

遠恩撫胸祈禱道:"阿胡拉馬茲主神啊!讓我看看你的神跡吧!"

他顫抖著手,打開了檀木盒,一只雞蛋大的紅寶石正靜靜地躺在盒內,遠恩網要拾起,那蘇甯卻大驚道:"不對!不是這枚寶石."

遠恩一驚,"你,你說什麼?"

"這不是光明之眼,形狀不對,光明之眼外形和雞蛋一模一樣,圓滑晶潤,而這枚寶石卻有棱角

"什缸"

遠恩拿起寶石對著燈光看了半天,哪里有什麼火焰升起,他不由勃然大怒,一把揪住掌櫃的脖子,大吼道:"你說!這是怎麼回事?"

掌櫃嚇得臉色慘白,結結巴巴道:"我,我不知道

"你竟敢拿假寶石騙我".

遠恩狠狠地將他摔在地上,拔出刀抵住他的咽喉道:"快說,你把真寶石藏哪里去了?"

"殿下!我沒有私吞寶石啊!我得到的就是它,剛剛才到手

"胡說!你再不說實話,我就殺了你."

這時,霍延白走過來勸道:"殿下先息怒,讓我來問問他

遠恩哼了一聲,冷冷道:"你老老實實回答,否則,今晚我非殺了你不可."

霍延白蹲下來問道:"我先問你,你是怎麼發現這枚寶石的?.

"霍先生,我上次就說過了,那個大唐軍官一個月前來我店里買寶石,無意中說起了光明之眼,我便派人盯住了他,後來你們也確定,寶石就在他手上."

"寶石是在他手上不錯,難道你被他發現了嗎?"

"不!不可能."掌櫃連忙否認,"我就是怕他生出警惕,所以隔了一個多月才下手,他不能知道我們要來偷寶石

"那你派去偷寶石的是什麼人?"

"是我重金聘請的兩名大盜,我給他們開價二百兩黃金."

"那黃金付給他們了嗎?.

"先預付了一半,另一半明天早上他們過來領賞."

霍延白心中哼了一聲,這個笨蛋,居然出兩百兩黃金,他想了一想,又問道:"那這兩人是什麼時候給你送來寶石?"

"就是才才,不到半個時辰."

霍延白搖了搖頭道:"你給他們太多了,讓他們猜到了那塊寶石的價值."

他歎了口氣,站起身道:"現在有三種可能,一是寶石還在那個軍官手中,他事先准備了一枚假寶石,不過這種可能不大,掌櫃很謹慎,等了一個月才下手,他應該沒有這麼高的警惕;其次是掌櫃把寶石私藏了,不過這個可能更如果是那樣,今晚我們就見不著他了;第三個可能就是那兩名大盜,兩百兩黃金的報酬使他們意識到了寶石的珍貴,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他們應該是白天就礙手了,然後去買了一枚相似的寶石來交差,想再拿走另一半賞錢

遠恩一把揪住掌櫃的脖領,惡狠狠道:"你快說,那兩個盜賊住在哪里?."我不知道,是文華酒肆的掌櫃介紹給我的."

霍延白連忙勸道:"殿下,別急,這兩個盜賊不會知道光明之眼的價值,我認為明天上午他們還會再來,畢竟一百兩黃金不是小數目

遠恩一咬牙道:"不行!如果他們帶著寶石遠走,我們的機會就全完了,我不能冒這個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