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明月出天山 第七十六章 孿生姐妹
夜里,李慶安疲憊不堪地回到了住處,他走進院子,卻見東廂房的燈亮著,窗紙上出現三個女子的身影,他不由楞了一下,這是怎麼回事,那對孿生姐妹他不是送走了嗎?

"將軍!"後面有人在叫他.

一回頭,卻見是賀嚴明跑了過來,李慶安臉一沉便問道:"我不是讓你把那對姐妹送走嗎?怎麼又回來了?"

賀嚴明撓撓頭道:"我是想把她們送走,可是半路上她們哭哭啼啼的,說不知道自己該去哪里?屬下覺得她們可憐,便又把她們帶回來了."

李慶安一陣頭痛,一下子有三個小娘跟著他,賀嚴明上前一步,曖昧地低聲笑道:"將軍,我的意思是,既然那個楊釗已經把她倆送給你了,你就把她們收下,若將軍你實在不想要,那就把她倆送給我吧!"

"滾!"

李慶安沒好氣地踢了他一腳,"你當她們是什麼了,可以像東西一樣的隨便送人嗎?"

"好!好!我走就是了,反正她倆挺可憐的,我可不想再送她倆走了."

說完,賀嚴明一溜煙地跑了.

李慶安在院子里呆了一會兒,他本來是不想和楊釗有什麼關系才要把兩姐妹送走,可現在麼......

"小蓮!"他叫了一聲.

"李大哥,你回來了."夏小蓮連忙開門出來.

"噢!我有點累了,給我弄點熱水洗腳."

李慶安見門口怯生生地站著那對孿生姐妹,便笑道:"你們都到我房間里來吧!"

李慶安走回房內,把燈點亮了,他疲憊地坐了下來,只覺得太陽穴突突地亂跳.

"婢女阿鳳,阿凰參見老爺!"姐妹倆楚楚可憐地向他施了一禮.

'阿鳳,阿凰?’李慶安不由笑了笑,這是他昨晚在楊釗別宅里隨口起的名字,她倆倒當真了.

他擺了擺手問道:"我聽賀嚴明說,你倆無處可去,難道你們不知道自己家在哪里嗎?"

姐妹倆低下了頭,半晌,姐姐才低聲道:"我們從記事起,就在安老爺府中長大,管家說,我們兩歲時,爹娘就把我們賣了,他們叫什麼名字?住哪里?我們一概不知."

妹妹也道:"就算知道,我們也不想回去找他們."

"那你們有什麼打算?"

兩姐妹跪了下來,哀聲求道:"李老爺,我們連奴籍都沒有,被官府查到肯定會沒為官奴,既然楊爺已經把我們送給了老爺,那我們就是老爺的人了,求老爺把我們留下來,我們願一輩子伺候老爺."

李慶安望著眼前這對俏麗的孿生姐妹,說他不動心,那也是自欺欺人,他便微微一笑道:"好吧!你倆可以留下來,不過阿鳳阿凰實在不好聽,你們給自己起個名字吧!"

姐們倆聽說她們可以留下來,心中歡喜之極,姐姐連忙道:"老爺...."

"等等!別叫我老爺,我不喜歡這樣稱呼."

李慶安想了想,似乎叫七郎也不合適,便笑道:"你們和小蓮一樣,也叫我李大哥吧!"

"是!李大哥,我們小時候有個名字,叫如詩如畫,後來才改名叫風花雪月."

"呵呵!那就叫如詩如畫,對了,你們誰是姐姐,誰是妹妹,我怎麼區分你們?"

"我們一個左耳朵上有紅痣,一個沒有."

李慶安搖搖頭笑道:"這可不行,我總不能每次都看你倆的耳朵吧!"


這時,旁邊的夏小蓮笑道:"李大哥,我倒發現了她們的好幾個不同."

"哦?你說說看."

"第一是她倆的聲音不同,姐姐如詩聲音清脆,妹妹如畫聲音略嬌;第二是她倆的性格不同,姐姐文靜,妹妹活潑;第三可以人為地做個不同,比如她們各梳一個發式."

李慶安笑了,"我喜歡第三個不同,明天你們倆各梳一個發型,沒問題吧?"

"是!"兩姐妹同時盈盈施一禮,"我們明天就換發式."

李慶安伸了個懶腰笑道:"那好吧!小蓮,你去替我打桶熱水來,我要好好泡一泡腳."

"好的,我這就去."小蓮轉身便出去了.

"小蓮,我來幫你!"妹妹如畫也跟了出去.

這時,房間里只剩下姐姐如詩和李慶安兩人,如詩瞥了一眼李慶安那充滿了男人魅力的臉龐,她輕輕咬了一下嘴唇,低聲道:"李大哥,今晚讓如詩伺候你吧!"

李慶安一下子沒有聽明白,"什麼伺候?"

如詩的臉騰地紅了,她扭扭捏捏小聲道:"就是....就是陪寢."

'陪寢!’李慶安眯著眼笑了,那當然好,如果兩姐妹一起陪寢那就更好了,只是.......

他指了指自己肩膀,笑道:"你先幫我捏捏肩膀吧!今晚投了一夜的箭,我的肩膀可酸得很."

"好的."如詩嬌笑一聲,連忙走到他身後跪下,細心地給他推拿肩部.

"大哥,這里酸嗎?"

"嗯!挺酸的,再下來一點點,對!就是這里....好的,再用一點勁......"

"如詩,你好像訓練過?"

"我們從小就練習歌舞,有專門的姨娘教我們如何伺候男人."

李慶安笑了,笑得有些曖昧.

"怎麼伺候男人?做給我看看."

如詩的嬌軀貼在他後背上,嬌嫩的手輕輕地撫摸他的脖頸,慢慢地伸進衣內,豆蔻鮮紅的指甲在他的胸前輕柔地畫著圈,檀口在他耳邊吹氣如蘭,嬌聲細語道:"李大哥,舒服嗎?"

"光這樣伺候可不行啊!"

李慶安笑著捉住她的手,輕輕把她拉到自己身邊,如詩的心中緊張得怦怦直跳,害羞地低下了頭,雖然她被訓練過如何討好男人,可是在李慶安面前,她卻什麼都不會了.

李慶安抬起她的下巴,眼前這是個溫婉柔順的嬌娃,她面如桃花,眼似秋水,鮮紅的小嘴圓潤如玉,儼如一朵粉嬌欲滴的水蓮花.

李慶安輕輕拉了她一下,給她使了個眼色,如詩羞澀地點了點頭.

.......

外屋傳來了腳步聲,只聽小蓮笑道:"如畫姐,你慢一點,水要濺到我身上了."

門開了,如畫和小蓮拎著水走了進來,她倆見如詩在給李慶安按摩雙腿,李慶安舒服地枕在她的腿上,正笑著給她說什麼,如詩腮暈潮紅,眼中帶著一絲羞澀,她倆不由呆了一下,小蓮忽然抿嘴一笑道:"李大哥,第十六條,不准什麼來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