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明月出天山 第六十六章 縣令楊釗
"李將軍,你替我給高翁說了嗎?"終于見到李慶安出來,楊釗急不可耐地爬下馬車……

"楊兄,真是抱歉,我也沒能見到高翁,剛才出來的時候,聽說他已經休息了."

'休息了!’楊釗向後退了一步,他已經等了近一個時辰,卻得到這麼個結果,心中失望到了極點,他想知道聖上為什麼要貶自己,可是貴妃娘娘不肯見他,現在連高力士也不肯見他......

"多謝李將軍了."

楊釗歎了口氣,心中異常沮喪,他慢慢地走回馬車,這時李慶安忽然笑道:"楊兄,我倒認為聖上貶你為縣令其實是以退為進,未必是壞事."

楊釗停住了腳步,他回頭驚訝看了李慶安一眼,有些結結巴巴地問道:"你.....說什麼?"

李慶安微微一笑道:"我聽說楊兄是為了替楊慎衿說話才被貶,如果楊兄只是地方小吏,越級上書觸怒了聖上,或許被貶是正常,可楊兄是堂堂的禦史中丞,豈能因言而獲罪?楊兄不覺得蹊蹺嗎?"

其實楊釗本人也覺得自己被貶得有些不合情理,這才多大一點事情,就把自己的官職一抹光,想雖這樣想,他自己也拿不定主意,便來找高力士摸摸底,沒想到高力士沒見著,李慶安倒是旁觀者清,一句話點醒了他.

他連忙上前對李慶安躬身施禮道:"多謝李將軍提醒,不知李將軍今晚是否有空,我願請李將軍喝酒."

李慶安對這個後來的楊國忠也頗有興趣,便欣然點頭笑道:"楊兄請客,我怎麼能推辭,那就打擾了."

楊釗大喜,連忙道:"我身上有傷,在外面喝酒不便,我前幾天正好得了一處別宅,不如請李將軍到我的別宅去喝酒."

"去哪里都行,楊兄請!"

"請!"

楊釗爬上馬車,吩咐了一聲,馬車便向他的別宅駛去.

楊釗的別宅便是兩天前安祿山送他的那處宅子了,位于延壽坊,是一座有二十幾間房子的中等宅院,由一對老夫妻負責打理,楊釗只來接受宅子那晚在門口看了看,他的老婆管束他極嚴,從得了孿生姐妹後還沒有機會過來享受一番,今天也是初次過來.

"不錯!不錯!"

楊釗背手在別宅里逛了一圈,對他的別宅深感滿意,這時,孿生姐妹風花和雪月仿佛一對蝴蝶似的飛來,向楊釗施禮道:"老爺,你來了."

她們姐妹在權貴的眼里不過是一件物品罷了,既然已經被安祿山送給了楊釗,便不能像在安祿山府中那樣隨意,得表現出主仆的關系,這對美貌豔麗的孿生姐妹也是楊釗心愛之物,本來他是計劃今天下午溜來好好品嘗美人,不料下午卻倒了大黴,被李隆基狠打一頓,可就算是這樣,他也心癢難耐了,也不管腿上有傷,今晚他決定就住在別宅,要慢慢品嘗這對罕見的孿生姐妹.

他呵呵一笑,正要伸手去摟抱她倆,不料用力過大,一下子扯動了腿上的傷勢,一陣鑽心地疼痛使禁不住地呲牙咧嘴,"哎呦!"他疼得叫出聲來.

"老爺!你怎麼了?"

兩姐妹連忙上前扶住楊釗,楊釗擺擺手道:"我沒事,你們去置辦點酒菜,我要和李將軍好好喝上一杯."

"老爺請屋里坐,我們這就去准備."


兩人把楊釗扶進屋,伺候他半躺著坐下,又給他們上了茶,便起身去准備酒菜了.

"李將軍,你覺得這對尤物如何?"楊釗半躺在坐榻上,眯著眼對李慶安道.

李慶安點點頭笑道:"楊兄真是好福氣,這對玉人果然很罕見,我也是頭一次看見."

"羨慕吧!"楊釗得意地笑道:"她們不僅長得漂亮,而且風騷媚骨,我也是剛到手,還沒有來得及品嘗她們的滋味,今晚我要兩個姐妹一起品嘗,呵呵!想想都讓人興奮啊!"

不料他一笑,臉上的肌肉便扯動到了腿上傷,又是一陣鑽心的疼痛,腿上的傷便如一盆冷水向他迎面潑來,這樣子,他怎麼可能享受那對姐妹.

"他娘的....這幫混蛋侍衛下手真狠!"楊釗痛得連話都說不清楚了.

李慶安微微笑道:"楊兄,我相信你這頓打不會白挨,聖上也就是做個姿態,最多兩個月,甚至還不用,你就會高升,到時楊兄還要關照小弟才是."

楊釗精神一振,向李慶安身邊湊了湊,"你這話有什麼依據嗎?"

"這還用問嗎?我來問你,楊兄是為何事被責打?"

楊釗歎了一口氣道:"其實不過是一件小事,我不過是替楊慎衿說了幾句情罷了."

"那楊慎衿的結果如何了,是被抄家還是流放了?"

李慶安說完這句話也不由一怔,不對呀!他曾看過一本描寫安史之亂的小說,說天寶六年底楊慎衿三兄弟都被處死了,而且楊釗也參與了對楊慎衿的迫害,怎麼今天看到的情況卻截然不同,楊慎衿沒有任何事情,楊釗替他辯護被貶,居然做了縣令,曆史的大船似乎走上了岔道,不知是在哪一個節點上出了問題.

李慶安陷入了沉思,楊釗卻聽懂了他的意思,對啊!楊慎衿沒有任何事情,那就說明自己勸諫起作用了,既然聖上接受了他的意見,哪又為什麼把自己貶為縣令,莫非真是像李慶安說的,以退為進嗎?

楊釗也是個極聰明的人,他是當事者迷,一時沒有看透李隆基的用意,經李慶安一點撥,他忽然豁然開朗,聖上其實是在保護他呢!防止他被李林甫迫害.

想通了這一點,他重重一拍腦門,拱手謝李慶安道:"李老弟真是及時雨啊!楊釗萬分感激."

"楊兄不必客氣了,咱們之間雖然認識不久,但有這個緣分,楊兄說對吧!"李慶安喝了一口茶笑道.

"對極!"楊釗撫掌大笑,"咱們有這個緣分."

臉上雖笑得歡,楊釗心中卻暗暗思忖道:"莫非這小子也是看中了老子的一對美人姐妹不成?今晚想分一個去?這可萬萬不行!"

就在這時,屋外忽然隱隱傳來一陣怒罵聲,緊接著有人在重重地踢門.

"砸門!給老娘把門砸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