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明月出天山 第九十一章 除夕之夜(上)
江和旬日後便是古春,又要放假;天,然後便是新十丫放假七天,中間又逢太後忌日,再放假三天,掐頭去尾,天寶七年的新年長假足足有近半個月.

新年在唐朝叫元日,是唐朝民間最盛大的節日之一,這一天.家家戶戶都要拜祭先祖,遠在異鄉的親人,都會想方設法趕回家中拜祭先祖.

今天是除夕,安西軍將士也各自有了去處,有親朋好友的去了親朋好友家中,在長安實在無親無故的,則去剛剛恢複的安西進奏院過年,幾天前,安西進奏院便上門請大家過去度元日.

府中冷冷清清,只有李慶安住的小院里充滿了生機,三個小娘已經忙碌了好幾天,雖然在音樂歌舞上小蓮只是一個配角,但在廚食家務上,如詩如畫只能給她打下手了.

小蓮的母親在她八歲時便去世了,父親又在軍中服役小小年紀的她便承擔起了一個家的重擔,殺雞殺魚,煮飯煮茶,裁衣裙,剪窗花兒,她心靈手巧,樣樣能干.

小蓮其實早已明白父親已經不在人世了,中午時分,她特地去坊市買了香蠟紙燭,在空置的西廂房里布置起來.

"小蓮!"院子里傳來了李慶安的催促聲,"你在哪里?快收拾一下,馬車已經來了."

"大哥,我馬上就好."西廂房里傳來小蓮慌亂的聲音,"砰"地一聲,一件物品摔到了地上.

"你在做什麼?"

李慶安有些好奇地向西廂房走去,小蓮從中午到現在在房里已經呆了兩個時辰.

"大哥.不要進來".

小蓮驚慌地喊了一聲,但是乙經晚了,李慶安推開了門.

眼前的情景頓時讓他愣住了,在正房的中間,放置著一只香案,案上擺放著三塊靈牌,一大兩在靈牌前面則整齊地放著香燭和玉餅,面捏的牛羊等祭品.

而大的靈牌上寫著"李氏慶安先祖之靈"兩塊小靈牌則寫著"慶安父位慶安母位"而在另一間側屋里則擺放著另一張小的香案,上面供奉著小蓮父母的靈位.

李慶安的鼻子不由有些微微發酸,這個小娘

"大哥,對不起,沒有事先請得你的同意"小蓮紅著臉慢慢走了過來.

"沒事!"李慶安愛憐地摟過她的纖細的肩膀,笑道:"明天咱們再來拜祭,今天是除夕,咱們得走了."

小蓮乖巧地點了點頭,跟著李慶安走出了房間,院子里如詩如畫姐妹已經等待多時了,兩姐妹皆穿著短儒,一條榴花染舞裙,手中抱著琵琶,儼如一對盛開的並蒂蓮,相映生輝.

李慶安也換了一身普通的常服,他今天穿著一件白色袍衫,頭戴軟腳慢頭,腰束一條九環腰帶,腳穿六合靴,簡單而清爽.

"大哥,等我一下".小蓮轉身向屋里跑去,"我去拿琴."

這時,如詩走上前小聲道:"大哥,我有點害怕"

李慶安笑著擰了她嬌嫩的臉蛋一把,"怕什麼?.

"我怕那個李相國會看上我們姐妹

如果李相國看中了她們.開口索要,那大哥會不會把自己和妹妹送給他呢?


李慶安笑了笑道:"這個你不用擔心.他是相國,他如果連這點心胸都沒有,誰還會替他做事?再說了,就算他要,我也不給".

如詩低頭想了想,還是輕輕搖了搖頭,"大哥,你怕我們除夕寂寞,要帶我們去,我們心里很歡喜,可是我還是不想去.

"姐!"如畫有些急了,今天晚上她已經盼了好幾天了,相國府過除夕,那是多麼熱鬧,怎麼能不去?

如詩把妹妹拉到一邊低聲道:"如畫,大哥是怕我們除夕寂寞才要帶我們去,可是我們不能去.

"為什麼?"如畫有些不甘心.

如詩歎了口氣又道:"你忘記如玉姐的遭遇了嗎?"

如畫登時想起了三年前的一件事,和她們一起長大的如玉姐被安祿山送給了巡查河北的禮部席尚書,後來聽說席尚書在洛陽又把她送給了另一名高官,幾番轉送,最後有人在洛陽的一家妓院里見到過她.

如畫的臉色有些蒼白,她連忙點點頭道:"那我也不去了

"喂!你們倆個."李慶安走上前摟著她倆笑道:"到底去不去?"

"大哥,我們不想去了

"這可是你們自己不想去哦!"

李慶安在兩張俏臉上各親一下,笑道:"既然不去,那就乖乖在家里呆著,我盡量早點回來

這時小蓮抱著李慶安的波斯琴盒從房里跑了出來,"你們還不走嗎?"

"小蓮,我們不去了."

小蓮一呆,"為什麼?"

如詩搖搖頭道:"不為什麼,我們不想去相國府,我們今晚留在家里

小蓮猶豫了一下,把琴塞給子戈直!"大哥.那我也不尖了,其實我本來就不"你們都不去最好,那就我一個人去

李慶安笑著出門去了.

長安城內此時已經成了喜慶的海洋,到處是爆竹聲聲,穿著新衣服的孩童們從家里跑出,手中攥著一把剛剛得到的銅錢,把蜜粥攤,面人攤圍得嚴嚴實實.

李林甫的府第不遠,不多時,李慶安便騎馬來到相國府的門前,李林甫的大門前也掛了一對大紅燈籠,微明的黃昏中燈籠點亮了.兩朵紅光格外地引人注目.

"李將軍,你來了

相國府二管家飛奔跑來,拉住李慶安坐騎的缰繩道:"老爺讓我出來等候將軍."

李慶安笑道:"開宴了嗎?.

"開宴還早呢!還有兩個姑爺沒到."


一名下人將馬牽了下去,李慶安則隨二管家進了府,府中***通明,掛滿了紅燈籠,使整個相國府沉浸在祥和喜慶的氣氛之中,二管家一邊走,一邊給李慶安介紹道:"李將軍,今天相國府可熱鬧了,二十五名公子和他們的妻兒,十九名出嫁的姑娘回來了十七個,姑爺們也基本上到了

"那外人呢?.李慶安笑問道:"除了我還有誰?"

"外人也有,禦史王中承一家,大理寺吉少卿一家,還有監察禦史羅希爽帶著他的兒子,這些都是老爺特地邀請的貴賓."

說著,二人走進了中堂,遠遠地,一股喧囂熱鬧的氣氛撲面而來,相國府的主堂雖然沒有楊花花府上那麼大,但也能容納千人用餐,直到此時,李慶安才看見了一個大唐權臣的奢靡,只見主堂里坐滿近千人,李林甫的二十五個兒子和他們的妻妾子女,二十五個女兒以及姑爺,外孫,外孫女,還有李林甫的兄弟姐妹以及他們家人,最壯觀是李林甫的妻妾,足足有三四百人,整個主堂里濟濟一堂,鶯聲燕語,脂粉香氣撲鼻,一群群孩童在桌案間東奔西跑,笑語聲聲.

李慶安看得眼花繚亂,他想尋找姜舞衣,可人海之中,哪里看得見她的蹤影.

"李將軍,請先隨我來!"

二管家領著李慶安走了旁邊一個側堂,只見里面坐著二十幾人,正談笑風生,李林甫坐在中間.正和一名四十歲左右的官員說笑著什麼.

"老爺,李將軍到了."

李慶安隨著管家走進了偏堂,他躬身施禮道:"參見相國".

"七郎來了

李林甫笑呵呵站了起來,對眾人道:"安西李將軍就不用我給大家介紹了吧".

眾人皆笑了起來,旁邊那名中年男子拱手笑道:"原來你就是名冠京城的李慶安,久仰了."

李林甫給他個紹道:"這位是我族弟.潤州刺史李複道."

李慶安連忙見禮笑道:"我有一個屬下被任命為丹徒縣令,不知他到任沒有?"

"你說的是韓縣令吧!他剛剛到任,人很不錯,一到任便下鄉去探訪民情."

"那還請李刺史以後多多關照了!"

"呵呵!一定!一定!"

這時,李林甫笑著又給他個紹其他在座人,"這位是我長子岫,將作少監

一名長得有幾分像李林甫的中年男子向他拱拱手.

"這是我次子愣,司儲郎中,這是三子嗎,太常少卿,這是長女婿張博濟,鴻驢少卿;二女婿鄭平,現為戶部員外郎"

眾人一一見禮,最後,李林甫看了看時漏笑道:"時辰差不多了,大家一起去吧!"

一群人跟隨著李林甫,向主堂走去,大堂里熱氣騰騰,嘈雜聲一片,隨著李林甫走進大堂,眾人漸漸安靜下來,雖然都是一家人.但座位擺放得很有講究,呈"同.字型布置,尊貴的人坐前排,次要的人坐後排,大體上是嫡尊庶卑,男尊女卑,妻尊妾卑,李林甫坐在主位,他發妻早亡,由兩個他的寵妾陪伴左右.

今天有四名貴客在坐,他們都坐在右首,和李林甫的四個嫡子坐在第一排,李慶安的位子在中間,右邊是大理寺少卿吉溫,左面是監察禦史羅希爽.隨著李林甫一拍掌,鼓樂聲立刻響起,一隊舞姬翩翩起舞而來,眾人在低聲地竊竊私語,李慶安則端著酒杯.目光四處尋找著姜舞衣,根據楊慎衿夫人的介紹,姜舞衣在李府的地位很低,應該是坐在左首的後面,李慶安的目光向斜對角的邊緣瞥去,那里坐著幾十名李林甫的侍妾,但並沒有看見她,李慶安的目光正要離開,忽然,他看見了一名白裙女子從小門匆匆走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