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明月出天山 第六十一章 琴仙身世
十幾名家人護衛著一輛馬車疾奔而至,但迎接他們的,依然是冷冰冰的坊門,不過馬車並沒有停留,只聽旁邊一個騎馬的人急道:"速調頭出春明門!"

馬車再次調頭向西而去,可行了十幾步,馬車忽然停了下來,一名家人飛馬趕來,對李慶安一施禮道:"我家老爺有問,將軍可是安西李慶安?"

李慶安拱手笑道:"我正是!"

"我家老爺請將軍前去一敘……"

李慶安遠遠望了一眼馬車道:"你家老爺何人?"

"我家老爺是戶部楊侍郎."

原來是戶部侍郎楊慎衿,猶豫了一下,李慶安還是點頭笑道:"那好,請你帶我去見你家老爺."

這幾天戶部侍郎楊慎矜的心情著實不錯,他剛剛聽到消息,工部尚書陸景融在昨晚病逝了,這就意味著工部尚書的位子正式騰空出來,而且他還聽到一個傳聞,皇上將提升他為工部尚書,列班入相,盡管這只是個傳聞,但還是令他激動不已.

楊慎矜是前朝隋煬帝的玄孫,名門世家,才華橫溢,而且他又長得豐姿俊秀,因此深得李隆基青睞,仕途一路順風,再加上他投靠李林甫,在韋堅案,杜有鄰案中不遺余力,成為了李林甫黨羽中的骨干,一直做到了戶部侍郎.

但自從半年前,他遇到一名僧人史敬忠後,他便漸漸有了脫離相國黨之心,史敬忠勸他:狡兔死,走狗烹,李林甫不過是皇上一只狗而已,遲早是刀下之鬼,跟著他又能有幾日富貴?

楊慎矜深以為然,便漸漸疏遠了李林甫,不料他這一疏遠,反而更受皇上的器重,屢得封賞,最近更是有再上一層樓之勢,他這才明白了史敬忠的深意.

今天他攜夫人去梨園別院聽琴,不料回來晚了一點,坊門竟然關了,無奈,他只得去城外自己的別院住一晚了,這也是長安的一貫規矩,城門比坊門晚一刻關,就是為了讓大街上無法回家的人去城外過夜,剛才在坊門他認出了李慶安,見他似乎不太懂這其中的訣竅,便有心幫他一次.

這時,李慶安上前對楊慎矜拱手施禮笑道:"同是天涯淪落人,楊侍郎,我們有緣啊!"

雖然楊慎矜手握天下財權,但從品階上講,他的戶部侍郎和李慶安的千牛衛中郎將同是正四品下階,而且李慶安授開國伯,還比他高上半級,不過武人的品階素來被文官們看不起,原因很簡單,他們大多沒有資曆,僅憑一兩次戰功便一就而上,不像文官需要經丞尉,入台省,經年累月的苦熬資曆才得.

楊慎矜是文雅之人,盡管他心中也看不起武人,但臉上卻不會表露出來,他微微一笑道:"想不到李將軍也有好文采,'同是天涯淪落人’,這句話說得好."

李慶安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竟隨口引用了白居易的詩,他呵呵笑道:"無心之言便讓侍郎誇贊,慚愧了,現在坊門已關,不知侍郎今晚去哪里過夜?"

楊慎矜指了指馬車笑道:"我攜夫人聽琴而歸,不料坊門關了,所以打算去城外別院,我看李將軍似乎不知其中的規矩,再晚片刻,城門也關了,到時李將軍真的就無處可去了."

"啊!多謝楊侍郎提醒,我還真不知道."

楊慎矜擺擺手又笑道:"時辰已不多,不如我們一同出城如何?"

"那好,楊侍郎請!"

馬車啟動,十幾人跟隨馬車一起,向春明門疾駛而去.

........

"原來侍郎今晚也在梨園別院聽琴,真是巧了,我也在那里."

"哦?我在紫云軒,不知李將軍在哪個堂?"


"我在松鶴堂,就在楊侍郎的隔壁."

出城後,兩人一路聊天,竟發現今晚都在聽琴,而僅相隔一堵牆,兩人不由一起哈哈大笑起來.

有了共同語言,兩人的關系漸漸變得融洽起來,李慶安忽然想起楊慎衿和李林甫關系曾經很好,或許會知道一點琴仙的事情,便笑著問道:"琴仙姿容和琴藝讓我無比仰慕,楊侍郎可知她的真名?"

"呵呵!長安仰慕她的人數不勝數,想不到李將軍也是其中之一啊!"

這時,馬車的車簾拉開了,露出了楊慎衿妻子俏麗的臉龐,她笑道:"李將軍,琴仙姑娘可是最崇拜英雄,說不定和李將軍真有這個緣分."

"夫人好像很了解她的情況."

"我當然了解."

李慶安大喜,連忙拱手道:"夫人能否告訴我她的真名?"

"看來李將軍是很喜歡她啊!"

楊夫人輕輕一歎道:"人人都只看到她絕世姿容和高超的琴藝,可誰又知道她其實是個非常可憐的姑娘,李將軍,你知道琴仙為什麼會在梨園別院彈琴嗎?"

"我不知."

"因為她的母親二十年前就是長安最有名琴娘,她母親曾在梨園別院度過了十八年,在那里處處有她的影子,琴仙在梨園別院彈琴其實是在寄托對母親的思念."

楊夫人歎了一口氣又道:"二十年前,楚國公姜皎的兒子姜衡和長安最有名的琴娘雪兒相戀,他不顧家人的反對,毅然娶她為妻,一年後雪兒生下一女,取名舞衣,楚家也正式承認了雪兒的兒媳身份,舞衣天資聰穎,尤其酷愛彈琴,深得母親的琴藝,十歲時在楚國公的壽宴上,她一曲驚人,被譽為楚門才女,而就在這一年,楚家遭到了不幸,楚國公獲罪自盡,家人被流放嶺南,舞衣的父母在嶺南半年後便雙雙染病去世了,留下舞衣孤苦一人,她才十歲,便寄住在舅父李相國的府中,至今已經整整九年."

"楊夫人,那舞衣沒有出嫁嗎?"李慶安低聲問道.

"這又是舞衣的第二個不幸,她從小就許給了尚書右丞崔翹之子崔明,兩年前,崔家要正式迎娶她入門,眼看她將有了新的生活,可就在即將成婚的前兩天,崔明忽然得急病死了,舞衣便成了望門寡,可憐她今年才十九歲啊!她以後的漫漫歲月該怎麼過?"

"那她可以改嫁呀!而且她也並沒有真嫁給那個男人."

"改嫁?"楊夫人輕輕哼了一聲,"哪是那麼容易改嫁的,崔家不肯解除婚書,她一輩子就不能改嫁,崔家是名門望族,為了維護家族的名聲,堅決不准她改嫁,而她只是孤苦伶仃的弱女子,父母雙亡,誰又肯替她說話?"

"李相國呢?李相國不是她舅父嗎?難道崔家這點面子都不給嗎?"

"舞衣的不幸,並不因為她有個相國舅父就可以改變,李將軍,你知道李相國有多少子女嗎?他有子二十五人,有女二十五歲,妻妾數百,這麼龐大的家族,你以為李相國會想到一個遠房外甥女嗎?再加之他公務繁重,家中事務他幾乎從不過問,哎!舞衣十歲便寄人籬下,受盡了李家的白眼和排擠,李家兒女更是屢屢當面辱罵她為克門星,若不是李相國的姐姐可憐她,舞衣早就被李家人趕出家門了,她只有把全部的哀傷都寄托在琴音之上,每年只有上元,中元和臘日被獲准出門,她便來到母親出生,長大的梨園別院,用琴聲來寄托對母親的哀思,卻沒想到,她竟由此得到了琴仙的美譽."

楊夫人的心中對舞衣充滿了同情,她歎息一聲對李慶安道:"李將軍,我之所以告訴你這些,是因為舞衣給我說過,她最敬佩萬里戍邊的安西將士,她說,她一生最大的願望,就是能去安西廣袤無垠的草原上,像小鳥一樣地自由飛翔,李將軍,我也希望你能和她有這個緣分,幫助她實現夢想."

聽完楊夫人的述說,李慶安心中無限感慨,他現在才知道,原來琴仙真名叫做舞衣,原來她的身世竟是如此淒涼.

"楊夫人,多謝你的信任,我一定會盡力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