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明月出天山 第七十三章 花府大宴(六)
排隊很快,不一會兒便輪到了獨孤明珠,她的技巧還不錯,站在一丈外投壺,五支箭投中了三支,高興得小娘又蹦又跳,跑去領了一枚金錢,喜得她拿著金錢左看右看.

輪到獨孤明月了,她也是站在一丈外投壺,她揚起雪藕似的皓腕,素手投出鋒芒,將箭向金壺投去,姿態柔美飄逸,極為動人.

李慶安站在她身後,抱著胳臂,欣賞美人的嬌姿.

不過獨孤明月的投擲水平卻不高,一連投三支都沒有進,她不由有些沮喪,又取出第四支箭,這時明珠在旁邊緊張地道:"姐姐,看准了投."

一支箭從素手中飛出,'當!’的一聲,擊中了金壺口左邊緣,箭彈了起來,落在地上,周圍響起一片惋惜之聲,也廣平王李俶也注意到她了,獨孤明月舉起最後一支箭,深深吸了口氣,這時,廣平王在一旁低聲道:"往右邊偏一點."

"不!再向左邊偏一寸."李慶安糾正她道.

從常理看,她前幾支箭都擊在金瓶左邊,應該是向右略偏一點,獨孤明月猶豫了一下,箭還是向右略略一偏,不料,這一次連金瓶都沒有擊中,直接落在左邊的地上.

明月有些遺憾,她回頭看了一眼李慶安,李慶安卻聳了聳肩膀,他的目光何等銳利,早就看出獨孤明珠的玉指有個習慣性的小動作,在投擲的刹那,食指會勾一下,正是這個小動作使她的投箭投向相反方向.

"再來一次!"

李慶安拾起一支箭遞給獨孤明月,對宦官笑道:"給她試一下,不算分."

宦官笑了笑,舉起紅旗,

獨孤明月又一次舉起了箭,這一次廣平王沒有吭聲了.

"記住了,向左只偏一寸,其他一切不變."

獨孤明月咬了一下嘴唇,這一次她聽李慶安的話了,花箭向左略略偏了一寸,花箭飛出,'咚!’的一聲,一箭命中壺底,四周一片鼓掌聲,獨孤明月俏臉暈紅.

"你怎麼知道?"

李慶安微微一笑道:"你投箭的姿勢很好看,所以我就看得仔細了,你的指頭總喜歡在投出時勾一下,所以就改變方向了."

"是嗎?我自己都從來沒有注意到."

獨孤明月心情好了起來,她笑道:"那我去排隊再投."

"姐姐等一下,看看慶安怎麼投."明珠一把拉住了姐姐.

這時,宦官捧著五支箭走上來笑道:"將軍,這應該是你們拿手的游戲了,你准備在幾丈外投?"

李慶安接過箭笑道:"能讓我先試一箭嗎?"

"可以!"

李慶安體會一下手感,便站在三丈線外,隨手一箭向金壺投去,'咚!’的一聲,箭劃出一道拋物線,精准了投進了壺中,明珠驚訝道:"你真是厲害啊!"

"這不算什麼."

李慶安笑了笑,他是安西第一箭,這種投箭對他來說只是小兒科而已,在安西,他便是此道中的頂尖高手了.

"我開始了!"

李慶安將五支連珠般地投出,一連串清脆的擊瓶聲,五支箭全部投入瓶中,周圍一片驚歎,這麼輕而易舉就拿了十五分,這種情況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

獨孤明珠更是高興得直拍掌,她跑去領到一支最高獎品,價值五十貫的翠羽簪,這獎品當然是歸她了.

"我也再投一次."

李俶著實有些不服氣,李慶安隨手而投,便能五發全中,他從小就玩,卻一共只有兩次在三丈外五箭全中的記錄.

李俶拾起箭站在三丈外,這時所有人都站在兩邊,眼中都充滿了興趣,一場游戲變成了兩個人之間的對決.

李俶穩定一下心緒,他的目光緊緊盯著壺口,尋找他曾有過的最佳的感覺,身體慢慢傾斜,舉起的箭,手腕微微顫抖著.

'嗖!’地投出去了,箭在瓶邊上彈了一下,還是落入了瓶中,隨著第一支投中,李俶也慢慢冷靜下來,出手更加自然,他也一樣五支全中,這時周圍響起一片鼓掌聲,

李俶長長地松了口氣,斜睨了李慶安一眼,十五分,他也能辦到.

李慶安淡淡一笑,他也接過五支箭,而這一次,他卻站到了五丈之外.

.........

偏廳里一片寂靜,所有人都不可思議地向金瓶望去,五丈外,李慶安如行云流水般地將五支箭一支不漏地射進了金瓶,在他們印象中,還從來沒有人辦到過.

李俶有些沮喪地低下了頭,五丈外,他從來沒有成功過,獨孤明月望著他,又看了看李慶安,她輕輕咬了一下嘴唇,腳下卻沒有動.

崔倚云走到李俶身邊低聲道:"殿下,他是軍人,射箭自然是他所長,再說殿下已經很不錯了."

"不錯!射箭自然是軍人的天賦."

旁邊大步走上來一名軍官,他看了一眼李慶安,拱手笑道:"在下范陽軍史思明,願和凌山血箭小試一番."

'史思明!’李慶安眼中一亮,原來眼前這名中年軍官便是大名鼎鼎的史思明.

"史將軍,久仰了!"李慶安還一禮笑道:"不知史將軍想怎麼和我比."

史思明銳利的目光注視著李慶安,他眯眼笑道:"很簡單,我們也來擲金壺,不過是在十丈外,二十支箭,看誰投進多為勝,李將軍,如何?"

李慶安一笑,"好!我跟你比了."

........

安西李慶安要和范陽史思明比試十丈外擲金壺的消息頓時轟動了整個大廳,十丈外擲金壺固然令人感到驚訝,但安西第一箭和天下第一箭比試的噱頭才是真正的賣點.

楊花花順應眾意,立刻將比賽場所搬到了大廳中間,一班樂師舞姬被趕出了大廳,但他們卻沒有走,而是擠在門口看這場熱鬧,不僅是他們,兩邊次廳喝酒的人也聞訊趕來湊熱鬧,一些非官方發言人也醞釀好了詞句,觀察著每一個細節,准備明天在長安的各大酒樓中講述發生在三夫人府中的一場盛況.

十丈的距離約相當于現在的二十六米,在二十六米外將一支箭投入一只細細的瓶口中,這是何其之難,但對于李慶安和史思明這樣的箭術絕頂高手來說,並不是很難,難的是二十支箭要全部投入瓶中,這不僅是箭術的考驗,更是一個人毅力和堅韌的巨大考驗.

比試的方法有點類似于今天的射擊,豎兩只一樣的高瓶,兩人站在十丈外的橫線上,同時擲箭,在規定的時間內投出,投完一箭記分後,再投第二箭,這樣,比試就更加刺激,壓力更大.

"安大帥,我們來壓一注如何?"高力士微微笑道.

安祿山欠身笑道:"高翁有興趣,我當奉陪,我押史思明一千貫."

"我也押史將軍一千貫."慶王李琮笑道.

"那好吧!我就押李慶安兩千貫."

高力士笑了笑,又回頭問李林甫和楊花花道:"你們二位可有興趣?"

楊花花嬌笑一聲道:"喲!我的壽宴變成賭場了,那奴家也來湊個趣,我押李慶安一千貫."

"相國呢?"高力士的目光投在了李林甫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