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明月出天山 第五十三章 寶石現蹤
找了一會兒,李慶安最終走進了一家名叫'拓枝鄉’的胡人珠寶店,石國的都城叫做拓枝城,很明顯,這家珠寶店應該和石國有關,他記得那蘇甯給他說過,他那塊寶石好像叫做'太陽石’,是石國的名產.

"客人,是來買寶石嗎?"店小二非常熱情地將他迎了進來.

這里胡人不多,伙計都是漢人,李慶安點點頭笑道:"我今天要去一戶高官家做客,想買件名貴的珠寶飾物,你推薦一下,買什麼比較好?"

"客人算是找對地方了,我們珠寶店專供豪門望族,甚至宮里也會來我們這里訂購,就看客人有什麼需求了,比如是提親還是求人辦事,再比如是親戚熟人還是初次上門等等,這都很有講究,客人要告訴我目的,我才好推薦."

"是初次上門,也不是為了求人辦事,只是平常的拜訪."

"哦!這樣的話,我建議客人買一件中檔珠寶,買得太低了拿不出手,買得太名貴了,別人也為難,客人說是吧!"

李慶安笑著點點頭,"說得不錯,就按你說的辦."

"客人請跟我到這邊來."

店小二把李慶安請到一間屋子里,取出幾個扁匣,打開來笑道:"這些都是中檔品,每一件都拿得出手,客人自己挑."

他指著一只珍珠冠笑道:"這是日本國的貨色,傳聞是日本少女赤身下海采集的深海珍珠,顆顆圓潤晶瑩,冠由銀鑄,要價一百貫,最低八十貫."

李慶安對日本珠冠不感興趣,他拾起一對鑲滿了藍紅寶石的酒杯笑道:"這對酒杯多少錢?"

"客人很有眼力,這對酒杯是由兩整塊碎葉暖玉雕成,每只又鑲嵌了二十四顆那色波的紅藍寶石,非常名貴,要價一百五十貫,如果客人誠心想要,最低一百三十貫,我們用檀木盒裝盛."

這對酒杯李慶安非常喜歡,便笑道:"就要它了,不過我身上只有官銀,你們收嗎?"

"官銀可以收,不過比黑價略便宜一點,一兩銀子兌一千一百文錢,客人願意嗎?"

"這個沒問題!"

李慶安取出五餅銀子放在桌上,推給店小二.

"客人稍等,我請掌櫃來."

片刻,一名嶺西胡人匆匆走了進來,躬身施一禮,用一口流利的漢語笑道:"客人要買百翠杯嗎?"

李慶安這才知道這對酒杯叫做百翠杯,他點頭笑道:"去一名高官家做客,作為禮物."

掌櫃坐下歎道:"哎!做個客都要花一百三十貫錢買禮物,現在這個年頭真是越來越奢華了,我記得十年前,買份幾百文錢的上好細點就已經非常不錯了,那時候斗米不過十文."

李慶安忽然覺得有一種冤大頭的感覺,自己是不是太大方了,那獨孤適和自己素不相識,只不過上門吃頓飯而已,就要送他一百三十貫的禮品,假如有十個人請自己吃飯,那自己豈不是就要破產了?

他有點後悔了,但銀子已經被帳房拿去鑒定去,現在反悔似乎有點丟面子,算了,這個百翠杯他自己要了,給那個獨孤適買個兩貫錢的細餅糕點就足夠了,又不是去孝敬丈人.

他暗暗打定了主意,這時,一名胡姬侍女端上來兩杯茶.

"客人請!"

掌櫃笑著把一杯茶推給了李慶安,李慶安端起酒杯慢慢吮了一口,不露聲色問道:"不知掌櫃聽說過太陽石嗎?"

'太陽石?’掌櫃愣了一下,搖搖頭道:"我做珠寶生意已經快三十年了,從沒聽說過什麼太陽石,會不會是一種寶石的別名?"

李慶安注視著他的眼睛,見他沒有任何異常,便又試探著問道:"我有個朋友在安西從軍,他手上有塊紅寶石,聽說那寶石里竟有火焰升騰,有人說....."

他話沒說完,掌櫃臉色大變,一把抓住李慶安的手道:"你說的難道會是'光明之眼’,它在哪里?"

"掌櫃別急,這是我一個安西朋友說的,什麼叫'光明之眼’?"


李慶安興趣大增,原來自己那塊寶石叫做光明之眼,這個名字很怪異.

掌櫃歎了口氣,搖搖頭道:"應該不是它,光明之眼是襖教的神物,怎麼可能在漢人的手上."

"這塊光明之眼很值錢嗎?"

"值錢?"掌櫃哼了一聲道:"如果真是光明之眼,那就不是可以用金錢來度量,我這樣告訴你吧!這塊寶石一直供奉在亞茲德的拜火教神廟內,薩珊帝國的阿爾達希爾一世曾表示願意用三十座城來換取這塊阿胡拉馬茲主神的化身."

"阿胡拉馬茲主神的化身,這是什麼意思?"李慶安不解地問道.

"阿胡拉馬茲是光明之神,那塊寶石就是他的眼睛,是他三大化身之一."

說到這里,掌櫃跪了下來,對著窗外的夕陽匍匐磕頭,喃喃道:"主神啊!原諒我對你的不敬."

直到此時,李慶安才知道,原來自己那塊寶石竟是如此珍貴,難怪那蘇甯要出萬貫錢來買它,那麼自己當時掩埋的那具白骨,也不會是一般人了.

這時,帳房走過來,找回了一袋錢,掌櫃將一對百翠杯小心翼翼地放進檀木盒里,遞給李慶安道:"客人,這是你的百翠杯,請收好."

停一下,他又叮囑道:"光明之眼這個名字,客人請不要隨便在粟特人面前提起,那是對神的不敬."

"我知道了,我又沒有此物,只是隨便問問."

李慶安拿著百翠杯便揚長而去,掌櫃一直注視著李慶安的背影走遠,他忽然招手叫來另一名伙計,指了指李慶安的背影低聲道:"你坐我的馬車,盯住這個人,看他住在哪里?"

........

李慶安又到一家糕點名店買了幾色上等細點和兩瓶三十年的高昌葡萄酒,這才按著請帖上的地址向務本坊的獨孤府宅而去.

獨孤家族從南北朝時代起便是名門望族,隋文帝的皇後便是獨孤氏,皇後獨孤氏的妹妹又嫁給西涼李氏,生下的第三子便是大唐開國皇帝李淵,因此獨孤家族和李氏家族淵源極深,曆史上,唐代宗李豫的皇後便是獨孤家的嫡女.

獨孤適便是獨孤家族的家主,他官拜千牛衛大將軍,今年約六十歲,身材魁梧高大,聲音洪亮.

聽說李慶安到來,他笑呵呵親自迎來出來,"李將軍,我等你多時了."

李慶安拱手施禮笑道:"我不懂禮儀,只在路上買了幾色細點和好酒,望大將軍莫要嫌棄."

"這就沒必要了,還買什麼東西,人來了就行了,李將軍,你太客氣了."

獨孤適有點埋怨,不過既然已經買了,他也只好讓管家收下,異常熱情地將李慶安請進府內.

獨孤府占地廣闊,重重疊疊的院落不知有多少,亭台樓閣精巧雅致,巨大的建築物上雕梁畫柱,顯得富麗堂皇,到處都種滿了名貴花木,雖是萬木凋零的深冬,但獨孤府上依然可以感覺到點點綠意.

"今天安西雙虎名揚長安,不知多少人想請你們做客,李將軍卻被我請到了,榮幸啊!"

"大將軍過獎了,我哪有這等名氣."

李慶安微微笑道:"我乳名七郎,大將軍不妨直接叫我七郎."

"呵呵!那我不客氣了,我今天置辦了幾杯水酒,特請七郎到府中一敘,有點唐突,請七郎多多包涵."

"哪里!哪里!是我打擾貴府了."

兩人寒暄著走過中門,這時,一名宮裝貴婦人在幾名丫鬟的簇擁下匆匆走來,她在獨孤府的耳邊低聲道:"三姑娘說她生病了,不能來見客人,我怎麼勸她都不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