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明月出天山 第六十五章 高府練球
成為李林甫手中的一枚棋子,李慶安感覺很不爽,他見時辰已經不早,便回住處取了球具,向高力士的府中匆匆而去,十二月的天黑得很早,抵達高力士的府時,天已經黑盡了.

府門前冷冷清清,遠遠地只見台階前停著一輛馬車,車門開著,馬車內坐著一人,是名三十余歲的男子,李慶安路過他身邊時瞥了他一眼,此人濃眉重眼,長得倒是一表人才,估計是某個想托高力士人情的官員.

他快步走上台階,從腰間取出了玉牌,這是進入高力士府中的憑據,這時,後面那人忽然喊道:"李將軍,請稍等!"

李慶安回頭看了看他,笑道:"閣下是......"

那人一瘸一拐走下馬車,躬身施禮道:"在下萬年縣令楊釗,請李將軍給我帶個口信給高翁,我想求見他."

'楊釗?’李慶安愣了一下,楊釗不就是後來的楊國忠嗎?他不是一進長安就憑借裙帶關系步步高升嗎?幾時做過什麼萬年縣令?這是怎麼回事,這和曆史上的記載完全不同啊!

"李將軍,就拜托你了!"楊釗無比誠懇地向他施了一禮.

"呵呵!楊縣令客氣,稍等,我這就去給你帶信."

李慶安取出玉牌給門房晃了一下,便大步走進了高力士的府中,看得楊釗無比羨慕,自己幾時才能也有這麼個玉牌呢?

李慶安嘴上雖然答應,卻並沒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高力士怎麼可能不知道楊釗來了,連他都不肯見,自己又多什麼嘴.

不過領他去見高力士的管家卻替他解開心中的疑惑.

"哎!這個楊中丞,好好的禦史中丞不當,偏偏要去替楊慎衿說話,挨了三十棍不說,還被皇上降了職,現在可好,堂堂的禦史中丞居然變成了一介縣令,連我家老爺也不好見他了."

"哦?楊慎衿出什麼事了?"

"據說禦史王中丞彈劾他私藏妖人讖書,不過這件事被楊釗一攪和,居然不了了之."

李慶安忽然有一點明悟,莫非......

這時,他們走到了球場,球場上正在夜訓,***全滅,十幾名馬球手在三十步外練習擊球,看台上,高力士穿著一身寬大的袍子坐在一只胡凳上看球,管家上前稟報道:"老爺,李將軍來了."

李慶安上前一步,對高力士躬身施禮道:"卑職參見高翁!"

高力士擺擺手,溫和地笑道:"七郎,在我家里就不用這麼拘束了,來!坐在我身旁."

一名侍女也搬來一只胡凳,胡凳類似于今天的馬紮,由幾根木棍支成,李慶安坐了下來笑道:"好像他們進步很快!三十步外都能進球了."

"這多虧你啊!若不是那天晚上你的建議,我的球隊今年依然要靠人情獲得名次."

高力士微微感歎一聲,又笑著問李慶安道:"你們這幾天練球我聽說很不錯,怎麼樣?今年安西軍有信心奪冠嗎?"

"大家當然都想奪冠,不過變數很多,誰也不知最後會變成什麼樣子."

高力士點點頭,望著天上飄來的一片烏云徐徐道:"你說得不錯,誰又知道明天會怎麼樣呢?把每一天過好才是最重要之事,哎!不提這些令人心情沉重的事情."

他看了一眼李慶安又笑道:"我聽說獨孤適有意招你為上門女婿,有這件事嗎?"


李慶安聳聳肩膀笑道:"就是那天大朝結束,他請我去府中喝酒,我想自己被封為千牛衛中郎將,千牛衛大將軍有請,怎能不去?我便去了,不料竟是讓我去相親,著實令人尷尬,好在他的孫女也看不上我,這件事才不了了之."

"呵呵!那就是獨孤明月看走眼了,她不選你為夫婿,將來肯定會後悔."

不知為什麼,和高力士聊天李慶安感到十分親切,這和與李林甫的談話完全不同,和李林甫談話,他的心始終揪成一團,最後還是得了一個未知的任務,而和高力士談話就沒有這種揪心的感覺,精神很放松,就仿佛和一個朋友在隨意聊天.

"高翁實在是過獎了,那個獨孤明月長的很漂亮,我估計她肯定會嫁個不錯的夫婿."

"那倒未必,說不定她會作為大唐公主去和親,最近甯遠國的王子前來求親,皇上就考慮讓她去替大唐和親."

"那結果呢?"李慶安有點緊張地問道.

高力士看了他一眼,呵呵笑道:"七郎,看你緊張的樣子,你還是對她有點意思嘛!不過你放心,她姐姐兩年前已經和過一次親了,所以最後皇上沒有選她,而是選了別人."

李慶安一顆心悄悄放下,卻笑道:"我怎麼會對她有意思,不過是見一面而已,對了,高翁,我明晚可能不能來,正好有個朋友喬遷新居,她請我去吃飯."

"呵呵!是楊三姐請你吧!我也要去."高力士笑道.

李慶安有些愣住了,他見高力士也取出一張請帖,和自己那張一模一樣,巴蜀楊氏恭請高翁.....

'這是怎麼回事?這個巴蜀楊氏是誰?該不會是.....’

高力士微微笑道:"楊三姐就是貴妃娘娘的三姐,她叫楊花花,你們第一天在城外遇到的就是她,她也是第一次進京."

"虢國夫人!"李慶安脫口而出.

"你說什麼?"高力士有些驚訝地看了看他,笑著搖搖頭道:"七郎,你想到哪里去了,楊三姐將來或許會封國夫人,但現在不是,更不是你說的什麼虢國夫人."

李慶安知道自己說露嘴了,他連忙掩飾道:"我沒有說什麼虢國夫人,我是說她會不會是什麼國夫人?"

"現在不是,將來可能就是了."

高力士也沒有太在意,他忽然打了寒戰,便對李慶安笑道:"人老了就抗不住寒冷了,你去和他們練球吧!我就回屋去了."

"好的,高翁不用管我,我自己會和他們一起練球."

........

這場夜球,李慶安足足練了大半個時辰才告以結束,他收拾一下東西去向高力士告辭,卻得知高力士已經休息了.

"李將軍,老爺吩咐過了,今晚李將軍可住在府中."

"多謝管家好意,只是明天天不亮我們就要開始練球,住在這里不太方便,我還是回去吧!"

盡管管家極力挽留,李慶安還是婉拒管家的好意,堅持要返回住處,他剛走出了高力士的府門,卻發現楊釗竟然還在府門外沒有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