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明月出天山 第八十一章 燙手差事
次日一早,李慶安便帶著荔非兄弟赴軍營上任了,其實金吾衛便是京城的巡查軍隊,下設左右街使,手執兩末塗有黃金的銅棒巡查六街,但金吾衛最主要的任務還是巡查三大內,對各街坊的投入不足,另外金吾衛大多是由官宦子弟組成,不僅人情關系成風,而且良莠不齊,軍隊本身就常有作Jian犯科之事發生,最近一年來時有禦史彈劾,卻屢禁不止.

因此李林甫便建議抽調左右萬騎精銳成立九門巡查營,對金吾衛進行制衡,長安和萬年縣各一支,以五百人成營,長安縣巡查使由長孫全緒擔任,而萬年縣巡查使則由李林甫推薦了安西中郎將李慶安擔任,理由是李慶安非權貴子弟,少有人情,且弓馬嫻熟.

和金吾衛不同的是,九門巡查營全部是清一色的騎兵,身著猛獸鮮衣,手執三尺銀棍,後背弓箭,不限一街一坊,五十人一隊,全城奔馳巡邏,九門巡查營臨時駐地在東內苑,李慶安趕到時,正好另一名巡防使長孫全緒也剛剛抵達.

長孫全緒是大唐權貴長孫家的嫡長子,年約三十余歲,長得高大威猛,儀表堂堂,他目前任萬騎營中郎將,老遠他便看見了李慶安,大笑著迎了上來.

"李將軍,想不到咱們也能成為同僚,榮幸啊!"

李慶安曾在西市見過長孫全緒的女兒,他也連忙迎上去笑道:"能長孫將軍並肩巡查,慶安也榮幸之至."

長孫全緒催馬到李慶安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忽然一眼看見了李慶安馬上所挎的大弓,異常驚訝道:"這是...."

李慶安的弓便是楊花花送他的射金弓了,他取下弓遞給長孫全緒笑道:"長孫將軍認識此弓?"

長孫全緒接過弓,仔細地打量了一番,眼睛漸漸地亮了.

"果然是它!"

長孫全緒嘖嘖歎道:"這是河北最有名的弓匠王羽的巔峰之作,他用了整整五年的時間才做出這把弓,通體漆黑是它的獨特之處,最早是范陽節度使張守珪的佩弓,我在開元二十五年曾經見過它,不過後來聽說流入了宮中,現在居然到了將軍的手上,令人羨慕啊!"

"既然長孫將軍喜歡,這把弓就送你了."

"李將軍的心意我領了,只是給我也用不了,這可是七石弓,也只有李將軍能用,不奪李將軍所愛,哈哈!"

長孫全緒又把弓還給了李慶安,他見李慶安頗會為人,便靠近他壓低聲音道:"李將軍,有句話我不知當講不當講."

"長孫將軍但說無妨."

"李將軍,這個九門巡查使可是個燙手的差事啊!"

李慶安瞥了他一眼,見他一臉無奈和擔憂,便笑問道:"何出此言?"

"李將軍是新人,不知道長安新年的情況,開元年間還好一點,進了天寶後世風日下,尤其這兩年,治安案件突升,一般的小毛賊也就罷了,其實就算權貴宗室犯案,睜只眼閉只眼也就過了,關鍵是一些案子你把不住,比如天寶五年初的韋堅案和天寶五年末的杜有鄰,都是由一些小案子引發,可當時誰又知道它們居然會釀成驚天大案呢?當時金吾衛可有人掉腦袋的."

李慶安點了點頭,拱手道:"請長孫將軍指教小弟,我該如何應對?"


"我送你五個字,是金吾衛的至理名言,'眼不見為淨!’"

"多謝長孫將軍指點,我明白了."

李慶安調轉馬頭,帶著荔非兄弟馳進了東內苑.

.......

東內苑和西內苑一樣,都是羽林軍的駐紮之地,東內苑占地廣闊,兼有大片草場,因此便成為萬騎營的駐地,同時這里還是馬球大賽的決賽之地,時值冬日,草木凋零,寬廣的東內苑中一片蕭索,到處都是光禿禿的景象,成片的樹林也沒有了樹葉,仿佛一群群士兵聳立在曠野之中.

萬騎營的駐地在苑南面,緊靠延政門,由數百頂營帳和兩棟木制建築組成,而新組建的九門巡查營則在另一處紮營,一共有千人,分為兩營,一營是長孫全緒率領的長安縣巡查營,而另一營便是李慶安率領的萬年縣巡查營了.

此時正是清晨,士兵們已經吃過早飯,正在校場上訓練,一般都是訓練弓馬,一隊騎兵沿著一條白線飛馳而過,在馳過一個白色射點的刹那,馬上騎兵張弓搭箭,一箭射向五十步外的草人靶.

這時,遠方蹄聲如雷,只見一名年輕的軍官縱馬飛馳而來,瞬間便沖進了校場,他手執一柄黑色巨弓,百步外箭似閃電,一箭穿透草人眉心,在眾人驚愕之際,第二具草人的眉心又被一箭射入,他身如行云流水,箭似暴風驟雨,左右開弓,頃刻之間,一壺三十支箭射光,箭箭射穿草人眉心,校場上寂靜了片刻,頓時掌聲如雷,喝彩聲四起.

百步外一箭穿腦或許有人也辦得到,可片刻之間三十箭箭箭精准,這簡直令人不可思議,而且竟都是一箭射穿眉心.

越來越多的士兵奔趕而來,每個人都被他神奇的箭術驚得目瞪口呆,鼓掌聲此起彼伏,李慶安再次繞場一圈,將黑弓高高舉起,大聲喝道:"我便是安西李慶安,萬年縣巡查營將士過來見我!"

........

在大唐的軍隊之中,高超的騎射水平從來都是令人敬仰,李慶安一出場,便用他超然絕倫的箭術征服了萬騎營的將士,接下來便容易得多了,點名,分隊,五百名騎兵分為十隊,設隊正,火長,又任命荔非兄弟為左右副尉,晝夜各領五隊巡邏.

"李將軍,請系軍袍."

一名火長將一襲萬騎營的戰袍送給李慶安,李慶安隨手展開,這是一件和萬騎營顏色一樣的軍袍,深藍色,上面繪有一頭黑色的斑斕猛虎,但款式略有不同,李慶安這是一領披風,以示他的身份.

李慶安將戰袍系在背上,翻身上馬,長弓一指大門,"可以出發了!"

騎兵們紛紛上馬,五支騎兵隊從東內苑奔騰而出,分別向各坊馳去,李慶安率五十騎剛從延政門馳出,這時,一輛馬車在數十名侍衛的保護下迎面而來,李慶安立刻拉住了缰繩,駐立在路旁,這是相國李林甫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