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明月出天山 第九十四章 沉香夜宴
二集通長安民眾一樣.大唐天午李隆基在興慶宮也舉心砥入的除夕夜宴,他的皇子皇孫以及各家王妃近百人參加了皇室的家宴,另外楊貴妃的三個姐姐以及內兄楊鉛和楊鐐也特邀參加了宴會.

夜宴在沉香亭舉行,沉香亭完全是用名貴的沉香木建成.香氣繚繞,雖名為亭.但它占地廣闊,儼然就是一座小型宮殿,四周種滿了牡丹,月季,醒酒草等各種珍稀的花卉草木,亭內的窗戶已經封閉.正中懸掛著三十六顆巨大的夜明珠,將夜宴照耀如同白晝.

皇室的家宴和民間又有不同.主要表現在它的禮儀繁雜,規矩森嚴,每個人的座個都由宗正寺根據身份高貴統一安排,宴會期間不得大聲喧嘩,不得竄座敬酒,不得海吃鯨飲,不得酗酒失態,總之,任何有失身份之事皆不准做.

在座的都是李隆基的兒孫.在皇父皇祖面前,眾多皇子皇孫們更是小心翼翼,生怕說錯了話,做錯了事,被父皇看了去,個個沉默不語,連頭都不敢抬起.

不過也有人不受這些規矩約束,楊花花舉杯左右敬酒,笑語聲不雕

"陛乍,今天是除夕良辰,奴家敬你一杯酒,祝陛下年年有今天,歲歲過平安."

"呵呵!三姐快人快語,這杯酒聯喝了."

李隆基舉起酒杯.將杯中酒一飲而盡,他又看了看身旁粉腮紅潤的楊貴妃笑道:"才喝了幾杯酒,娘子就醉了嗎?"

楊貴妃今晚多喝了幾杯.顯得她粉膩酥融嬌欲滴,她倚在李隆基身上,嬌聲道:"三郎,你知道妾身不會飲酒,還要妾身連喝三杯,今晚我喝醉了,你可要背我回宮."

"好!你盡管喝,喝醉了.聯背你回去."

李隆基心情大好,他又舉杯對眾人笑道:"今晚都是家里人大家可隨意飲酒,不要太拘束了."雖然他頻頻勸酒,但他的兒孫們卻沒有一人敢應承,連太子李亨也沉默不語,李隆基的心中有些不快,這時,楊花花卻笑道:"陛下這夜宴有酒無樂怎麼行,不如宣一隊音樂歌舞來給大家助助興."

一句話提醒了李隆基,他連忙笑道:"聯糊塗了,快,宣樂舞!"

片刻,沉香亭內悠揚的樂聲響起,一隊舞姬翩翩舞入.堂內僵冷的氣氛終于開始緩解了,借著音樂和舞姬長袖的掩護.眾皇子們開始竊竊私語起來.

慶王李綜作為皇長子,他坐在僅于太子的次席,盡管他和李亨的距離不足五尺,但至始至終他沒有和李亨說一句話,就仿佛李亨是他的冤家對頭一般,不過最近他們二人的關系確實有些糟糕,起因到不是對皇位的爭奪,皇位的爭奪雖是大事,但還不至于讓李綜當面擺臉色,至少表面上會過得去.

但揚州發生的事卻捅破了兩人間那層薄薄遮面紙,舊恨加新仇,兩人連最起碼的寒暄客氣都沒有了.

李隆基一邊飲酒,一邊不露聲色地觀察著兒子們的情況,長子慶王綜正和四子橡王琰低聲談論著什麼,這兩年聽說長子頗為節制,很少聽見他荒淫無度的傳言,他的身子也沒有從前那般肥胖了,容光煥發體格強壯.

李隆基不由又向太子望去,太子李亨卻形容憔悴,身體贏弱,從進門至今一直低頭不語,哪里還有初為太子時的意氣飛揚.

李隆基微微暗歎一口氣,他也知道是自己將太子逼成了如此模樣,一個韋堅案,一個杜有鄰案,逼得太子先後休掉了兩個妻子,尤其是太子妃,夫妻感情非常深厚,正是這兩個大案對太子造成了嚴重的身心打擊.使他一天天憔悴了.

其實哪朝哪代的太子會沒有自己的勢力?如果一無所有地登基,那才是對社稷穩定的不利,李隆基對這一點也心知肚明,關鍵是太子不要涉及的軍權,如果太子不是因為和皇甫惟明以及王忠嗣交好,他李隆基也不會這般逼迫太子.該罩節由飽書吧四日據峪比們書友)上傳

盡管李隆基心冷似鐵,但在除夕夜,在這麼個全家團圓的時刻,他的心中多少泛起了幾分父親的溫情,畢竟是自己的兒子."亨兒,如果你身體不好.酒就少喝一點."李隆基柔聲道.

李亨幾時聽過父親對自己這般發自內心的關心,他鼻子一酸.感動得眼淚都要流下來了.

他連忙顫聲道:"謝父皇關心,兒臣會節制飲酒,望父皇也要注意身體."

李隆基又想起高力士對自己的勸告,便點點頭笑道:"父皇本來想讓你也搬來興慶宮,可是興慶宮太你住過來也不方便,這樣吧!你可以搬去東宮,好好把身體調養好.有什麼需要,盡管提出來."


李亨一怔,隨即心中轟然狂喜,自己可以搬去東宮了嗎?從開元二十六年他就盼望著這一天了,沒想到竟然會在天寶六年除夕夜實現了,他強烈克制住內心的喜悅,謝恩道:"父皇的恩典.兒臣銘刻于心."

李隆基笑了笑,又對慶王李綜道:"綜兒,聽說你很有長進,這讓聯感到十分欣慰."

李綜慌忙道:"父皇,兒臣從前是誤交匪人,

州甑塗,兒臣這兩年才幡然醒悟,決定痛改前非.決不讓心.入望."你們廣交朋友,聯是允許,但一定要交到有識之士,要多結交大唐的棟梁才俊,這樣,你們才不會誤入歧途,你是長子,這一點更要以身作則,明白嗎?"

李綜聽父皇的意思,似乎是允許自己廣納賢才,他心中大喜連忙道:"兒臣謹記父皇的教誨."

這時,高力士從側門匆匆走了進來,在李隆基耳邊低語幾句,李隆基一怔問道:"死傷多少人?"

"老奴也不清楚."

"立刻宣李林甫和京兆尹蕭靈進宮,向聯稟報此事."

"老奴遵旨!"

高力上匆匆去了,此時李隆基也無心繼續宴會了,除夕之夜突發大火,這無論如何不是一個吉兆.這件事他要立刻弄清楚.

他回頭對楊貴妃道:"玉環.聯有事情要處理.你是繼續還是回宮休息."

"臣妾不勝酒真,想回宮休息了."

"好!你和聯一起走."

李隆基又交代了太子幾句.這才命擺駕回寢宮,他先送楊貴妃回了後宮,自己則向大同殿匆匆而去.

東市的大火燒了不到一個時辰便被撲滅了,原因也已查明,是有人私放孔明燈引發了大火,雖然肇事者已無法找到,但及時撲滅這場大火的有功之臣卻不能不提.

連夜,京兆尹蕭旦便詳詳細細寫了一份奏折,把東市大火的原因和撲救過程一一羅列,尤其將楊創的英勇事跡大肆著墨,他剛寫完宮中便來宦官催他進宮了

蕭靈匆匆趕到了興慶宮,這時.李林甫的馬車也到了,蕭昊連忙高聲喊道:"相國留步!"

李林甫回頭見是蕭昊.便笑道:"蕭使君,聖上也召你進宮嗎?""正是!"

蕭靈連忙取出折子,交給李林甫道:"這是今晚東市大火的詳情,請相國過目."

李林甫接過奏折,翻了翻,還給蕭顯道:"今晚我們只是口頭回答皇上詢問.真正的原因我已知曉.不是你寫的這麼簡單.而且你的奏折須經逐級審批後才能遞交皇上,今晚你不要拿出來."

"屬下遵命!"

蕭靈將折子收了起來,兩人一前一後來到了大同殿,在門口稍等片刻,一名宦官出來道:"相國.陛下宣你們進去."

兩人進了禦書房,只見李隆基背著手站在窗前,眺望著東市方向.火光已經沒有了.只隱隱有黑煙嫋嫋升起.


"臣李林甫參見陛下!"

"臣蕭靈參見陛下!"

李隆基慢慢轉過身,問道:"東市的火已經熄滅了嗎?"

"回稟陛下,火已經被撲滅了!"李林甫道.

"哦!那損失如何?傷亡多少人?"

李林甫給蕭昊使了個眼色,蕭昊立刻上前道:"陛下,大火是因為有人放孔明燈引發,燒著了市署,但萬年縣楊縣令及時率衙役趕到,在他們奮勇撲救下,市署只燒了一角,十三間屋舍過火,店鋪一家也沒有燒著,無人員傷亡,只是一些賬薄被燒毀了."

"楊釗?"

李隆基的嘴角浮現出一絲笑意,這時,李林甫上前奏道:"陛下,除夕之夜,官民休息,但楊縣令卻依然上街巡視,兢兢業業.令人敬佩.屬下以為東市失火其實是一面鏡子.讓我們看到了楊縣令的盡職盡責,正是他及時趕到,指揮得當,衙役和士兵們全力撲救,才使一場可能焚毀東市的大火被消件在萌芽中,而且無一人傷亡,這簡直令人不可思議,也由此看出楊縣令救火救人的急切,臣建議嘉獎萬年縣,重賞楊縣令."

李隆基點了點頭,"聯知道了,過了新年,你們上一本正式折子,聯會批示."

"臣遵旨!"

李隆基瞥了一眼李林甫.見他有話要說,便笑道:"相國請說!"

"陛下,東市失火不能光有表彰,也須有懲罰,臣已查明,孔明燈是一群孩童所放,現已無法查到肇事人.但當時巡查營就在旁邊,卻不加以制止,而且巡查營在東市也發現起火.卻不主動撲救,導致火勢蔓延,其負有失職之罪,臣建議立即罷免巡查使李慶安之職!"

這時旁邊的高力士大吃一驚,怎麼最後是由李慶安來頂罪?難道是李慶安哪里得罪李林甫了嗎?

他心中狐疑不定,李隆基也愣住了,半天才道:"就算巡察營偶有失職.但也和李慶安無關才對,畢竟這支軍隊是聯的萬騎,他也接手不久,這樣讓他承擔責任,是否不太公平?"

"陛下,巡查營有失職之過,當然不能罪歸士卒,李慶安是巡查使,不管他是否知情,但既任其職,則擔其責,他若不擔責任,又怎麼褒獎楊刹?"

李隆基沉默了片刻,便道:"既然相國堅持,那也罷了,他的巡察使也是臨時的,就免了罷,除此之外,他的其他職務皆不影響."

"陛下聖明!"

李隆基淡淡一笑,又對蕭靈道:"蕭愛卿先退下吧!聯有話該罩節由抱書吧四日愕書友)上傳

蕭靈退了下去,高力士也下去准備夜點,禦書房里只剩下李隆基和李林甫兩人,兩人都沒有說話.氣氛顯得有些尷尬,不多時高力士端來一碗燕窩羹,放在禦案上,"陛下,先吃點東西吧!"

"好!給相國也來一碗."

"多謝陛下!"

片刻,一名宦官又端一碗燕窩羹,李隆基笑道:"今晚是除夕之夜,卻把相國找來問策,只能請相國喝碗燕窩,聊表歉意.


李林甫也笑道:"那老臣就不客氣了

兩人坐下.不等不慢地品嘗著燕窩,喝完,李隆基接過濕毛巾擦了擦嘴角,又在金盂中秋了口.這才笑著說道:"這幾天聯一直在考慮工部尚書和禮部尚書的新人選,已經考慮了一個方案,想請相國一起斟酌一下."

李林甫的心頓時懸了起來.這才幾天功夫,李隆基就將方案定下來了嗎?他明白了,其實李隆基早就想好了,甚至在席豫和陸景融未致仕之前他就已經考慮好了方案,只是李林甫沒想到,會在天寶六年的最後一刻揭曉這個答案.

會是什麼樣的方案?李林甫的腦海仿佛閃電一般,推算出了種種可能.工部尚書一定是楊慎矜,這是不容置疑的,王棋的彈劾不了了之,已經預示了楊慎矜入相的定局,關鍵是禮部尚書的人選,會是誰?

李林甫心里明白.這個人肯定不會是自己的人.在他推薦陳希烈為左相時便已經決定了這一點,李隆基的帝王之術是不會讓自己獨攬朝中大權,那會是中間派嗎?這是李林甫唯一期盼地結果,楊慎矜為工部尚書,已經給自己豎了一個對頭.難道皇上會給自己豎兩個對頭嗎?可能性應該不大.

"陛下的決定,臣堅決支持這個時候.李林甫別無選擇.

李隆基笑了笑:"聯就知道.相國從來都是支持聯的想法

他沉吟一下,便道:"聯打算讓戶部侍郎楊慎矜為工部尚書,相國可有意見?"

"楊侍郎是名門世家,清名卓著,完全可以勝任,臣沒有異議,同時,臣願推薦萬年縣楊縣令接任戶部侍郎一職.楊釗?"李隆基搖了搖頭戶部侍郎之職何其重要.他為官時間太短,還不能勝任此職,而且韋見素任戶部左侍郎的時間也不長,經驗稍微欠缺,所以,聯考慮調尚書右晝崔翹為戶部右侍郎,以他的豐富經驗擔起戶部的重責,相國以為如何?"

這一點倒走出乎李林甫的意料,原以為李隆基會趁機升楊釗為戶部侍郎.沒想到卻調來了崔翹,崔翹是甯王的女婿,屬于從龍派,這恐怕就是李隆基的平衡之策了.

不過李林甫關心的是禮部尚書,這才是今晚的核心……崔翹從政日久,他的資曆足夠為戶部侍郎,臣沒有意見

李林甫有意無意地點出了資曆問題,這就是告訴李隆基,禮部尚書的資曆可是第一重要.

李隆基微微一笑道:"相國提到資曆,聯深為贊同,所以聯在考慮禮部尚書人這時,第一便是考慮了資曆.聯再三考慮,決定啟用原吏部尚書裴寬為禮部尚書."

李林甫仿佛頭頂打了悄雷一般,他驚呆了,他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裴寬,那可是他的第一大對頭,韋堅案的唯一幸存者,曾被他整得死去活來,下跪向酷吏羅希爽哀求饒命的裴寬居然複出了.

這一刻,李林甫忽然想起了李慶安說的話:"楊創無論實力和人脈都遠遠不是相國的對手,所以聖上會用楊慎矜甚至兩個新尚書來做楊劊的擋箭牌"

一語道破了天機.

李林甫退下去了,李隆基坐在龍榻上半晌不語.似乎在想著件麼事情,這時高力士低聲道:"陛下,夜已深.回宮吧!"

"好吧!聯也乏了

李隆基笑著站起身,他看了一眼高力士.卻有意無意地笑道:"李慶安居然得罪了相國,可惜啊!"

馬車在黑暗中疾駛.李林甫臉色異常疲憊,他有一種兔死狐悲的感激,這些年他替李隆基鞍前馬後地效勞,替他鏟除了一個又一個太子的支持者,可現在王忠嗣剛下獄,他便急不可耐地開始給自己豎對頭了,開始削除自己的權力,為將來楊利上位打下基礎,伴君如伴虎,古人不欺啊!.停車!"李林甫忽然命令道.馬車停了下來,侍衛上前躬身道:"請相國吩咐!".去!去把李慶安找來."

"遵命!"侍衛剛要走,李林甫卻又叫住了他.

他歎了一口氣,無力地擺了擺手道:"算了,回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