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明月出天山 五十七章 夜游長安(下)
這是家中等規模的珠寶店鋪,盡管只是中等,但廳堂里卻能容下數百人,和東市那家胡人珠寶店不同的是,這家店里的各種珠翠都掛在牆壁的木格子上,便宜的幾百文一件,最貴的也就三四貫.

李慶安這才反應過來,自己今天下午買的百翠杯是何等奢侈了,還僅僅是個中檔品,難怪那家店里就只有自己一人.

珠寶店里擠滿了前來選購珠翠的客人,年輕的姑娘們三五成群,聚在一起竊竊私語,幾名士子則在和店小二討價還價,准備買幾件飾品帶回家鄉給自己的娘子.

"小蓮,你看我帶這支步搖怎麼樣?"高霧將一支銀制步搖插在頭發上,得意洋洋走了兩步.

"嗯!霧姐,我覺得這種銀制的步搖顯得有點單薄,最好上面再帶兩顆寶石."小蓮一本正經地說道.,

李慶安扭過頭去暗暗好笑,他從來沒有見過高霧戴首飾,現在戴一支銀步搖的樣子顯得頗為滑稽.

"笑什麼笑!有什麼好笑?我又不是戴給你看的."

高霧發現李慶安在偷笑,她賭氣的拔下步搖,摜給店小二道:"這支步搖我要了,還這幾件首飾,那邊的金釵和手環我都要了,你給我包起來."

店小二給她包起來,擔憂地道:"姑娘,你這十幾件首飾加起來可是要二十貫,鄙店本小利薄,要收現錢."

"錢你問這位爺要去,小蓮,我們走!"

高霧拎起小包賭氣走了,店小二慌忙把李慶安攔住,"這位軍爺,一共二十貫五百文錢."

"霧娘,別走散了!"

李慶安喊了一聲,他連忙掏出一餅銀子,遞給店小二,"這是二十五兩的官銀,應該足夠了."

店小二十分為難,"軍爺,我們小店不收銀子."

"那我怎麼付,一百多斤重的銅錢,你讓我怎麼拿?"

李慶安深感付款的不便,原來三五十文銅錢還感覺不到什麼,可是當他開始幾貫,幾十貫的支付後,銅錢不便攜帶的麻煩就出來了,一貫錢重六斤,二十貫錢就是一百二十斤,難道讓他扛著一麻袋錢在街上走不成?

'開幾家錢莊,銀鋪倒是個很賺錢的行當......’

李慶安暗暗思忖.

"軍爺,你先稍等片刻,我去問問掌櫃."店小二無可奈何,東西已經被拿走了,不收銀子他又能怎麼樣?他拿著銀子匆匆到里間去了,片刻,他拎了一袋銅錢出來.

"軍爺,銀子我們掌櫃收下了,這是找你的六貫錢,我給你算一算."

"不用了."李慶安拎過錢袋便向外面追去,高霧和夏小蓮早已經沒有了蹤影,他又找了幾個店鋪,依然沒有找到她們.

"這兩個小娘到底跑哪里去了?"李慶安自言自語地四處尋找.

"李慶安,是你嗎?"

身後忽然傳來一個驚喜的聲音,李慶安一回頭,只見他身後站著兩個小娘,其中一人正笑吟吟地望著自己.

李慶安一眼便認出來了,她不就是今天下午才見過的獨孤明珠嗎?她那怪異的血暈妝實在給他的印象太深刻了,而且她旁邊的少女和她化妝大同小異,烏黑的嘴唇,眼角畫得細長,兩條眉毛斜挑入發鬢,就仿佛動漫中的狐狸精一樣.

"這麼快就不認識我了嗎?"獨孤明珠笑道.

李慶安笑了笑道:"才兩個時辰不到,怎麼會不認識呢?我是奇怪你祖父怎麼會准你晚上出來?"

"他當然不准,我是偷偷溜出來的."

獨孤明珠忽然想起一事,眉頭一皺道:"你知不知道,就因為你,我姐姐被祖父罵了,哭了好久."

李慶安聳了聳肩膀道:"你姐姐的事情可不怪我,我壓根就不知道這件事."

"我猜你也不知道."獨孤明珠眨眨眼笑道:"你說老實話,你喜歡我姐姐嗎?"

"這個....這個不好說."


"有什麼不好說的,喜歡就喜歡,不喜歡就不喜歡,男子漢大丈夫,別這麼婆婆媽媽的."

"喜歡什麼?"旁邊忽然傳來了高霧的聲音.

李慶安慢慢轉過身,只見高霧背著手,陰沉著臉望著自己.

"呵呵!沒什麼,你們倆到哪里去了?我到處找."

"我們就在外面等你啊!"

高霧慢慢走上前,對李慶安冷笑道:"怎麼,不給我介紹介紹?"

"這位是獨孤...獨孤明珠,獨孤大將軍的孫女."

李慶安的頭忽然痛了起來,他***,怎麼就這樣巧!

高霧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對獨孤明珠笑道:"我叫高霧,是安西高仙芝的女兒,明珠姑娘,你化妝很有特色啊!教教我好嗎?"

"原來你就是高仙芝的女兒,我真是久仰了."

獨孤明珠親熱地拉著高霧的手,給她介紹旁邊的女伴道:"這是長孫云,是長孫家的女兒,如果你願意,明天到我家來,我幫你化妝."

"好啊!我在長安正好沒有什麼朋友,明天我來找你們玩."

李慶安暗暗鄙視女人間的虛情假意,高霧幾時對化妝有興趣?從來都是素面朝天,而且李慶安發現女人似乎都具有演戲的天賦,以高霧假小子的性格,居然也像模像樣地和獨孤明珠拉關系,套交情.

"呵呵!那你們就正好結伴慢慢逛吧!我回去睡覺了."

李慶安擦腳想溜,高霧卻笑道:"七郎,我正好也要回家了,你送我回去好嗎?"

她又對獨孤明珠親熱地道:"明珠妹妹,明天我來找你,你可要等我哦!"

"霧姐,我一定等你,那我們先走了."

獨孤明珠拉拉高霧的手,又向李慶安眨一下眼,這才和女伴走了.

......

"七郎,今天讓你破費了,真是不好意思."

路上,高霧半點不提獨孤明珠之事,和李慶安說說笑笑,仿佛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高霧不提,李慶安自然也不會作繭自縛,他笑道:"你喜歡就行,一點小錢,不要放在心上."

停一下,他又笑著問小蓮道:"小蓮,那支金釵你喜歡嗎?"

"謝謝公子,我非常喜歡."

小蓮和高霧不同,她已經把李慶安給她買的鳳釵插在頭上了,顯得她格外的俏麗.

三人又走了一程,漸漸地要到李慶安的住處了,李慶安再也忍不住問道:"霧娘,你們今晚住哪里?"

高霧白了她一眼道:"看你緊張的樣子,我當然是回家,我的行李都在你們這里,你總不能讓我空手回家吧!"

李慶安干笑一聲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不知道你在長安也有家."

"廢話!我娘,我哥哥姐姐都在長安,你以為我來長安做什麼,來找你嗎?"

高霧心中的怒火慢慢地被點燃了,想起李慶安真的是去見獨孤家的孫女,她心中就一陣發恨,那個畫得跟野貓一樣的小娘哪里好看了?

"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