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明月出天山 第七十五章 花府大宴(八)
'咚!咚!咚!’就在第十九支箭的鼓敲到第十七聲時,李慶安手中的箭卻出乎意料地投出了,所有的人都一愣,不對呀!怎麼提前投出了?也就在李慶安的箭投出的同時,史思明的箭也本能地投出了,但是,就在他投出的刹那,他卻猶豫了一下.

是的,從第十二箭開始,他便不服氣地跟著李慶安在鼓聲壓尾時投出,李慶安的箭應該在鼓響第十九聲時投出,而他也會緊跟著投出,一連七支箭,箭箭如此,已經成為一種思維定勢,但李慶安卻突然提前投出了,這個變化對史思明的心理產生了一種微妙的影響,也就是一種想投而又不想投的猶豫.

如果是在平時,這種影響算不了什麼,可現在是比賽的最後,兩人幾乎都是強弩之末,一點點影響都是致命的,史思明在投出後的那一刻,他便知道,這次不妙了.

李慶安的箭'當!’的投進了金瓶,而史思明的箭在空中劃出一道拋物線,略略有些滯澀,一聲脆響,箭頭在金瓶上彈了一下,在空中翻一個身,滾落到了瓶外.

"史思明不進,十八比十八."

主廳里一片寂靜,霎時間掌聲如暴雨般響起,太精彩了,十八比十八,居然在最後一刻出現了平局,獨孤明珠激動得眼淚水都出來了,太好了!老天開眼,機會又有了.

獨孤明月笑著搖了搖頭,這個李慶安,運氣真的不錯.

李林甫卻輕笑一聲,低聲對高力士道:"高翁,這在我的意料之中."

高力士愣了一下.

紗簾後面的李隆基則捋須笑而不語,果然被自己猜中了,不過還有最後一箭,他不相信這個年輕人會接受平局,好戲應該還在後面.

還有最後一箭,也就是決定最後勝負的一箭,大廳里霎時又安靜下來,每個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紅旗揮下,'咚!咚!’的鼓聲再次響起,最後的一刻到來了,比試到了最關鍵的時刻.

無論李慶安的第十箭是什麼原因失敗,但它卻影響到了最後的決勝局,鼓只敲響了兩聲,李慶安手中的箭便出手了,在空中漂亮地劃出一條拋物線,輕松地射入了金瓶,押他注的人頓時一片***,至少他們不會輸了.

李慶安笑吟吟地轉身望著史思明,現在所有的壓力都推給了史思明,隨著鼓聲一聲聲敲響,大顆大顆的汗珠從史思明的額頭上流下了,他忽然發現了一件可怕的事情,自己在前十五聲鼓中根本就無法出手,他已經習慣了最後時刻出手,還沒有來得及調整心態,而李慶安卻在第二下時便投進了.

巨大的壓力和汗水使史思明的眼前模糊了,他看到的是無數只金瓶在晃動,手開始顫抖起來,'咚!’第十八聲鼓敲響了,他手和腿軟得沒有一點力氣.

眾人開始發現了他的不妙,史思明竟然渾身在顫抖.

"史思明,快投啊!沒有時間了."

無數人焦急得喊了起來,安祿山更是狠狠地捶自己大腿,這個史思明,關鍵時候怎麼不行了!

李隆基有些得意地笑了,果然不出他的所料,第十箭根本就是李慶安故意投偏,他不願接受平局,這個李慶安看不出啊!竟是如此高明.

"三郎,到底出了什麼事?"楊玉環和楊花花都一臉茫然.

李隆基瞥了一眼高力士,見他也已經恍然大悟,便微微一笑道:"娘子,你有空可以去問問高大將軍,他對這個李慶安了解得比我更深."

'咚!’第十九聲鼓響起了,史思明已經完全絕望了,他發現自己根本就不會投箭了,他甚至不知自己究竟在哪里?要做什麼?他眼前只有白茫茫的一片.

'咚!’第二十聲鼓響了,史思明一下子竟軟軟地癱倒在地,大廳里鴉雀無聲,所有人都目瞪口呆,這個結果是誰也沒有想到的,史思明的最後一箭居然沒有投出去.

"十九比十八,安西李慶安勝!"

隨著司儀的最後宣布,大廳里***了,歡呼聲響成了一片.

.........

"我不服氣!"

安祿山忽然大吼一聲站了起來,他揮著胳膊高聲道:"既然都是軍人,為什麼要玩這種文戲,要麼就硬過硬的比騎馬射箭,這場比試不算!"

他被氣糊塗了,史思明輸了也就罷了,偏偏輸得這麼丟臉,讓他范陽軍的臉往哪里擱?

大廳里漸漸安靜下來,所有人都詫異地向安祿山望去,這個胖子在反悔!

"安愛卿,朕覺得沒有必要再比了."

李隆基出面了,大廳的數千人都嚇了一大跳,紛紛向他躬身施禮,"臣等參見陛下!"

安祿山也嚇得跪了下來,"臣知罪!"

"一件小事而已,安愛卿無須自責."

李隆基笑了笑,他的目光落在李慶安的身上,李慶安緊走兩步,半跪行了一個軍禮道:"中郎將李慶安參見皇帝陛下."

李隆基點點頭笑道:"李將軍,你讓朕看到了一場堪稱最高水平的投壺比賽,其中兵法運用之巧妙,令朕歎為觀止,可以說是不戰而屈人之兵的典范,李將軍,朕一定要好好賞你,說吧!你想要什麼?"

眾人都向李慶安望去,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心願,或升官發財,或絕世美女,這時,高力士卻變得緊張起來,'七郎,你可千萬不要得意忘形啊!’

李慶安低頭想了片刻,便撓撓後腦勺笑道:"陛下,臣最喜歡喝今天的交河葡萄酒,這在外面可喝不到,懇求陛下多賞臣幾桶."

大廳里頓時一片竊笑聲,不少都輕輕搖頭,這個李慶安真不會抓住機會,高力士卻心中驀然一松,這小子,倒挺聰明的.

楊玉環掩口輕笑一聲,在身後低聲對李隆基道:"三郎,這個年輕人確實有趣."

李隆基呵呵地笑了,他一擺手道:"好,朕答應你,以後朕的酒窖,隨便你喝!"

他舉杯齊眉,高聲道:"今天是朕愛妃三姐的壽辰,朕提議,祝福她青春永駐,痛飲此杯!"

"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