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明月出天山 第六十章 別院聽琴(下)
《子夜》結束了,下面要休息一刻鍾,外面夜涼風寒,琴客們都紛紛湧進了廳堂里,三五成群地小聲議論著.

今天是臘日,是大唐一個重要的節日,來參加樂會的男男女女們也打扮得格外漂亮,尤其紫云軒的貴賓堂中,許多名門貴婦更是施朱傅粉,冶容豔佚,她們身披羅,紗等絲織品,輕盈剔透,展示身材之美,一花冠,一巾帔皆值萬錢,這其中最引人矚目的便是戶部侍郎楊慎衿的妻子,她裙拖六幅湘江水,披一襲長達三丈的龍綃紗衣,環繞于身,重不過二三兩,不盈一握.

即使在松鶴堂,明月堂這樣的普通廳堂,年輕的女子們也是錦繡如云,珠翠耀眼,而男人們大多身著圓領袍衫,腰系革帶,頭上或戴軟腳幞頭,或戴高筒紗帽,個個彬彬有禮.

臘夜喝粥,這一直是臘日的傳統,樂館也不能免俗,這時,兩名仆役挑著大木桶而入,木桶上熱氣騰騰,這是樂館特地熬制的五寶七珍粥,供大家宵夜,後面則跟著抬碗筷的仆役.

眾人興致勃勃,紛紛上前取碗舀粥,李慶安取一碗,坐在一旁慢慢地喝著.

荔非元禮則在一個角落里和幾名士子比賽擲壺,擲壺就是用箭投入幾丈外的一個瓶子中,又叫文射.

在安西這種游戲非常流行,作為安西第一箭,李慶安也是此中的高手,只是安西軍更注重實際騎射,沒人把這種擲壺當真.

李慶安對擲壺沒有興趣,他在聽幾個年輕士子談論著即將出場的琴仙.

"下面就是琴仙演奏了,我等待了整整半年,就是為了一睹芳容!"一名士子無限感慨道.

另一名年輕的讀書人也輕歎道:"本來聽說中元節後她不再出場彈琴,沒想到梨園別院居然又把她請出來了,我等又有耳福了,哎!不知明年上元節還沒有這個機會?"

這時管事走過來笑道:"聽說這是琴仙最後一晚彈琴了,以後琴仙姑娘就不會再彈琴."

"那等會兒可一定要去看看她!"

......

"真他娘的沒勁!"

荔非元禮無精打采地走了回來,李慶安瞥了他一眼笑道:"怎麼,輸給人家了?"

"我會輸給他們?"

荔非元禮不屑地一撇嘴道:"一幫蹩腳貨,只能在兩丈外投,還自詡如何了得,我在三丈外連中五箭,他們就把我佩服得五體投地."

說到這,荔非元禮湊上前低聲笑道:"七郎,要不你也去試試吧!我想看看他們被嚇死的樣子."

"哼!和這幫書生比有什麼勁,要比就去和范陽軍,朔方軍內的高手去比."

就在這時,琴台上叩響了一聲云板,這是琴仙即將出場了,眾人也顧不得再喝粥,丟下碗便沖出去搶占有利地盤,李慶安和荔非元禮也不再說話,目光向琴台投去.

琴台已經布置完畢,所有繁瑣錦緞都去掉了,只剩下一座白玉雕成的琴台,高約三丈,周圍輕煙繚繞,仿佛置身瑤台仙境一般.

一聲琵琶如裂帛,琴仙終于出場了,眾人都屏氣期待,只有荔非元禮一個人在大聲鼓掌叫喊:"好!琴美人快點上台."

他刺耳的呼喝人讓無數人都暗暗皺眉,但隨著伴奏的琵琶聲漸漸變急,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白玉走道上,這是連接池中琴台的唯一條通道,在悅耳的琵琶聲中,琴仙出現了,夜色稍暗,看不清相貌,但她白裙似雪,肌膚若玉,如流風之回雪,似輕云之蔽日.

絕世無雙的身姿讓所有人都喘不過氣來,在輕霧中,她就仿佛凌波仙子出現在水面上.

一時間掌聲如雷,連李慶安也忍不住鼓起了掌,這種清麗絕倫的氣質和雪膚在後世已經很少見了,如果說他前天見到的獨孤明月是一朵豔麗富貴的牡丹,那今天見到的琴仙就是清麗脫俗的水仙了,老天!大唐到底有多少絕世佳人?

琴仙緩緩走上琴台,在席上盈盈坐下,侍女將琴放置在她面前,又點了一爐菊香,在嫋嫋的青煙中,琴聲如流水般輕瀉而出.


這是一首《渭城曲》,就是根據王維的詩而作,天籟般的琴聲中,人們仿佛看到了一幅如詩如畫的卷軸在徐徐展開.

渭城朝雨浥輕塵,

客舍青青柳色新.

勸君更盡一杯酒,

西出陽關無故人.

........

早晨的雨下得不長,剛剛潤濕塵土就停了,從長安西去的大道上,平日車馬交馳,塵上飛揚,而現在,朝雨乍停,天氣清朗,道路顯得潔淨,清爽.

友人依依惜別,主人最後舉起酒杯:再干了這一杯吧,出了陽關,可就再也見不到老朋友了.

出使黃沙漫漫的西域,在大唐人心目中總是令人向往的壯舉,一去經年,那一杯酒里有多少離別的愁緒,有多少獨行窮荒的艱辛寂寞,在行云流水般的琴聲中,人們仿佛體會到了詩中的意境,一杯滿含深摯情誼的濃郁的感情瓊漿,這里面,不僅有依依惜別的情誼,而且包含著對遠行者處境,心情的深情體貼,包含著前路珍重的殷勤祝願.

池塘四周一片寂靜,所有人都沉醉在優美的琴聲之中,此曲只有天上有,人間哪得幾回聞.......

從西域而來的李慶安對這首曲子體會更深,那孤獨的天山月色,那一望無際的戈壁荒漠,那瘦骨嶙峋的落單野狼,一人一馬一弓,讓他度過了兩年的戍邊生涯,'西出陽關無故人,’李慶安仿佛感覺琴仙的這首曲就是為他而彈,不僅是他,所有人都如癡如醉,都感覺琴仙是為自己而奏.

..........

琴聲宛如一串珍珠般的跳躍後,開始漸漸低微了,'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

琴聲消失了,四周一片寂靜,人們還沒有從仙境琴音中醒來,當琴仙站起,向眾人盈盈施禮時,人們終于醒了,池塘四周爆發出一片雷鳴般的掌聲和喝彩聲,經久不絕.

..........

樂會結束了,無數琴客都向琴仙的房門湧去,他們期盼著能見一面琴仙的姿容,留給他們今晚最美好的記憶,但遺憾的是,琴仙早已悄然而去,沒有人知道她叫什麼名字,住在哪里?

李慶安帶著荔非元禮離開了樂館,一路上,荔非元禮出乎意料地安靜,良久,他終于長歎一聲道:"大丈夫當娶如此佳人為妻!"

李慶安也沉默不語,琴仙帶給他的沖擊也是無以倫比,如果說那天晚上他只聞天籟琴音,那今天,他就被琴仙的清麗絕倫的姿容深深震撼了,他望著荔非元禮的感慨,不由笑著搖了搖頭.

........

平康坊的斜對面便是崇仁坊,中間相隔春明大街,開東西兩座坊門,此時大街上寂靜無人,只有他們二人雜遝的馬蹄聲,忽然,隱隱傳來了轟隆隆的鼓聲,遠遠的,只見崇仁坊的坊門在緩緩關閉.

"不好!"兩人同時大喊一聲,催馬向前狂奔,大唐的律令,坊門一關,誰叫門也不會再開,他們來長安時日不多,對這條律令還沒有深刻的體會.

但還是晚了一步,離大門還有三十步時,坊門便轟然關上了.

"他娘的,給老子開門!"

荔非元禮怒火高熾,大聲吼叫,但沒有人理會他.

就在這時,身後傳來一陣激烈的馬蹄聲傳來,有人在高聲大喊:"請等一步關門,讓我們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