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明月出天山 五十六章 夜游長安(上)
從獨孤府出來,天尚未黑盡,在獨孤府做客還不到一個時辰,可李慶安便覺得仿佛熬過了幾年一般,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他打馬便向住處中馳去,長安處處物寶天華,長安街頭美女如云,這些賞心悅目的事情才是他想看的,今晚正好無事,逛夜長安看美女去.

李慶安興沖沖地回到住處,准備拿一點錢再去,可一進府他就有一種異樣的感覺,所有人都笑容古怪,用一種同情地目光望著他.

"喂!發生什麼事了?"李慶安奇怪地問道.

"七郎,你回自己院子看看就知道了."

剛走過一道門,便聽見一個年輕女人的聲音從院子那邊傳來:"白臘槍,你快去把李臭弓找回來,半夜三更的不在屋里睡覺,他出去做什麼?"

李慶安的頭一下子大了起來,她怎麼來了?

他轉身剛要逃,可面前卻忽然出現一個俏生生的小娘,"李將軍!"她激動地喊道.

小娘大約十一二歲,長得乖巧可愛,李慶安覺得她似乎有些面熟.

"你不認識我了嗎?我是夏小蓮啊!在龜茲,你還來看過我."

"哦!我想起來了,你是小蓮."

李慶安恍然想起,她就是自己手下遺留的那個孤女,自己的箱子里還有一雙她送的布鞋.

"你怎麼來長安了?"

夏小蓮有些扭捏地說道:"我是跟霧姑娘一起來的."

她話音剛落,高霧一陣風似的沖了出來,"李臭弓,你到哪里鬼混去了?"

"呵呵!好久不見了,霧娘倒越來越漂亮了."

"少來這一套,你老實交代,是不是去找女人了?"

高霧上前在他身上嗅了一下,不由眉頭一皺道:"滿身酒氣,是去哪里喝花酒了?"

這時,白元光從院子悄悄出來,幸災樂禍地向他眨眨眼,沿著牆根一溜煙地跑了.

"我不是被封為千牛衛中郎將嗎?所以千牛衛大將軍獨孤適便請我到他家喝酒了."

李慶安一邊笑著解釋,一邊走進了院子,高霧從後面跟了上來,疑惑地道:"你這個千牛衛中郎將和他有什麼關系?我看是他有個什麼漂亮女兒想嫁給你吧?"

李慶安嚇了一跳,霧娘幾時變得這般精明?他連忙擺手笑道:"怎麼可能呢?獨孤適已經年過花甲,他小女兒也三十多歲了,你太胡思亂想了."

"就算沒女兒,也有孫女啊!"高霧笑道.

這時,夏小蓮在門口撿起一個盒子道:"李將軍,你的東西掉了."

李慶安一怔,他看了看手中的皮囊,這才發現皮囊的口子沒有系緊,那個裝百翠杯的盒子掉了.

"那是什麼?"高霧立刻被精巧的檀木盒子吸引住了.


"沒什麼,一個小玩意."李慶安連忙上前要接過盒子.

高霧卻飛奔上來,一把將盒子搶了去,"快給我看看,是什麼好東西?"

她背過身去,打開盒子,眼睛一下子亮了,"呀!好美的杯子."

她回頭激動地問道:"這是你要送給我嗎?"

李慶功一下子呆住了,半晌,他撓撓後腦勺,苦笑一聲道:"你如果喜歡,就拿去吧!"

"我不要!"

高霧'啪!’地將盒子蓋住,還給李慶安,撅著嘴道:"一點誠意都沒有,估計是買給什麼獨孤將軍的孫女的,我才不奪人所愛."

"我給你說了,沒有什麼獨孤孫女,這個杯子就是買給你的,上次你不是送我一面鏡子嗎?"

"嗯!你這家伙還算懂禮,知道該禮尚往來,那這杯子可就歸我了."

高霧眉開眼笑地又打開盒子,越看越喜歡,便遞給夏小蓮道:"小蓮,幫我放到包里去."

"好的!"

夏小蓮接過杯子便匆匆去了,李慶安望著她背影,有些奇怪地問道:"她怎麼會和你一起來長安?"

"這還不都是因為你?"

"因為我?"李慶安不解,"你這是什麼意思,怎麼會因為我?"

"是你告訴她,她爹爹去嶺西了吧!她便要出境去找爹爹,結果被唐軍巡哨抓住了,要沒她為官奴,正好被我遇到,我便贖了她,又見她孤苦伶仃,就一直帶在身邊,她也願意跟我在一起."

"哦!原來是這樣."李慶安看了看天色,笑道:"我打算去逛長安夜景,你可願跟我一同去?"

"好呀!聽說長安西市的夜晚很熱鬧,你陪我去看看."

........

西市被四條八丈寬的大路分割為九大部分,各類店鋪成片聚集,比如米市,就有數十家大型米鋪組成,控制著長安城的糧米供應,這就是西市和東市的不同,東市以各種奢侈為主,而西市則是平民的市場,大宗糧食,茶葉,布匹,瓷器,鐵器以及筆墨紙硯,賣藥,賣鞋帽的,賣魚肉牲口等等等等,應有盡有.

白天李慶安去東市買了禮物,東市人不是很多,他便以為是天寒地凍的緣故,長安人不肯出門,可他當它走進西市大門後,他才知道自己大錯特錯了.

西市完全可以用人山人海來形容,各個店鋪里都點著燈籠,燈光彙在一起,將西市照耀得如同白晝一般,吆喝聲此起彼伏,大街上人流如織,有趁夜市會賣便宜貨,特來買糧米魚肉的婦人,有各坊墟市來進貨的小商人,有參加春闈科舉的各地士子,也有像李慶安一樣來參加馬球大賽的馬球手,三三兩兩的少女們成群結隊,一個店鋪一個店鋪的游逛,挑選自己喜歡的小飾品.

李慶安帶著高霧和夏小蓮一路逛街,他的目光不時投向一群群青春俏麗的少女們,她們身著姹紫嫣紅的羅裙,'**鷓鴣春影斜,美人盤金衣上花’,仿佛是一道道充滿了生機勃勃的亮麗風景,令人賞心悅目.

而高霧的注意力則更多地放在各家綢緞及飾品店里,店鋪里各種精美上乘的羅綺,錦繡,珠翠,香粉,同樣令她目光應接不暇,恨不得把整個店都搬到安西去.

"七郎,這邊!這邊!我們看看這家店."

她拉著李慶安的胳膊向一家珠寶飾品店跑去,"這家店的東西好像很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