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明月出天山 第七十四章 花府大宴(七)
李林甫輕捋長須,微微一笑道:"安西第一箭和天下第一箭比試,我更看好天下第一箭,我押兩千貫,賭史思明勝."

安祿山卻愣了一下,李林甫是安西大都護,就算李慶安水平再差,他也應該站在安西一邊,怎麼會押史思明?他想了半天,也不解其中的意思.

這時兩人的試投已經結束了,李慶安十投七中,史思明十投八中,似乎史思明要高上那麼一籌,上有好者,下必效之,大唐高層的賭博引起了在場許多人的效仿,男人們不顧老婆的反對,紛紛互賭,由于試投中史思明略勝一籌,因此六成賭他會贏,只有四成人看好李慶安.

比試已經正式開始了,李慶安和史思明站在十丈外的白線上,每人手中各執一支箭,在他們身後各有一張桌子,桌子上擺放著十九支箭,箭是特制,有足夠的重量投到十丈外,兩人平靜地望著遠處各自的金瓶,大廳里沒有風,非常適合于發揮.

一名侍衛紅旗揮下,'咚!咚!’的鼓聲敲響了,鼓聲將敲二十下,在鼓聲停止前必須投箭,否則就算不中.

李慶安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手臂揮出,箭騰空而去,與此同時,史思明的箭也跟著飛騰起來,兩支箭的軌跡幾乎一模一樣,平投是不可能的,只有用拋物線,有足夠的高度,讓箭垂直投入瓶中.

'當!當!’兩聲脆響,兩支箭同時投入了金瓶,一比一,周圍爆發出一片鼓掌聲.

"李慶安必勝!"獨孤明珠拍著巴掌使勁地叫喊道.

而她姐姐獨孤明月默默地注視著李慶安,跟隨著他手中箭的投出,眼中不時閃過一絲緊張,心中揪了起來,隨即又輕輕松了口氣.

九比九,兩人已經投過九輪,比分依然緊咬,就在這時,意外突然出現了,李慶安的第十支箭射在瓶頸上,一下子彈了起來,落在地上.

"李慶安第十箭不中!"

司儀無情地宣布了李慶安的成績,而史思明的第十箭卻毫無偏差的投入瓶中,十比九,史思明領先了,四周一片嘩然,這絕對是一個低級失誤,居然連瓶口都沒有碰到,連高力士也一下子站了起來,緊張地注視著場內,安祿山和李琮得意異常,他們知道,這種高手對決,勝負往往就是一箭之差.

楊花花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她合掌放在胸口,默默地祈禱老天讓史思明也出現失誤.

"姐,怎麼辦啊!"獨孤明珠捂著臉不敢看了.

獨孤明月輕輕拉住妹妹的手,安慰她道:"明珠,還有十箭呢!勝負難料."

比賽繼續進行,紅旗揮下,鼓聲再一次敲響,史思明得意地瞥了李慶安一眼,手中的箭投出了,'當!’地一聲,箭率先入瓶,他心知肚明,剛才的試投他們兩人都故意保留了實力,現在李慶安或許因緊張失誤了一箭,這極可能就是最後的結果了,至少他史思明有把握,後面的箭會全部投進.

鼓聲一聲接著一聲,李慶安平靜地望著金瓶,就仿佛什麼也沒有發生,他手中的箭卻遲遲不投出,他在給自己施加壓力,這是一種他在前世比賽中經常用到的心理戰術,在中途時適當加壓,就能抵禦住最後幾箭時強大的心理壓力,同時,也會影響到對手,在比賽的最後,發生微妙的變化.

鼓聲已經敲了十七下了,開始有人急不可耐地大喊:"李慶安,你快投啊!"

但李慶安依然一動不動,目光凝視著那支金瓶,他已經找到了最佳的手感,'咚!咚!’又響了兩下,十八,十九.

"李慶安,你這個渾蛋!"有押他注的人在破口大罵了,史思明有些得意地笑了,他認為李慶安已經快崩潰了,勝利在望.

'咚!’第二十聲鼓響了,無數人絕望地閉上眼睛,就在鼓聲響起的刹那,李慶安手中的箭出手了,箭在空中劃出一道漂亮的拋物線,精准無比地投進了金瓶.

大廳里一片寂靜,頓時掌聲如雷,就仿佛他獲勝一般,就連投注史思明的人也忍不住鼓掌了.

這時高力士忽然有所感,他回頭望去,頓時愣住了,在楊花花的身後他竟然看到了聖上,還有貴妃娘娘,他揉了揉眼睛,有點不可思議地再看,果然是聖上和貴妃,大群侍衛護衛在他們身旁,竟不知道他們是什麼時候來的?

高力士剛要起身,李隆基卻對他笑著擺了擺手,又指了指賽場,示意他不要中斷比賽.

李隆基是從後門進來,他隔著輕紗坐下,有紗幕相隔,再加上投箭的方向是朝外,眾人誰也沒有注意到他的到來.

他身旁的楊貴妃也緊張得捏了一把汗,隨著李慶安在最後鼓聲中投進,她也情不自禁地鼓起掌來.

"再來!"史思明低吼一聲,第十二支箭的鼓聲響起了,李慶安的箭在鼓聲壓尾時投出,准確地投中了金瓶,史思明也毫不遲疑地跟著他投出,速度極快,也投進了瓶中.

緊接著第十三,十四,十五....十八支箭,李慶安總是在十九聲鼓響時投出,而史思明也會緊跟他投出,李慶安心中微微一笑,他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控制住了節奏.

現在是十八比十七,史思明依然領先一箭,無數人都輕輕搖頭了.

現在壓李慶安贏的人心中充滿了遺憾,第十箭肯定只是一個意外,如果他當時能正常發揮,他也不會輸,那這場比賽就是平局.

獨孤明珠難過得投入了姐姐的懷中,李慶安要輸了,她不想再看了,獨孤明月輕輕地歎了口氣,李慶安確實很厲害,至少他讓自己看到了箭壺游戲的極致,只可惜他要輸了.

安祿山和李琮對望一眼,兩人皆流露出了得意的神色,尤其是安祿山,能讓李慶安栽個大跟斗,他著實心中暢快.

高力士則一言不發,神色嚴肅地注視著場內比賽,他認為還有兩箭,最後鹿死誰手還未為可知.

只有李林甫輕輕捋須而笑,這個李慶安果然不錯,能完成自己的大事.

這時,楊玉環低聲對楊花花笑道:"三姐,這次你可要輸了."

楊花花輕輕哼了一聲,"一個游戲罷了,輸了就輸了吧!"

"我看未必!"李隆基搖了搖頭,淡淡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最後兩箭,必有意外發生."

"為什麼?"楊氏姐妹都同時一愣.

"你們不要問,看完就知道了."

李隆基的目光緊緊注視著李慶安,如果真是自己所猜正確,這個年輕人也太厲害了.

'咚!’一聲悶響,第十九支箭的鼓敲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