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明月出天山 第八十五章 細水長流
品著新年數來越近,長安城內的討年與氛也開始濃了如.處可以聽見爆竹的響聲,爆竹並不是今天的鞭炮.而是把一狠狠短竹節扔進火里,聽它燃燒發出的爆裂聲,以驅鬼去邪,而家家戶戶開始換窗紙,掃汙穢,貼桃符,搗年糕,掛風雞,熏臘肉.整個長安城沉浸在過年的喜慶之中.

這天上午,從長安金光門外走來了一隊人馬,這也是一支軍隊,約一百余人,個個盔明甲亮.身材魁梧,他們中間的主將年約四十余歲,面目清瘦,頜下留有三縷長須,雖身著盔甲.卻帶著幾分儒氣,他便是隴右,河西節度使王忠嗣.

王忠嗣在後世被譽為大唐軍神,他統兵二十年,百戰百勝,為大唐開元盛世的安甯立下了不世之功.

去年他的軍旅生涯到達了頂峰,同時兼任朔方,河東,隴右,河西四大節度使.大唐幾乎一半邊軍都掌握在他手中,在唐軍中享有極高的威望,物極必反,他的軍權過盛開始使李隆基感覺到了不安.

年初,他被免去了朔方,河東節度使之位,七月,李隆基命他拿下石堡城.但被他婉拒了,李隆基遂命大將董延光攻打石堡城,卻慘遭失敗,董延光便將責任推給了王忠嗣,李隆基盛怒之下,將王忠嗣召入京中.該罩節由抱書吧四日皓"書友)上傳

在王忠嗣的身後跟著他的幕僚杜顏賓,和王忠嗣的坦然自若相反,杜顏賓卻是憂心仲仲,他不止一次勸說過王忠嗣,不能抗拒皇帝的旨意.但王忠嗣卻始終認為,"石堡城艱險,吐蕃以舉國之兵守之,唐軍強攻,必死傷數萬而未必能取,實在得不償失,不如從長計議.等候機會.

杜顏賓最終沒有能勸服王忠嗣,更讓他憂心的是,聽說董延光幾天前給聖上發了一封密信,恐怕這封信的內容會讓王忠嗣凶多吉少.

"大帥.不如立刻就去向聖上請罪,或許能有轉機."杜顏賓低聲勸王忠嗣道.

王忠嗣搖了搖頭,道:"他若有心除我,請罪又有何用?"他話音網落,前面忽然駛來了大隊人馬.足有數百羽林飛騎.在前面為首兩人,一名為文官,另一名則是宦官,宦官飛奔上前,厲聲問道:"來人可是隴右節度使王忠嗣?"

王忠嗣拱手道:"在下便是!"

宦官冷笑一聲.舉起手中的白麻聖旨,道:"陛下旨意在此.王忠嗣接旨."

王忠嗣慌忙翻身下馬,跪在地上道:"臣王忠嗣,接陛下聖旨."

宦官刷地打開了聖旨,朗聲道:"隴右,河西節度使王忠嗣,深蒙聖恩.卻不思報君,擁兵以自重,有謀反之嫌,特拿下大理寺獄,命三司會審,欽此!"

宦官收了聖旨,向左右一揮手,喝令道:"給我拿下!"

沖上大群羽林軍,左右摁住了王忠嗣.王忠嗣的親兵大驚.連忙上前要救,王忠嗣回頭大喝一聲"你們不得放肆!"

親兵們紛紛停住腳步,不敢妄動,這時.那文官翻身下馬,向王忠嗣拱拱手道:"集使君,在下大理寺少卿吉溫,委屈王使君跟我走一趟了."

王忠嗣心中一陣悲涼,他歎息一聲道:"希望吉少卿能夠秉公執法,給王家人一個公道."

吉溫卻冷笑一聲道:"公道自在聖上的心中."

只一個上午,王忠嗣在長安街頭被抓的消息便傳遍了全城,這個曾掌握大唐一半邊軍的大將居然落到被抓捕的下場,令人無數人撫腕歎息,但也有明眼人認為這是遲早之事,王忠嗣軍權太盛,已經引起聖上的猜忌,一時眾說紛紜,流言遍布長安.

這兩天正好是祭灶連著旬休,朝廷休息兩天,高力士也得了半日休閑,沒有去興慶宮伺候聖上.

和平時一樣,高力士來到馬球場看球手們練習,但今天他有點心不在焉,他已經得知了王忠嗣被抓的消息,盡管他知道王忠嗣已經陷入危境,但他還是低估的聖上的決心,很明顯,聖上已經不想聽王忠嗣的解釋了.

高力士輕輕歎息了一聲,王忠嗣已經成鐵案,誰也救不了他,關鍵是太子,太子在這個案中會涉入多深,這才是他關心的事情.

這時,馬球場上傳來一陣歡呼,練習比賽結束了,由李慶安領銜的甲隊以大比分戰勝了乙隊.

馬球手們紛紛上前請賞,高力士笑了笑,對旁邊的薦家道:"難得今天興致好,每人賞錢百貫."

謝阿翁賞賜!"

馬球手們大喜,紛紛謝過去領錢,這時高力士對李慶安道:"七郎,請留步!"

"高翁有什麼事嗎?"

"你陪我去後花園走走吧!"

李慶安點點頭.自從他擔任九門巡查使後,便很少有時間練習馬球了,今天他也特地抽出半天時間,來和高力士的馬球隊一起練球.


高力士府上的後花園很大,有一塊天然的湖泊,湖水已經結了厚厚一層冰,湖面光滑鏡亮,幾名下人正在修算湖邊的小道,見高力士走來,紛紛起身見禮.

高力士笑著擺擺手,讓他們繼續忙碌,兩人走過一個彎,高力士這才緩緩說道:"七郎,今天上午發生的事,你聽說了嗎?"

"卑職一上午都在高翁府上.不知發生了何事?"

高力士歎口氣道:"今天上午

李慶安一怔,王忠嗣不是河西,隴右節度使嗎?怎麼會被抓了?他腦海里念頭一轉,便問道:"他是在隴右被抓,還是在長安被抓?.

高力士瞥了他一眼,道:"他是回京述職,今天一早剛進城就接了聖旨,七郎,你怎麼看這件事?"

李慶安低頭沉思,他只知道曆史上王忠嗣是因為和太子的關系太密切而被抓,但具體的細節他卻不是太清楚,沒想到這件事就發生在眼前.

"高翁,你有什麼事情吩咐我,請盡管說

高力士贊許地看了他一眼.笑道:"你很聰明,一下子便猜到了我的意思,我是想讓你替我去做一件事."

"高翁請說!"

高力士背著手又走了幾步,才緩緩道:"你替我帶個口信給李相國,告訴他,細水才能長流."

興慶宮,李林甫站在大同殿外等候李隆基的召見,他也是今天上午才得到王忠嗣被抓的確切消息,是由吉溫派家人緊急向他通報.很快,消息一個接著一個而來,王忠嗣在金光門內被羽林軍抓捕,下了大理寺獄.

這什事來得非常突然,李林甫事先也沒有半點消息,而且聖上的聖旨也不是通過中書省下發,而是由翰林學士所下.但他心里很清楚,不管聖上怎麼安排抓捕王忠嗣,但最後的審理還是得通過他李林甫來完有

"聖上有旨,宣李相國覲見!"

高高的台階上傳來了一名宦官的聲音,李林甫連忙端正了一下帽子,拾起袍嫻沿著台階向上而去.

李隆基是三天前搬到興慶宮,興慶宮是他最早當王爺時的府邸,幾次大規模改造後,已經成為勘和大明宮,太極宮媲美的第三大宮殿群了.他在封楊玉環為貴妃後,也經常帶她來此小住,但這一次是他正式搬來興慶宮常住.

李隆基的禦書房設在大同殿,這是一座小型議事宮殿,不能舉行大朝,但可以召集重臣來此討論軍國大事.

李隆基網剛聽完主事宦官的回稟,王忠嗣已經被拿下大理寺獄,等待大三司會審,所謂三司會審便是由刑部,禦史台,大理寺三個司法機構共同對重大案件進行審議,根據參審官員的級別不同分為大三司和三司兩種.

實際上除掉王忠嗣,是李隆基一系列的部署之一,他的目標很簡單,就是要除去所有支持太子的邊關大將,先是隴右節度使皇甫惟明,天寶五年,韋堅案爆發後,皇甫惟明被人告發與韋堅有勾結,他便由此成功地除掉了皇甫惟明.

下一個目標便是王忠嗣了,王忠嗣從小在宮中長大,和太子亨的關系極好.如果太子發動逼宮.那王忠嗣無疑就是馬前卒,李隆基怎麼可能容忍他久掌兵權.

但王忠嗣任河東,朔方節度使已久,在軍中勢力根深蒂固,為了成功將他調離朔方,河東,李隆基便走了一步險棋,同時任命他為朔方,河東,河西,隴右四鎮節度,掌大唐精兵二十余萬.

當王忠嗣的重心轉到隴右後,李隆基便順理成章地解除了他朔方和河東兩個節度使之職.下一步就是如何拿他下獄了,李轄基需要一個光面堂皇的理由,而王忠嗣拒不進攻石堡城,便給了李隆基一個最好的借口.

"陛下,李相再已在外等候了."

李隆基一擺手,"宣他覲見!"

李林甫是他養的一條狗,現在是需要用狗的時候了.

片刻,李林甫快步走進禦書房,躬身施禮道:"臣李林甫參見皇帝陛下."

"相國免禮".

李隆基輕輕擺了擺手笑道:"今天本是休息之日,聯因為臨時有事將相國召來,著實有些抱歉

"陛下,相國無休日."


"說得好!"李隆基微微一笑,便從一堆奏折中取出其中一本,道:"聳尚書請求致仕的事情你已知曉了吧!"該罩節由抱書吧四日據書友)上傳

李林甫點點頭,也是湊巧,工部尚書陸景融剛死,禮部尚書席豫便也跟著病重了,昨天已正式提出辭去禮部尚書和中書門下之職.

"陛下,臣昨日已去看過席尚書,他確實病重,不宜再任朝職,望陛下恩准其致仕

李隆基翻了翻奏折,隨手將它扔在禦案上,有些漫不經心道:"聯已經批准了,可這樣一來,禮部尚書之位空出來了,相國不妨替聯考慮考慮.這個位子可由誰來補填?"

李林甫心中默然,實際上應該是工部尚書和禮部尚書兩個位子空出來了.而聖上只提禮部尚書,這就說明工部尚書的位子聖上已經定下來了,這會是誰?楊慎矜,除了他不會有別人.

李林甫心中一陣歎息,看來聖上是鐵下心要給自己安一個對頭了.

"陛下,太子太師,徐國公蕭嵩德高望重,才干出眾,臣推薦其為禮部尚書

李隆基搖了搖頭,"蕭嵩清譽不嘉,聯絕不用他,相國可另推選別人."

李林甫又沉思片刻,苦笑道:,"臣也一時想不出合適人選,請陛下容臣三思."

"好吧!此事不急,待新年後再決定

說到這,李隆基又取出一本奏折放在禦案上,輕描淡寫地說道:"左衛大將軍董延光告發王忠嗣擁兵自重,現王忠嗣已下大理寺待

"請陛下放心,臣會慎重處理此案".

從興慶宮出來,李林甫的心情有些沉重,聖上一方面在繼續用他,而另一方面,對他又有防備之心,通過豎立楊慎衿來告訴所有的朝臣,背叛他李林甫也一樣有好果子吃.這種一手拉一手打的駐臣之道著實令他膽寒心顫.

李林甫暗暗歎息一聲.思路不由又轉到了王忠嗣的身上,他當然很清楚聖上為什麼要對付王忠嗣,這一次,太子還能逃得過去嗎?

馬車進入了平康坊,又行了片刻便在府門前停了下來.他見門口的栓馬樁上有一匹馬,眉頭一皺問道:"是誰來了?"

門房跑下來稟報道:"老爺,是中郎將李慶安來了,他說有要事求見老爺

"李慶安?,李林甫不由有些奇怪,他會有什麼要事,難道是"

"他現在在卑里?"

"回稟老爺,他在客房等候."

"立刻帶他到書房來見我."

李林甫走下了馬車,快步向府內走去,今天在聖上那里沒有看見高力士,如果自己猜得沒錯的話.李慶安應該帶來了高力士的消息.

很快,李慶安便被帶進了李林甫的書房.書房里很溫暖,彌漫著一股淡淡的檀香,李林甫已經換了一件寬身禪衣,正坐在案後看書.

"屬下參見相國!"

李林甫放下書.和藹地笑道:"七郎,好久沒見到你了,最近在忙什麼?.

"回稟相國,屬下最近一直在巡查

"我知道,我是說你閑暇時在做什麼?.

"屬下最近在買宅子."

"哦!有沒有買到?"

李慶安搖搖頭笑道:"昨天在宣陽坊看了一處宅子,覺得有些舊了,而且隔壁就是坊市.吵鬧得厲害,我不喜歡."


李林甫微微一笑道:"我手中到有好幾處宅子,反正也空在那里,你揀一處喜歡的去住,隨便你住多久

"多謝相國厚愛,屬下還是想買一處屬于自己的宅子,將來也好成家立業."

李林甫笑了笑,不再勉強他.他話題一轉便問道:"下人說你有要事找我.是什麼?"該第節由飽書吧四日據書友)上傳.回稟相國,我是從高翁的府上過來."

"等一等!"

李林甫一擺手止住了他,他拉了一下繩子,進來一名侍衛,"請相國吩咐!"

"我有重要事情,不准任何人來打擾!"

待侍衛退了下去.李林甫斜睨了一眼李慶安,心中微微有些不爽.

"你說吧!高大將軍讓你帶了什麼口信?"

"高翁讓我帶一句話給相國."

"什麼話?"

"高翁說,細水才能長流

李林甫背著手在房間里慢慢踱步,他明白高力士的意思,狡兔死,走狗烹,他李林甫就是聖上的一條狗,如果把聖上所有的眼中釘都除掉了,那也就是他的烹煮之日,可是如果不把太子干掉,一旦太子即位,他李林甫不也一樣難逃一死嗎?

讓他兩難啊!這是一個錯綜複雜的局,他該怎麼樣才能破這個局呢?李林甫歎了一口氣,其實關鍵還是得看李隆基,看他有沒有這個心真的廢掉太子.

李林甫走到窗前,注視著窗外他這座占地廣大的宅子,這座宅子里住滿了他的妻妾兒女,他已經快七十歲了,留年不多,他得在有生之年,給子孫們留點什麼,至少能讓自己的子孫能夠繁衍下去.

他不由又想起了長子對他的勸告,"父親固然殺伐果斷,但做事也太絕,不給自己留條後路,以至于仇家遍布天下"舊一口斌…8.酬(泡書凹)不樣的體撿!

可是權力斗爭.真的可以容情嗎?李林甫苦笑一聲,他回頭對李慶安道:"你可告訴高大將軍,我會慎重考慮他的勸告."

"屬下遵命!"

李慶安答應一聲,卻沒有告辭.李林甫瞥了他一眼,便笑道:"你還有什麼事嗎?"

"上次相國告訴我,讓我做一件事.可現在已經近一個月了,相國還是沒有告訴我這件事是什麼?.

李林甫呵呵地笑了,很好,還沒有忘記自己的話,他坐了下來,便道:"事實上,你已經在做了

李慶安一怔,"相國是指九門巡查使?"

"不錯,我說的就是九門巡查使,不過這只是開始

"請相國明言.

李林甫深深看了他一眼,便壓低聲音道:"這段時間,你給我好好留意一個人

"誰?"

"慶王李綜!"

"慶王李綜.李慶安心中默默念了兩遍,躬身道:"屬下明白了,一定會親自做好此事

李林甫見他慷慨應允,心中很滿意,便走上前拍了拍李慶安的肩膀,笑眯眯道:"七郎,我知道你父母雙亡,這樣吧!除夕之夜,你到我府上來,就像回自己家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