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明月出天山 第六十二章 安楊之交
一行人來到了楊慎衿的別宅,馬車停了下來,楊慎衿對李慶安客氣地道:"我的別院頗大,不如李將軍也住下來吧!"

李慶安微微欠身一笑,"多謝楊侍郎好意,我有個朋友就住在附近,幾年不見,今天正好去拜訪,下次再來打擾楊侍郎吧!"

李慶安向他拱拱手,又深深地向楊夫人行了一禮,便回頭對荔非元禮一招手道:"老荔,我們走吧!"

"楊侍郎,我們後會有期!"兩人一前一後,縱馬向黑暗中駛去,身影漸漸消失了.

見兩人走遠了,楊慎衿這才低聲埋怨妻子道:"你對他說那些做什麼?"

楊夫人歎了口氣道:"舞衣太可憐了,我很想幫助她."

"幫助她也不用找這個李慶安啊!"

楊慎衿望著李慶安消失的方向,他不屑哼了一聲道:"此人不識好歹,不過是一介武夫而已,他會有什麼能力?"

他又回頭對妻子道:"以後你也不要再在人前提舞衣之事了,我可不想因此得罪了崔家,知道嗎?"

楊夫人不敢反駁丈夫,只得暗暗歎了口氣,把車簾放下了,這時,別府的門開了,從里面走出來一個帶發修行的行者,此人便是楊慎衿深為信任的僧人史敬忠,史敬忠上前向楊慎衿合掌施禮笑道:"阿彌陀佛,我正想明天去找侍郎,侍郎卻來了."

楊慎衿大喜,"莫非史大師已經悟出第五幅圖了?"

史敬忠點點頭笑道:"悟出來了,侍郎請進屋吧!今晚我好好講給你聽."

隨從們簇擁著馬車進了別府,遠遠聽見史敬忠在院中笑道:"李淳風真是天人,百年前便能預知後事,貧道對他佩服之極."

"史大師能看出他的讖語,也是不簡單啊!"

........

別府的大門關上了,這時大門對面的大樹上忽然動了一下,上面竟隱藏著一個黑影,不知過了多久,楊慎衿別府的門開了一條縫,從里面閃出一人,他將一件東西遠遠扔到樹下,又關上了門,大樹上的黑影縱身而下,拾起地上的東西便迅速消失在夜色之中.

.........

就在李慶安在梨園別院聽曲的同時,一輛馬車在十幾名隨從的護衛下駛進了親仁坊,在安祿山的府宅前停了下來,楊釗興致勃勃地從馬車上下來,對門房一揮手道:"快去通報你們安大帥,就說楊釗依約來訪."

很快,安祿山聞訊迎了出來,老遠便拱手大笑道:"我正說楊中丞怎麼還不來,正要派人去請你呢!"

楊釗也拱手回禮道:"出門時府上正好有點事,耽誤了,大將軍莫怪."


"呵呵!良宵苦短,我們就不寒暄了,楊中丞快請進府."

安祿山的府邸占地極大,院落層層疊疊,一眼望不到邊,他妻妾眾多,家中家仆侍女有數百人,還養有不少奇人異士,這些人都深藏在他的府中.

安祿山將楊釗請進了書房,又命人上了一桌豐富的酒菜,金盆玉碗,珍饈百味,又拿來二十年的碎葉葡萄酒,兩人分賓主坐了下來.

喝了幾杯酒,楊釗便關切問道:"大將軍,聽說令郎傷勢有些惡化,現在可好點了?"

"已經請名醫診治了,說沒有一年的時間,很難恢複過來,哎!本來是興沖沖進京參加馬球比賽,卻沒想到遭遇這樁禍事."

安祿山長長歎了口氣,神情黯然地搖了搖頭.

"這件事也怪皇上太寵安西軍,居然連小兵也能上含元殿受賞,說起來真是讓天下人恥笑."

楊釗把酒杯往桌上重重一頓,忿忿道:"這件事安大帥就這麼算了嗎?我是指安西軍那幫膽大妄為之人."

安祿山沒有說話,他有點不明白楊釗為什麼會說這話,難道是試探自己嗎?楊釗既然能做到禦史中丞,應該知道現在決不能再去招惹安西軍,難道他連這最起碼的常識也不懂嗎?

安祿山見楊釗一臉的義憤,不像是假裝,他不由眼珠一轉,便笑道:"咱們不談這些不愉快的事情,聊聊***."

他含笑一拍掌,立刻鼓樂聲響起,琴師在外屋奏響了胡樂,隨著一聲激烈的鼓點聲,只見從側門出來了兩名千嬌百媚的女子,肌膚如雪,美貌妖治,更令人驚訝的是,兩人竟是長得一模一樣.

她們身材高挑輕盈,身著輕紗長裙,在明亮的燈光下,紗裙內再無寸縷,可以清晰地看見她們豐滿柔嫩的**,隨著激烈的鼓點,她們跳起了胡旋舞,裙擺飛揚,露出了兩對修長潔白的**,從楊釗的角度,甚至可以看見她們飽滿圓潤的**.

楊釗目光緊緊隨著她們身體的旋轉而轉動,不知不覺張大了嘴巴,口水順著他的嘴角流下,她們每一個舞姿都在強烈地誘惑著他......

安祿山慢慢悠悠地喝著酒,不打擾楊釗的欣賞,良久,他輕輕咳嗽了一聲,樂聲停止,兩個美嬌娘停止了舞蹈,安祿山笑呵呵道:"你們還不快給楊中丞倒酒!"

兩名女子立刻一左一右依偎在楊釗身邊,一人提壺,一人端杯.

"楊中丞,你喝酒."

女子嬌滴滴地將酒杯端給楊釗,楊釗連忙接過酒杯,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在她們身上嗅了一下,迷醉地說道:"酒香人更香,好,我喝!我喝!"

他端起酒杯一飲而盡,安祿山微微笑道:"這對孿生姐妹是我在幽州買到的,從小養在府中,姐姐叫風花,妹妹叫雪月,你不妨猜猜,誰是姐姐,誰是妹妹."

"我來猜猜看."

楊釗摟住她們香肩,興致勃勃地仔細打量了片刻,一名女子在懷中扭了扭嬌軀,撒嬌道:"楊郎,先猜我嘛!"


楊釗伸手捏了她臉蛋一把,曖昧地笑道:"我猜你是姐姐."

"猜錯了,人家是妹妹."

另一名女子拎起酒壺嬌笑道:"不行,猜錯了就要罰酒三杯."

一對孿生姐妹一個倒酒,一個撒嬌,楊釗心情暢快到了極點,連聲笑道:"好!好!我認罰,認罰!"

楊釗心花怒放,接過酒杯便一飲而盡,連喝三杯,他摟住兩個女人的腰,對安祿山羨慕地道:"大將軍真是好福氣啊!有如此標致的一對美嬌娘相伴,我若得一人,少活二十年也心甘情願了."

"楊中丞若喜歡,她們二人就送你了."

"那怎麼好意思,君子不奪他人所好."楊釗假惺惺地推辭.

安祿山一擺手,笑道:"妻子似衣服,兄弟如手足,我送一件衣服給自己兄弟,又有什麼關系?這對姐妹可是完璧無暇,連我自己都舍不得用,楊中丞,也只有你我才會送啊!"

楊釗大喜,這對姐妹居然還是完璧無暇,他連忙起身謝道:"多謝大將軍美意,楊釗銘刻于心."

安祿山呵呵一笑,他隨即拉了旁邊一根線,管家走了進來,躬身道:"老爺請吩咐!"

安祿山吩咐他道:"去把她倆的東西收拾一下,送到楊中丞府上去."

"是!"管家下去了.

楊釗一陣口干心顫,今晚自己就可以享受這對尤物了,但他又有點發愁,這兩個女子他可不能帶回府,他老婆裴柔可是出了名的凶悍.

"大將軍,要不今晚我就住在你府上."

"楊中丞,如果是在范陽,你在我府上住幾年都沒問題,可這里是長安,我們還是慎重點好,當心有心人啊!"

"只是....."楊釗著實懼怕老婆,可是這種事又不能說出來.

安祿山仿佛知道楊釗的擔心,他眯著眼笑道:"楊中丞放心,我送你一座別宅,讓她們二人住在宅內,你隨時可以去享用,如何?"

楊釗大喜,起身深施一禮道:"楊釗多謝大將軍美意了."

安祿山不由暗暗冷笑一聲,他已經看清楚了,這個楊釗不過有點小聰明,討得皇上喜歡,他用兩個女人試探楊釗,立刻便原形畢露,而且皇上曾下過旨意,嚴禁朝廷官員置別宅婦,他居然想都不想便欣然接受,此人好對付.

想到這里,安祿山又輕輕一拍掌,外間樂曲再次響起,孿生姐妹也不再跳舞,妹妹依偎在楊釗懷中,給他夾菜斟酒,姐姐則跪在他身後,輕輕地給他捶打肩膀.


楊釗喝酒吃菜,享受美人的服侍,這時,他見安祿山眼中露出憂色,便端起酒杯笑道:"大將軍為何惆悵?"

"我在憂心犬子的傷勢."

安祿山歎了口氣道:"其實犬子斷腿倒好治,關鍵是我帶他給李相國謝罪時,在雪地里的時間太久,寒氣侵入內腑,導致傷勢惡化了."

安祿山不知不覺地將話題扯到了李林甫的身上,提到李林甫,楊釗眼中迅速閃過一絲嫉恨之色,但他還不敢抨擊李林甫,便安慰安祿山道:"大將軍放心吧!相國年事已高,皇上曾給貴妃說過,他相國已做不了幾年了."

楊釗忽然發現自己說露嘴了,連忙干笑一聲道:"我也只是聽說,不能當真."

安祿山大喜,這個楊釗果然愚蠢,這麼重要的事情居然不假思索的說出來了,他心中有底了,便笑道:"楊中丞,我倒覺得皇上是在通過貴妃娘娘暗示楊中丞,將來相國之位,非楊中丞莫屬."

"楊郎,喝一杯酒嘛!"妹妹雪月伸出纖纖玉手把一杯酒送到楊釗唇邊.

"小娘子,你還真會體貼人."楊釗眯眼笑著在她粉嫩的臉蛋上捏了一把,也不接杯子,伸長脖子,讓她喂了自己一杯酒.

楊釗咂嘴品了品,立刻眉飛色舞道:"唔!不錯,美人喂的酒格外醇美."

他這才對安祿山笑道:"我才進京入仕一年,哪里敢想相國之位,大將軍太會開玩笑了."

"這倒未必!"安祿山一本正經道:"想我安祿山也不過是小商人出身,十幾年前還在邊關販賣私貨,當時誰又會想得到,我現在竟然是兩鎮節度使,驃騎大將軍?楊中丞精明能干,年富力強,深受皇上器重,又是貴妃兄長,可謂前途無量,怎麼沒有宰相之福,關鍵是事在人為."

安祿山一句事在人為,重重地敲在楊釗的心中,他無心再享受美人,沉思起來,他一年前還是巴蜀未入流的小官,只一年時間便一躍當上了禦史中丞,同時兼任京兆少尹等十幾個官職,這種得來全不費工夫的升職使他野心迅速膨脹了,他一方面依附李林甫,甘當他的鷹犬,積極參與了杜有鄰案,彈劾北海李邕,但另一方面又千方百計想取而代之,不過他也自知力量尚弱,現在他還不是李林甫的對手.

沉默良久,他輕輕歎了口氣道:"蜻蜓撼樹,談何容易啊!"

此時安祿已經完全摸透了楊釗,他冷冷一笑道:"蜻蜓撼大樹當然不行,如果是壯牛頂朽木,又如何?"

楊釗聽出了安祿山話中有話,他連忙道:"大將軍不妨明說."

"也罷,我們既有緣一起飲酒,又有美人之情,可謂有了兄弟之誼,我就明說了,楊中丞其實並不弱,內有貴妃倚靠,外有我為支援,哪里是什麼蜻蜓,分明就是頭壯牛,可現在就算是頭壯牛也未必能撼動他這棵大樹,所以我們就要想辦法讓這個大樹變成朽木."

楊釗已經被安祿山牽住了,他沉吟一下便道:"怎麼才能讓大樹變成朽木呢?"

安祿山擺了擺手,對兩姐妹道:"你們下去吧!等會兒會有人送你們去別宅,以後你們就是楊中丞的人了,要好好伺候."

"是!"兩姐妹站起身,有些念念不舍地望了安祿山一眼,慢慢退下去了,此時房間里只剩下安祿山和楊釗兩人,安祿山向前湊了湊,壓低聲音道:"現在就有一個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