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明月出天山 第七十九章 小崔請客(上)
離開大明宮,李慶安頭腦還是有點暈暈乎乎,他來大唐已近兩年,除了李白杜甫外,各種各樣的名人也見得多了,但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給他一種期盼的感覺,楊貴妃,千古流傳的絕代佳人,居然要拜自己為師,令人期待啊!

不過他又接到一個新的官職,九門巡察使,這不是一個正式官職,沒有品銜,沒有俸祿,僅僅只是臨時擔任,而這支所謂的九門巡察軍也是臨時組建,從禁中的萬騎營調兵.

雖然他的九門巡察使是歸相國直管,但兵力抽掉卻是由兵部負責,李慶安又去了兵部,兵部侍郎李麟告訴他,兵部也是剛剛接到旨意,一時難以調集兵力,明天才能將一千人的隊伍交給他.

手中無兵,自然也難以行權,李慶安只好將上任之事向後推延.

正好今天他還有一個應酬,禮部的員外郎崔平請他吃飯,他摸出身上的紙條,看了看地址,是在開化坊,緊靠朱雀大街.

李慶安翻身上馬,便向開化坊快速馳去.

一刻鍾後,李慶安策馬進了坊門,他在坊內買了幾色禮物,來到了崔府.

崔平父親過世得早,從小他便跟隨著叔父崔翹生活,天寶元年,他一舉考中進士,正式踏入了官場,幾年來,他已累官到了禮部主客司員外郎,前年娶了刑部侍郎裴銘的女兒為妻,去年得了一個兒子,盡管他已成家立業,但他依然和叔父崔翹住在一起,父親留下的宅子被兄長崔函得去.

並非他不想自立門戶,而是長安房價太貴,開元年間,長安一座占地近三畝的中宅,只須一百余貫錢便可買到,可到了這兩年,長安的房價已經翻了五倍,同樣的三畝中宅就需要五百多貫錢才能買到.

而崔平為官才六年,雖然有祿米,有永業田,有俸料,但三項加起來還是比較微薄,攢了幾年的積蓄,去年娶妻就花掉近一半,今年又娶了一房小妾,家里就顯得有些入不敷出了.

窮則思變,崔平左思右想,要想在長安買房子,甚至要想升官,就得到地方上去為官,雖然地方上的俸祿比長安還低一點,但地方上肥水多,做上幾年官,便可以把買宅錢賺回來了,而且朝中有規矩,不仕州縣,不得入省台,也就是沒有地方為官的經曆,是不能得到高升.

所以崔平便托叔父幫忙外放為官,可這外放為官也是很有講究,崔平現在是禮部員外郎,屬于正六品下階,如果外放,一般是任中州司馬或者下州長史,可無論司馬或者長史都是輔助官,不是他想要的主官,可如果他能再升半級,他就有希望成為京兆,河南或者太原等核心地區的縣令了,在這些地方為縣令,不僅油水足,而且容易出政績.

為了能達到目標,這幾個月,崔平鑽頭覓縫地找關系,昨晚,在楊花花的府門前,他忽然發現高力士似乎對李慶安情有獨鍾,如果李慶安能幫自己在高力士面前說上一句話,那他的願望可就能輕而易舉地達成了.

一大早,為了迎接李慶安的到來,崔平便開始准備了,他特地請了一天病假,家里還有三十貫錢的積蓄,他取出了五貫,買酒買肉,殺魚宰雞,老婆小妾一起動員,打掃院子,粉刷牆壁,外人問起來,他就說准備過年了,又趁小妾去西市買菜之機,趁機多塞給她點錢,讓小妾買幾餅上等脂粉,圓了前晚在小妾床上的承諾.

"員外郎,外面有人找!"崔府的管家在院外大聲喊道.

"來了!來了!"

崔平一陣風似地沖了出來,緊張地問道:"老管家,可是姓李的?"

"就是了,那出了名的李慶安."

崔平興奮之極,他來不及整理衣冠,像只鵝一樣的向大門口奔去,管家卻在後面追攆著喊道:"員外郎,不在門口,在客房呢!"

崔平一個急刹車,手臂亂甩,又掉頭向客房跑去.

客房門前的院子里擠滿了丫鬟下人,李慶安在教幾個崔家的少年擲壺.

李慶安舉一支箭道:"要練擲壺,首先是要找到手感,所以這支箭你們要帶在身邊,有空就摸一摸."

幾個少年若有所悟地點點頭,下人們也紛紛看自己的手,一名丫鬟曖昧地自言自語笑道:"箭要帶在身邊,有空就摸一摸."她的手卻悄悄向另一個年輕仆人的褲襠摸去.


"對了,手感找到了,然後練習擲壺就能事半功倍,就像這樣!"

李慶安玩了個花活,背對銅壺,在兩丈外向後投去,'當!’一聲,箭異常精准地射入了壺中,激起院子里一片掌聲.

"李將軍!"

崔平分開眾人,對李慶安躬身道:"我已經准備好了,李將軍請隨我去吧!"

李慶安笑了笑,團團向眾人一抱拳,"好了,各位,我還有事,就先教到這里."

幾名崔家少年戀戀不舍地跟著他走了一段路,李慶安笑著向他們揮揮手,"好好練習吧!以後天下是你們的."

幾個少年頓時眼中放出光芒,一股天下的豪氣沖上腦門,不由自主地挺起了胸膛.

.......

"崔兄,崔右丞怎麼不在府中?"

雖然李慶安是武職,但他畢竟是正四品銜,比崔平足足高了兩級,崔平連忙畢恭畢敬道:"李將軍不必客氣,叫我員外郎便可,叔父今天當值,要晚上才能回來."

"原來是這樣,那今天可能見不到了."

"李將軍找我叔父有事嗎?"

"沒什麼事,來崔府總要見見主人吧!"

說話間,兩人來到了崔平的小院前,一進院門,崔平便高聲喊道:"娘子,美娘,快點來見貴客."

李慶安打量了一下院子,院子不大,收拾得很整潔,只是角落里堆了一地雞毛和魚鱗,一顆老槐樹幾乎罩住了半個院子,樹下是一排平房,大約五六間屋,崔平和妻子住一間,小妾住偏房,崔平有一間書房,還有堂客和下人屋,再有一間小小的廚房.

崔平家除了妻妾外,還有一個丫鬟和一個乳娘,聽到老爺叫喚,大家都一起迎了出來.

"李將軍,這是我妻裴氏,刑部裴侍郎之女."

一名年輕的少婦向李慶安盈盈施禮,看得出是大家閨秀,性格溫婉柔順,李慶安連忙將買的幾色上等細點遞過去,笑道:"來得匆忙,一點心意,請夫人笑納!"

"李將軍太客氣,快請屋里坐!"

裴氏將點心交給小妾,連忙將李慶安請進屋里,屋里早收拾好了一桌豐盛的酒菜,小官吏請客無非都是雞鴨魚肉一類,再有幾瓶好酒,今天崔平下了本錢,又從西市的果蔬店中買了一斤昂貴的荔枝,算是酒桌上的一大亮點.

"李將軍不用客氣,請隨意坐,就當在自己家一樣."

崔平請李慶安坐了上首,他坐在右邊,妻子裴氏坐在左面,小妾卻沒有資格上桌,負責添飯斟酒伺候,這個禮節李慶安卻不懂,他笑呵呵道:"員外郎,怎麼不讓小夫人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