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明月出天山 五十八章 一封請帖
這幾天每天不亮,安西軍馬球手們便開始在馬球場上訓練了,馬球場位于一片居民區中,安西軍的馬球訓練很快便吸引了周圍的民眾前來觀看,先是每人打數十球,熟悉場地,很快,球場上戰馬疾駛,每個人都在高速奔跑中擊球入洞,投三球,至少四十步外,甚至六十步外也有,他們球技精湛,不時地激起周圍觀眾的一片掌聲.

荔非元禮率領幾名士兵在球場周圍巡邏,他的任務是防止對手前來窺視,事實上這種情況很難防備,對方只要裝扮成普通民眾,就可以從容地觀察安西軍的戰術和每個馬球手的特點.

同樣,安西軍也可以派人去刺探對手的情況,球場如戰場,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昨天晚上,他們為此開了會,刺探對手的任務,交由剛剛升為校尉的賀嚴明全權負責.

天漸漸地亮了,圍觀的人越來越多,這時,遠方馳來了一輛馬車,停在球場邊,車簾慢慢拉起,露出了楊花花妖豔俏麗的臉龐.

她饒有興致地觀看著球場上的訓練,目光落在了李慶安的身上.

輪到李慶安了,他策馬飛奔而來,離球洞還有六十余步時,賀婁余潤和幾名球手猛地將球向他拋去,是四只球,從東,西,北三個方向同時射來,李慶安的眼力已練得如鷹一樣的敏銳,迅速捕捉到了四只鞠球中那個細微的紅色球,他毫不猶豫地揮杖向球擊去,一聲脆響,球杖准確地擊中了鞠球,劃出一道弧線,六十五步外一杖進洞.

周圍爆發出一片鼓掌聲,喝彩聲不絕,楊花花也忍不住嬌聲喊道:"好球!"

荔非元禮早就盯住了容顏俏麗的楊花花,他嘿嘿地笑著自言自語道:"他娘的,這女人長得夠味,又漂亮又風騷."

但楊花花周圍有隨從護衛,他不敢貿然上前去搭訕,遠遠地等待著機會,熱切地目光鑽進了馬車里,只管咧著嘴笑,防范對手前來刺探的任務,早被他拋到了九霄云外.

看了一會兒,他忽然發現這個女人有些眼熟,好像見過,他催馬慢慢靠近,終于認出來了,這不就是前幾天他們進京時遇到的那個年輕少婦嗎?嘿嘿!她一定是來找我老荔.

"夫人,好久不見了!"

荔非元禮整了整衣服,扮出一副斯文相.

"還記得我嗎?我們在城門外見過."

"我想起來了,你就是那個大胡子."

楊花花嬌笑一聲道:"大胡子,幫我去叫一下你們李七郎好嗎?"

"找那個家伙干嘛!夫人,那家伙不解風情,比我可差遠了,找他不如找我,夫人,讓我陪你去游山玩水吧!"

荔非元禮熱情似火,又慢慢湊上來一步,涎著臉笑道:"我反正左右閑得無事,願意為夫人效勞."

"荔非將軍,他們在叫你呢!"一名士兵上前道.

"去!去!去!你沒看我正忙嗎?"荔非元禮不耐煩一揮手,又目光熱切地投向楊花花,"夫人意下如何?"

楊花花瞟了他一眼,媚笑道:"是嗎?你願意為我效勞."

"當然!請夫人盡管吩咐."

"那好,你去幫我把李七郎叫來."

........

練了一個多時辰,馬球手們坐在場地上休息了,這時荔非元禮磨磨蹭蹭走過來,眾人打趣他笑道:"老荔,她讓你做她的入幕之賓了嗎?"

"我倒是想,可惜人家看不上我,人家喜歡刀疤臉."

他翻身下馬懶洋洋對的李慶安道:"七郎,你過去一下吧!她找你呢."

"她是誰啊?"李慶安笑問道.


"你去就知道了,見過的."

"好!我看看去."

李慶安站起身,大步向馬車走去,荔非元禮躺在地上,望著天上兩只鳥雀飛過,他忽然破口罵道:"他娘的,老子連只鳥都不如!"

這邊,李慶安已經來到馬車前,他老遠便認出了楊花花,不就是明德門外所遇婦人嗎?

"夫人找我有事嗎?"李慶安走到馬車前,拱手施了一禮笑道.

楊花花嗲聲道:"明天晚上我家里有個聚會,我特地來給你送張請帖."

她從一疊請貼中找出了其中一張,遞給了李慶安,笑道:"一定要賞光哦!"

李慶安看了看請帖,只見上面寫著:巴蜀楊氏恭請中郎將李慶安,背面寫有地址,在興道坊,時間是明天傍晚,李慶安欣然笑道:"好!明晚我准時到."

"不要帶什麼東西,只要人來就可以了."楊花花又叮囑他一句,這才笑著揮揮手,讓馬車開走了.

"七郎,你怎麼讓她走了?"

荔非元禮走過來,狠狠盯了一眼楊花花的馬車,陰沉著臉道:"我懷疑這娘們是別的球隊派來的探子,來刺探我們軍情,應該把她抓起來好好拷問一番."

李慶安不理睬他,返回了球場.

.........

下午練完球後,荔非守瑜悄悄地找到李慶安,低聲道:"七郎,現在有空嗎?"

"有啊!有什麼事需要我幫忙,盡管說."

"是這樣的."荔非守瑜吞吞吐吐道:"我想去找芊娘,可是又不敢一個人去,你陪我去好嗎?"

李慶安大笑,"這種事情還有什麼好說的,我陪你去就是了,要不要把大伙兒一起叫上?"

"可別!"荔非守瑜嚇得連連擺手,"你陪我去就行了."

"兄弟,有什麼好事情不叫老哥一聲?"荔非元禮總是在不該出現的時候出現了.

李慶安瞥了他一眼,見笑容曖昧,便抽了他一巴掌笑罵道:"鬼鬼祟祟的,你以為我們去逛青樓嗎?"

荔非元禮咧嘴笑道:"天天大魚大肉也會吃膩,偶然換換小菜也不錯,聽聽豔曲什麼的."

"大哥,求你別搗亂好不好,我是有正事."荔非守瑜小聲地央求道.

"正事?"荔非元禮臉色一肅,他拍拍胸脯道:"正事更應該叫我了,打虎還要親兄弟呢!七郎,你說是不是啊?"

荔非元禮見李慶安不理他,便回頭大喊道:"喂!你們過來評評理啊!"

"好!好!好!我讓你去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