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明月出天山 第六十七章 意外收獲
'砰!’地一聲巨響,門被砸開了,大群人沖進了院子里,"兩個小娼婦,快給老娘滾出來!"

楊釗頓時驚慌失措,想掙紮著站起身,卻難以動彈,只得低聲對李慶安急道:"李老弟,快去把門關上!"

李慶安心中疑惑,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楊釗還有仇家找上門來,居然還是個女人,他走下榻,快步前去關門,不料剛走到門口,門'砰!’地被撞開了,兩姐妹仿佛受驚的小鹿一般跑了進來,一左一右躲在李慶安的身後,渾身瑟瑟發抖.

"兩個小娼婦,往哪里逃!"

門口'呼!’地闖進了大群女人,高矮胖瘦,大多是丫鬟仆婦一類,為首是名三十余歲的婦人,繡衣錦服,云鬢整齊,長得頗有幾分姿色,一對白藕似的雪臂上戴滿了金環玉鐲,打扮上應該是個有身份的貴婦,但她眼前的姿態卻和貴婦相差甚遠,她兩腿分開,雙手叉在腰上,身體前傾,仿佛一頭隨時撲上來的母狼,在盛怒之下,她的粉臉有些扭曲了,原本俏麗的臉龐變得猙獰起來.

她一眼看見了坐靠在牆上的楊釗,先是一愣,眼中隨即頓時閃過一抹殺機,嘿嘿冷笑一聲道:"原來楊爺也在這里,這下真是捉奸捉雙了,楊爺,是不是嫌我打擾了你的美事?"

李慶安不知這婦人是誰,竟如此囂張無禮,但見她又認識楊釗,聽她說一聲捉奸捉雙,李慶安心中有些明悟了,他一閃身,躲開了女人怨氣炙烈的氣場,站到一旁,兩姐妹卻不肯松開他的衣服,跟著躲在他的身後.

楊釗慢慢站起身,躬身陪笑道:"娘子,你說哪里去了,什麼捉奸捉雙,好像我在外面做了什麼對不起你的事情."

原來這婦人竟是楊釗的老婆裴柔,雖然理論上妒是七出之一,但這套理論並不符合楊釗的家情,裴柔為他生了四個兒子,楊釗落魄浪蕩之時,又是裴柔一肩挑起了家中的重擔,含辛茹苦把四個兒子拉扯長大,因此在家中地位極高,可謂說一不二,楊釗發達了,花心了,她也可以容忍,但前提必須是她指定的女人,否則家法伺候,楊釗今天被貶為縣令,她並不在意,她在意的是馬夫的私告,楊釗竟然在外面置辦了別宅,還養了兩個千嬌百媚的女人.

裴柔頓時怒火萬丈,楊釗竟然吃了熊心豹子膽了,竟敢在外面養女人?天一擦黑,她便帶著大群仆婦前來捉狐狸精,不料正好將楊釗也堵住了.

她見房中有外人在場,一肚子火氣硬生生憋住了,家丑不可外揚,她眼中冰寒似刀,臉上卻擠出一絲笑容道:"楊爺,聽說你又買了一處宅子,妾身喜不自禁,今晚特來一觀,打擾楊爺了."

說著,她向李慶安強顏一笑,可當她的目光落在李慶安身後兩個狐狸精身上,那一點點勉強地笑意頓時一掃而光,眼中怒火又熾熱起來.

楊釗不想在李慶安面前丟了面子,便用右拳掩口干咳一聲,"嗯!娘子若沒有事情便可以退下了,我和李將軍還要談正事."

如果楊釗知趣一點的話,此時應該向老婆道歉,然後再信誓旦旦說自己絕沒有碰這對姐妹,再把責任推給安祿山,把房產雙手奉上,或許裴柔看在白得一處房產的份上就能饒過他這一次.

可偏偏楊釗死要面子,不想在李慶安面前丟丑,又絲毫不提兩姐妹之事,用命令的口吻讓老婆退下,這就儼如火上澆油,裴柔本來已經燃起的怒火騰地變成了沖天烈焰,她再也不管李慶安在場,一步上前,精准無比地揪住了楊釗的耳朵,這一招經過裴柔千錘百煉,從不失手,楊釗竟被她扯住耳朵拉下榻來.

"哎呦呦!娘子松手!松手!"楊釗痛得直咧嘴.

裴柔將他擰了一個圈,一腳踢在他的**上,頓時傷口崩裂,楊釗痛得捂著**趴在地上嚎叫不止.

"哼!你這個混蛋有出息了,竟然敢在外面養女人!看我回家怎麼收拾你."

裴柔雖然心中恨之入骨,但見血從丈夫的褲子里滲出,她也不好再動手了,一指兩姐妹,對眾仆婦道:"來人,把這兩個狐狸精給我拖走!"

"公子救救我們!"

兩姐妹嚇得面如土色,在身後哀求李慶安,雖然李慶安不想介入別人的家務事,但他見楊釗之妻凶悍異常,知道這對姐妹落在她手中十有**是活不成,他心中對這兩姐妹不由生出一絲憐憫,便一伸手,攔住了沖過來的仆婦,喝道:"且慢!"

李慶安身材高大,一對胳膊又粗又長,身上有一種強悍之氣,幾名健婦見他出手攔住去路,都嚇了一跳,向後退了兩步,眼巴巴地望向夫人.

"這位將軍,這是我楊家的家務事,請你不要插手干涉!"

裴柔斜睨著李慶安,她不知道李慶安的背景,便盡量用一種客氣的口吻道.

李慶安拱手笑道:"夫人,你們的家務事我不管,不過這兩個女子並非你們楊家之人,望夫人手下留情."

李慶安還不知道,這對姐妹不過是安祿山養大用來送人的禮物,沒有什麼人身自由,更沒有什麼身份文契,安祿山送給楊釗,就是楊釗所有,她們不能離開主人,一旦逃離主人被官府抓住,就會被沒為官奴.

在李慶安看來,這對姐妹並非楊釗的妻妾,那裴柔就沒有資格摧殘她倆,裴柔眉毛一揚,剛要發作,地上楊釗忽然忍痛道:"娘子,我給你說過了,這對姐妹不是我的人,她們是李將軍的人,李將軍想買我的別宅安置他們,所以把她們帶來看房子,你千萬不要魯莽."

饒是楊釗反應得快,終于被他找到了一個借口,把兩姐妹推給李慶安,逃過今日之難.

裴柔一怔,她狠狠瞪了楊釗一眼,"你這個殺千刀的,你敢騙老娘?"

楊釗話已出口,也只能硬著頭皮咬到底了,"娘子,我沒有騙你,她們確實是李將軍的人,我怎麼敢在外面私養女人,不信你自己問李將軍."

裴柔遲疑了一下,走上前問李慶安道:"他所說的是真話嗎?這兩個小娘是你的女人?"

"不錯!她倆正是我的女人,所以我不准你碰她們."

李慶安哼了一聲,回頭對兩姐妹道:"阿鳳,阿凰,我們走!"

他推開堵在門口的幾個仆婦,伸手摟過兩姐妹柔嫩的肩膀,大步向門外走去,兩姐妹嚇得戰戰兢兢,像兩只小雞似的躲在李慶安胳膊下,拉著他的衣服,一腳深一腳淺地離開了房間.

楊釗躺在地上心中大恨,眼睜睜地望著李慶安把她倆摟走,可他老婆又如雌老虎一般虎視眈眈在旁,使他有口難言.

裴柔見兩個女人走了,心中怨恨稍緩,便背著手在房間里打量了一圈,笑道:"這房子不錯嘛!房契在哪里?你快把它給我."

........

李慶安帶兩姐妹離開了楊釗的別宅,兩姐妹在長安無親無故,無處可去,李慶安只得租一輛馬車,帶著她們先返回住處,住處很安靜,沒有聽見荔非元禮那破鑼般的嗓子,使他微微松了口氣,估計那家伙去喝酒還沒有回來.

可就在這時,院子里忽然出現一個纖細的身影.

"將軍!"

李慶安一怔,他認出來了,是跟在高霧身邊的夏小蓮,"小蓮,你怎麼在這里?"

夏小蓮慢慢走上前,她看了一眼李慶安身後的兩個小娘,對他施一禮道:"李將軍,霧姑娘下午已經回安西了."

高霧突然走了,令李慶安有點驚訝,"為什麼?"

"霧姑娘這次進京是接母親和姐姐去安西,本來是三天後才走,但今天上午她母親接到了安西的信,便改變主意了,要連夜走,臨走前霧姑娘來找過你兩次,你都不在,她便留一封信給你."

她遞上了一封信,李慶安拆開了信,上面是高霧那線條粗硬的筆跡:'七郎,父親染病,不得已提前趕回安西,但放心不下你,特給你立以下規矩,回安西之前必須遵循.

第一條,不准去青樓,也不准將青樓女子帶回住處.

第二條,不准久盯著女人看.

第三條,不准去相親,什麼明珠明月,一概與你無關.

第四條,不准私納小妾,不准仗義救女為名,把女人帶回家中.

第五條,.....’

林林總總,足足有三十幾條,看得李慶安目瞪口呆,半晌,他將信收起來,問夏小蓮道:"那你怎麼不跟霧娘一起回安西?"

夏小蓮捏著衣角,有些扭捏地道:"霧姑娘說,李將軍一個人無人照顧,便讓我留下來照顧將軍的起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