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明月出天山 第五十五章 獨孤相親(下)
最近他得到一個消息,甯獨孤適終于說服了孫女,一顆心微微放下了,其實李慶安雖名震京華,但也到不了讓獨孤適一心嫁女的程度,開元,天寶年間,武人的地位並不高,名門世家皆不准子弟從軍,況且李慶安也只得了個中郎將,在大將軍,將軍云集的長安,這個官職實在算不上什麼.>

獨孤適也不是看中李慶安氣質出眾,至于前途無量,倒也有一點點,真正的原因卻是獨孤適害怕三孫女再重走二孫女的覆轍,前年三月,他的二孫女被李氏皇室封為靜樂公主,嫁給契丹松漠都督李懷節,可僅僅半年後,李懷節便造反,殺了自己的二孫女,這讓獨孤適一直對李隆基耿耿于懷,皇室公主數以百計,他舍不得,卻拿自己孫女去和親,最後死于非命.

蘇國又有意向大唐求婚,恰好自己的三孫女明月已經長大**,莫要又被李隆基看中,拿去嫁給邊疆小國,獨孤適心中焦急,他認為最好的應對策略就是讓三孫女立刻嫁人.

今天上午,獨孤適在含元殿上一眼看中了李慶安,這個年輕才二十五歲,人才出眾,家中父母雙亡,又未婚配,如果有自己做後台,將來的安西節度使非他莫屬,況且現在李隆基正在籠絡安西軍,斷然不會破壞他們的婚事,思來想去,獨孤適最終決定將李慶安招贅上門.

獨孤適背手走進了房內,他沖李慶安微微一笑,回頭道:"莫讓客人久等了,大家都進來嗎?"

'轟!’地一聲,仿佛馬蜂炸窩一般,從外面湧進了十幾個女人,個個打扮得花枝招展,為首正是王夫人,其他女人大多三四十歲,有的是獨孤適的侍妾,有的是他妹妹,有的是他弟媳,總之,三姑六姨七十二婆基本上都到齊了,這是獨孤家的規矩,招贅上門,要家里人都滿意才行,先是女人打分,然後是男人評價,總歸是一關一關地過,比當年關云長千里走單騎還要累上幾分.

房間里一下子熱鬧起來,女人群雌粥粥,還沒等目瞪口呆的李慶安反應過來,便亂箭齊發.

"小李將軍,聽說你是孤兒,這是真的嗎?"

"小李將軍,你家里有多少田產,你在安西一年俸祿多少?"

"小李將軍,你有沒有打算購置房產,我這里有棟宅府,可以便宜賣給你."

女人們七嘴八舌,從進門開始就沒有停過,李慶安也從開始的驚訝,不自在,到最後漸漸變得麻木起來,女人自己說去,他只管喝酒,偶然瞥了旁邊獨孤明珠一眼,只見她充滿同情地望著自己,悄悄地外指了指.

李慶安頓時明白過來,他起身向獨孤適拱手笑道:"酒喝多了,我想上趟茅房."

房間里霎時間安靜下來,三姑六姨七十二婆個個目瞪口呆地望著他,李慶安心中不由有些犯嘀咕,自己又是哪里說錯了.

其實這也怪不得他,安西軍人說得比這粗魯十倍,他這已經很文雅了,不過,在豪門大戶里,'上茅房’這三個字是下人也說不出口的粗話,他們一般什麼都不說,或者說去更衣.

獨孤適也被這幫女人吵得昏頭脹腦,房間一下子安靜下來,他心中驀地一松,便呵呵笑道:"不愧是軍人,說話都這麼直爽,你速去速回."

獨孤明珠立刻站起身笑道:"祖父,我帶他去吧!"

獨孤適狠狠瞪了她一眼,男人上茅房,她一個小娘跟去做什麼?獨孤明珠心中膽怯,只得又坐了下來,她原本是想找這個機會去找姐姐,說說她對李慶安的感受.

李慶安剛一離開,房間里的婆姨們立刻議論開了.

"我覺得這個年輕人不行,估計沒什麼田產."

"就是!我也覺得不妥,你看他額上那道疤,好嚇人,怎麼能和他同床共枕."

"說得很對,一個小小的中郎將怎麼配得上獨孤家的嫡女."

盡管理由多多,但沒有一個人說李慶安'上茅房’不妥,實際上,那才是真正的原因,這些貴婦人怎麼能容許一個時時把下人言語掛在嘴上的人和他們平起平坐.

獨孤適也有些郁悶,難怪三孫女不肯,修養是差了點,不過這里面倒有一個人覺得李慶安有點意思,獨孤明珠又拿過一枚蜜柑剝了起來,心里卻在思量著怎麼勸勸姐姐,和這個李慶安見上一面.

........

李慶安走出了偏堂,長長地向天空出了口氣,早知道是喝這種悶酒,打死他也不會來.

李慶安琢磨著等獨孤適出來便告辭而去,這時,月門外兩個丫鬟伴著一個少女向這邊走來,隱隱聽見他們的說話聲.


"姑娘,只是看看而已,咱們也別顯得太小氣了."

"我知道,你們別說了."

李慶安倒有興趣了,這就是那個三姑娘嗎?好像長得還不錯,遠遠望去,這個少女步履輕盈,穿一身黃紅相間的長裙,裙腰系在腋下,有點像後世朝鮮族婦女的裙子,但又不臃腫,給人一種俏麗修長的感覺.

走近了,李慶安看清了她的臉,她和妹妹獨孤明珠完全不同,她的眉毛修長而秀美,白皙的鵝蛋臉上長著一雙清秀的鳳目,似含情又莊嚴,似含怨又凝重,這是一個美貌端莊的少女,她輕盈盈地緩步向前,長裙的下擺似乎要隨風飄起,偶然聽到一聲清脆的佩環相擊.

少女從李慶安身邊走過,她不由打量了一下李慶安,微微欠身,溫柔地笑了笑,款款走進房中去了,留下一股淡淡的幽香.

'好美的女子!’李慶安由衷地贊歎,他精神一振,告辭之心蕩然無存,跟著少女倩影快步走回了房中.

獨孤明月已經坐下了,她就坐在李慶安的對面,她見李慶安原來就是剛才在外面見到的年輕人,她的臉上不由飛過一抹霞紅.

"呵呵!七郎,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就是我孫女明月."

獨孤適心情暢快,這門婚事成不成是一回事,但孫女知書達理,沒有怠慢客人,這使他有了面子,從這一點上,他就要盡力而為.

李慶安站起身,向獨孤明月施禮笑道:"在下安西李慶安,初見姑娘,若有失禮之處,請姑娘多多包涵!"

旁邊的獨孤明珠撇了撇嘴,剛才還粗魯地說上茅房,這會兒又變得文質彬彬了,不用說,這個家伙看上姐姐了.

"明月,我再多一句嘴."

獨孤適笑眯眯補充道:"七郎可是小勃律戰役的大功臣,含元殿上禦封千牛衛中郎將,開國伯爵,還賜了紫金魚袋,七郎,你紫金魚袋給明月看看."

"大將軍,很抱歉,那個紫金魚袋我丟箱子里了."

獨孤明月淺淺一笑,聲音輕柔而動聽,"李將軍為國立功令人敬佩,年少有為,還望李將軍為國再立新功,不要辜負了青春年華."

"姑娘的心意我心領了."

李慶安坐了下來,舉杯對獨孤適笑道:"今天能得大將軍盛情招待,這是李慶安的榮耀,我敬大將軍一杯."

李慶安心里如明鏡一樣,這個明月小姐是在委婉地告訴自己,她不願意這門婚事,不願意就算了,大唐美女多得是,不少她這一個,李慶安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旁邊的一群婆姨個個眉飛色舞,暗暗叫好,這樣拒絕就對了,這個兵二爺怎麼配得上獨孤家的名媛,倒是獨孤明珠輕輕歎了口氣,其實這個家伙還不錯,姐姐應該再了解他一下.

剛剛還覺得有面子的獨孤適立刻陰沉下臉來,至少要喝幾杯酒,說幾句話,哪有這樣一來就拒絕人的.

不等他開口,李慶安便長身而起,拱手對獨孤適笑道:"第一次來長安,晚上想去逛逛,我就先告辭了,改天再來打擾大將軍."

他又對獨孤明月笑道:"明月姑娘,我們有幸再會."

"明珠姑娘,我們後會有期."

說完,他向眾人點點頭,便在一片驚訝的目光中揚長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