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明月出天山 第七十一章 花府大宴(四)
她是一個人坐在榻上,旁邊應該是她姐姐的位子,但獨孤明月卻不在座位上,獨孤明珠見李慶安笑著向她點點頭,她心中歡喜,悄悄溜了過來,坐在他的旁邊.

"剛才姐姐說你也來了,我還正准備找你呢!沒想到你就坐我前面."

李慶安倒也喜歡這個小娘,他微微笑道:"你今天怎麼沒化血暈妝?"

"我倒是想,但祖父不准,說這種正規場合不准化那種妝."

獨孤明珠小嘴一撅,"他說要麼就別來!"

李慶安點點頭笑道:"其實這樣打扮也挺好看,至少我知道你究竟長什麼樣子."

獨孤明珠不高興地拖長了聲音,"喂!你說得太誇張了吧!難道你今天才知道我長什麼樣子嗎?"

"呵呵!和你開個玩笑,對了,你姐姐呢?"

"她去自作多情了."

獨孤明珠紅潤的小嘴向遠處一撅,"你沒看見那邊嗎?"

李慶安向上首望去,只見約三十步外,五六個少女圍著一個年輕英武的男子,正是剛才在木橋邊看到的那個少年郎,他逸興瑞飛,正和少女們興致勃勃地談論著什麼.

而獨孤明月卻不在幾名少女之內,她而是坐在一丈外的一張空榻上,若無其事地和另一名少女聊天.

"那個少年郎是誰?你姐姐好像對他有意思."

"原來你也看出來了,哎!"獨孤明珠歎了一口氣道:"我姐姐喜歡他,可他卻不太喜歡我姐姐,落花有意,流水無情."

"你先告訴我,他是誰?"

"他啊!他便是當今皇帝的長孫,太子殿下的長子,廣平王李俶."

"原來是他."李慶安點了點頭,他知道此人就是後來的唐代宗李豫.

"他不喜歡你姐姐,那他喜歡誰?"李慶安又好奇地問道.

"誰知道呢?"獨孤明珠撇了撇嘴道:"他喜歡誰都沒用,老皇帝讓他娶誰他就得娶誰,就算娶個母夜叉,那也是他的命."

獨孤明珠語氣中對這個廣平王頗為不滿,這也難怪,她姐姐在一年前的曲江詩會上喜歡上了這個小王爺,單相思了一年,可這個廣平王卻似乎不理解姐姐的心思,倒不如嫁給李慶安算了.

想到這,她又偷偷打量了李慶安一眼,暗暗把他和李俶對比了一番,兩人年紀相差不大,李慶安稍年長幾歲,但兩人的氣質卻完全不同,李慶安成熟剛硬,有一種與眾不同的魅力,尤其臉上那條傷疤更使他充滿了男子漢的氣息,給人一種可以依賴的感覺.

而李俶溫文爾雅,容貌清秀,他知書達理,舉手投足間有一種雍容貴氣之感,但這些都是他的面具,誰也不知道他真實的一面.

如果讓獨孤明珠選擇,她甯可讓姐姐嫁給李慶安,至少這個人挺有趣,可姐姐又偏偏喜歡文采斐然的廣平王.

獨孤明珠歎了口氣,她什麼都可以讓姐姐聽她的,唯獨在這種事上她無能為力.

就在這時,一名宦官快步走到李慶安身邊,低聲道:"我家夫人請李將軍去一趟."

"好的!"李慶安站起身,對明珠笑的:"我去去就來."

"奇怪了,楊花花找他做什麼?"獨孤明珠望著李慶安的背影自言自語道.

李慶安從側門出去,隨著宦官穿過幾道門,來到一座大房子前,宦官恭恭敬敬稟報道:"夫人,李將軍來了."


門開了,楊花花嬌笑著從里面走了出來,她今天是壽星,打扮得格外豔麗,穿一件用豔麗蜀錦裁成的宮裙,身上繞著輕紗,逶迤幾丈外,她依然和平常一樣,淡掃峨眉,雖沒有化妝,但她天生麗質,配上雍榮華麗的服飾,更顯得她風姿卓越,有一種神仙玉骨般的楚楚動人.

"七郎,我以為你今天不來呢!"

"三姐過壽,我怎能不來?"

李慶安打量一下楊花花又笑道:"俏麗若三春之桃,清素似九秋之菊,果然是清麗不俗,別有一種美態."

"真的嗎?你別哄我啊!"

楊花花被誇得心花怒放,她微微側身,指著發髻上的一朵翡翠珠花釵媚笑道:"怎麼樣,好看嗎?"

這翡翠珠花釵就是李慶安送她的生日禮物了,她特地插在發上讓李慶安來看.

"我還以為你不喜歡我送的禮物呢!先申明,那一千貫是高翁代我送的,我可沒有那麼多錢."

"我知道的!"

楊花花嗲聲道:"若真是你的錢,我也不會要,只要你人來吃飯,再送我這朵珠花,我就心滿意足了."

"來!你隨我來,我也送你一樣東西."

楊花花媚然一笑,拉著李慶安便走進房中,感受著楊花花那柔若無骨的玉手,李慶安的心忽然怦怦地跳了起來.

外屋空空蕩蕩,擺著幾張木榻,楊花花卻直接把他來進了里屋.

'吱嘎!’楊花花把門一關,神秘地笑道:"你看看,有喜歡的嗎?"

李慶安的目光被吸引住了,這間房內儼如一個兵器陳列室,牆邊豎著幾十件兵器,大多做工考究,顯然都是出自名家之手.

"這是半個月前我收拾倉庫地下室時偶然發現的,估計是原來太平公主的遺留之物,他們說這是太平公主的珍愛,我倒覺得這些破銅爛鐵占地方,准備把它們統統扔掉,不過扔掉又覺得有點可惜,據說它們有的很值錢,我准備把它們賣給聖上,如果你有喜歡的,可盡管拿走."

這時,李慶安走到一副弓前,這是一把幾乎和他一樣高的長弓,通身呈黑色,掛在雪白的牆上,散發著一種淡淡的神秘的光澤.

楊花花在身後有些得意地笑了,她知道李慶安會注意這把弓,她特地請名匠重新修葺調試過.

李慶安摘下這把巨弓,放在手中仔細端量,弓沉甸甸的,弓背通體烏黑油亮,上面畫有宮廷射禮的各種儀式,工筆精美,顯然是出自名家之手,弓背正中刻有兩個白色的篆字,'射金’.

李慶安'撲哧!’笑了出來,這個名字果然很強大.

李慶安摸出一枚玉抉,套在拇指上,左手握弓背,右手輕輕地拉了一下弦,也是七石弓,但勁力比他的百獸弓更加強大,手感極好,他又換成左手拉弓,左右各放幾聲空弦,弦聲嗡嗡作響,李慶安一下子便喜歡上了這把長弓,名字也不錯.

他轉身笑道:"三姐,我就要這把弓."

"這把弓我會派人送到你住處,七郎,你能欣然接受它,我很高興."

楊花花取出一只皮革弓袋,遞給了李慶安,就在李慶安接過弓袋的刹那,楊花花忽然握住了李慶安的手.

"七郎!"

她把兩手搭在他的肩膊上,用深澈,熱情的同時又像探詢般的眼光注視著他,她仿佛在看一件珍寶似地仔細地審視著這個年輕英武的軍官,在她第一次城外遇見他時,她便心動了.她仿佛回到了自己少女時代,心中有了一種羞澀的快樂,令她心醉神迷,她喜歡眼前這個男人,這一刻,她感覺今天所得到最好的一件珍寶都不能和他相比.

就在這時,遠遠傳來鍾聲,這是開宴的時刻到了,楊花花連忙理了理云鬢,給他拋了個媚眼道:"七郎,開宴了,我們得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