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明月出天山 第八十八章 軍政之爭
一夜,東市的與氛凡經變得有此詭異了,到外是衙門澡沮,萬年縣的近百名衙役,以及楊釗從京兆府衙借來的兩百名衙役,將整個東市都布控起來了,門口點著數百火把,照如白晝一般,站著幾十名衙役守門,每出來一個人都要仔細盤查,中等身高,皮膚稍黑的中年男子都要被扣留.

每一輛馬車也要仔細搜查,箱子打開.捆包解開,不放過任何可疑的角落,而其余衙役分為四組,沿四條大路同時開始挨家接戶排查.

平江銅器鋪內,店主蘇元綸一路小跑.奔進了內院,他跑上二樓,急促地敲著一扇門,"三弟.快開門!快點!"

門開了,露出了中年男子黝黑的臉龐,他叫蘇元鎧,正是揚州大鹽梟杜泊生派來進京告狀的心腹,慶王在揚州的勢力不除,杜泊生就永遠沒有出頭之日.

蘇元鎧有個遠房叔父,便是司農寺少卿蘇甯,蘇元鎧便是想通過他的關系,將狀紙遞上去,他一早去找叔父.卻得知叔父去隴右視察水車去了,要十天後才返回,這令他十分沮喪.

不料從午後開始,滿城便開始搜捕可疑的揚州人,蘇元鎧立玄便意識到,這個.可疑的揚州人,極可能說的就是自己,他不敢再街上逗留,匆匆躲回了兄長的店鋪.

"大哥,有情況發生嗎?"

"三弟,事情不妙,東市開始挨家挨戶盤查了,你躲在這里太危險了,我必須要送你離開

"可是,我怎麼出得了東市大門?"

蘇元鎧也急道:"不如這樣,我躲在水井或者地窖里,或許能躲過他們的搜查."

"我也想過,可是我擔心伙計出賣我們."

蘇元綸低頭走了幾步,忽然抬頭道:"不如這樣,你從大門離去,然後從後門翻牆進來,翻中間那棵老瑰樹,我會在那里放一架樓梯."

"那好,我這就走."

蘇元鎧簡單地收拾了一點東西,在幾個伙計的目睹中,匆匆出門了,可不久,他便悄悄地躲進了地窖,被扣在一只長滿銅鏽,布滿蛛網的巨大銅鍾下面,蘇元綸則將一些零散的錢物,隨便丟棄在房內.

"開門!"銅器鋪的大門被敲得咚咚直響.

一名伙計心驚膽戰地開了門.焦法曹帶著十幾名衙役闖了進來.

"你們店主在嗎?"

"在!在!"

蘇元綸匆匆走出來,拱手陪笑道:"我就是店主

焦法曹上下打量他一眼,"你是哪里人?"

"小人原籍揚州海陵縣人

"揚州人?"焦法曹哼了一聲,問道:"這兩天有沒有什麼親戚朋友從揚州過來?"

蘇元綸瞥了幾個伙計一眼,頭搖得跟撥浪鼓一般,"沒有,絕對沒有".


"那好,按照規矩,我檢查一遍,把你伙計名冊交出來

焦法曹一揮手,解役們開始進屋撥查了.搜人是假,搜財才是真,幾乎每一個衙役都向內院奔去.

大件東西是不敢拿的小偷小摸總是難以避免,最好能遇到女人金釵,銀鐲之類,順手牽羊便歸了自己.

很快,他們便有了收獲,幾乎每個人都找到了值錢的東西,或銀釵,或零散的銅錢,或綴著珍珠的荷包等等.

"法曹,沒有查到可疑的人".有了收獲的衙役們不願久呆了.

焦法曹點點頭,他隨手將伙計名冊丟在桌上,對眾人道:"走吧".可就在他轉身的瞬間,他忽然安現一名伙計向自己使了個眼色.

萬年縣衙在東市的行動很快便引起金吾衛的效仿,近五百名金吾衛官兵也開始在東市收網似的盤查.同時,一百五十名巡查營騎兵也出現在東市的大街上.

東市出現了三支體系的人馬,兩支軍,一支政,萬年縣衙役當然有權力在東市內抓捕盜賊;而巡查營維護治安,也是他們的本職;金吾衛的巡街使抓捕盜賊更是理所當然.

三支體系的隊伍仿佛走馬燈一般,在東市幾百家店鋪里進進出出,亂哄哄,你方唱罷我登場,一直折騰到近亥時,三百閉市金鍾聲響起時,近千人軍政人員才仿佛潮水般地退去.誰也沒有抓到所謂的"揚州大盜.

焦法曹回縣衙簽了字,便可以回家了.這時長安城的閉坊鼓聲也開始敲響了,大街上的人紛紛向自己所住的坊奔跑,鼓敲八百下後.坊門將閉,將持續一刻多鍾.

焦法曹縱馬疾奔,可他距離安德坊還有數百步時,幾十名巡查營的騎兵在他前面攔住了去路.

李慶安終于露面了,他跟在荔非守瑜身後,一言不發,荔非守瑜上前笑道:"焦法曹,今晚可查到什麼了嗎?"

焦法曹認識李慶安,他連忙對李慶安拱手道:"李將軍,縣衙是沒有什麼收獲,但我卻知道,那個揚州人藏在哪里了,我正准備告訴你們."

"他藏在哪里?"李慶安問拜

"李將軍不妨去查一下東市的平江解器鋪,我覺得這家鋪子里有問題."他話音網落,李慶安便一揮手,"回東市!"

數十騎兵一陣狂風似的疾奔而去,留下目瞪口呆的焦法曹.

東市的大門此時應該已經關閉了,但李慶安卻看到大門留有一條縫,十幾名衙役堵在大門口,李慶安的眼睛眯了起來,這說明楊釗也同樣得到了消息.

"沖進去!"

李慶安抽出橫刀,在空中一揮,厲聲喝道:"閃開!"

刀光森冷,十幾名衙役認出了他,嚇得紛紛向兩邊躲閃,數十騎兵霎時沖進了東市,激烈的馬蹄聲敲碎甯靜的夜色.

戰馬的鐵蹄在石板上敲擊,數十騎兵向西南角的銅器行殺氣騰騰奔去,無數的窗戶都推開了一條縫,一雙雙眼睛不安地注視著鐵騎從自己的店鋪前飛馳而過,在經過"拓枝鄉.珠寶鋪時,窗戶也悄悄推開了一條縫,一名老年粟特人目光炯炯地注視著李慶安,良久,他點點頭,回頭道:"就是他!"

在平江銅器鋪前,數十名衙役手執火把,將店鋪照如白晝一般,楊釗手握長劍站在大街上,全神貫注地注視著店鋪里的情況,在他旁邊站著一名伙計,手里拎著一大袋錢,這是他告發店主得到的獎賞.

這時,店鋪里傳來一陣喝喊聲,"抓到了!"


楊釗立刻興奮起來,快步向店門走去,只見數十名衙役從內院拖出一人,中等身材,皮膚黝黑,滿臉憤恨之色,他正是藏在地窖里被搜到的蘇元鎧,在他身後,他的兄長蘇元綸也被抓了出來,他忽然看見了伙計,兩只眼恨得要噴出火來,伙計嚇得低下了頭,不敢和他對視.

楊釗慢慢走上前,用長劍抬起蘇元鎧的下巴,得意地笑道:"沒想到吧!昨天才來長安,今天就被本縣抓住了."

蘇元鎧怒喝道:"我犯了哪條王法?你們隨意抓人!"

"呵呵!果然是揚州口音."

楊釗冷笑一聲道:"你把慶王的東西交出來,或許我會饒你一命."

"我沒有什麼慶王的東西!你們抓錯人了."

這時,馬蹄聲如雷,李慶安率領數十名騎兵風馳電掣般地趕到了,他們馬不停蹄地圍著衙役們飛奔.衙役們被繞得頭昏腦脹,個個心中忐忑不安,楊釗更是臉色大變,惡狠狠地盯著李慶安,這混蛋又要來壞自己事了嗎?

李慶安一擺手,騎兵們停了下來,他在馬上拱手對楊釗笑道:"楊兄,這麼晚了,還不回家休息嗎?當心妓夫人又要誤會了."

悖!李將軍鼻子好靈啊!"

"彼此!彼此!楊縣令不是一樣消息靈通嗎?"

李慶安手中刀一指蘇元鎧,"來人!將此人給我帶走."

十幾名騎兵上來便要搶人,楊釗大怒,攔住騎兵道:"且慢!"

"怎麼?楊縣令要妨礙軍務嗎?"李慶安淡淡道.

"你休要用大帽子壓我.我也在執行公務,這個江洋大盜是我抓住的,自然由我來處理你們巡查營休得插手."

這時,一名衙役拎著一只藍色粗布包裹跑出來,"縣令,這是他的包裹."

李慶安縱馬上前,不等這名衙役反應過來,他刀一挑,包裹便到了他的手中.

"很好,辛苦你了."

"李慶安!"

楊釗終于怒吼起來,"你不要欺人太甚."

李慶安微微一笑道:"楊縣令說得太誇張了,我哪里敢欺你,你抓江洋大盜,我也抓江洋大盜,你是為公事.我也是為公事,你有權捕人,我也有權抓人,楊縣令.你放心,我會在奏折中表你一功,其實咱們都是為聖上辦事,又何必斤斤計較呢?"

說完,他給眾騎兵使了個眼色,荔非守瑜大喝一聲,率先沖上,將眾衙役和蘇元鎧沖開,緊接著,數十名騎兵紛紛上前,形成一道馬牆,不等楊創他們沖上來,眾騎兵便調頭向大門奔去,眨眼便消失在轉彎處,只見幾名押住蘇元鎧的衙役被打得頭破血流,捂著頭蹲在地上,而蘇元鎧已經不見了蹤影.

"楊縣令,人被他們搶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