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明月出天山 第五十一章 大殿封賞(下)
"宣安西軍將士進殿!"

......

"宣安西軍將士進殿!"

......

呼喝聲一聲聲傳了下去,片刻從棲鳳閣旁的便道上走出來一行人,正是安西軍將士二十四人,他們有的身著軍服,有的身著白衣,這是大唐的禮儀,無官職平民或士兵參見皇帝必須要身著白衣,白色是大唐的國色,白衣也就是尊貴的衣服.

李嗣業昂首挺胸,率先走進了含元殿,其次便是李慶安,排第三應該是大將席元慶,但席元慶率軍駐守小勃律,無法東來受賞,跟在李慶安身後便是荔非守瑜,再其次是賀婁余潤,荔非元禮,田珍,段秀實,白元光,走在最後兩人是賀延明和韓進平.

一行人個個身材魁梧,器宇軒昂,雖然才二十四人,可卻給人一種無形的壓力,大殿上眾人暗暗叫好,一時議論紛紛.

"我大唐有這等人物,邊疆可無恙!"

"最前面之人便是天下第一刀,李嗣業,他身後那位,聽說是安西第一箭,弓箭極為厲害."有知道內情的人悄悄向周圍人介紹.

"聽說天下第一箭是范陽的史思明,他能超過史思明嗎?"

"史思明雖然箭術高超,但未必有這位狠辣,我聽安西軍人說,此人出箭,必見血,死在他手中的突騎施人和吐蕃人已經數不勝數了."

李慶安從進殿的那一刻起,便在打量含元殿,這座代表大唐最高建築水平的宮殿,大唐的建築和明清時完全不同,明清的建築斗拱很小且繁,缺乏一種氣勢,而大唐的建築以複雜的大型斗拱和梁柱一道支撐屋頂,使宮殿呈現出一種大氣磅礴之勢,尤其含元殿地勢很高,放眼向殿外望去,給人一種傲視天下的感覺.

大殿開闊,群臣遠遠站在兩邊,前面幾排是席地而坐的高官,離他們有十幾丈遠,每人都有一塊寬敞的位子.

走到最前,李慶安看到了李林甫,李林甫向他微微點了點頭,可是在李林甫的上首還坐著一人,頭戴金冠,穿著赤黃色的大袍,李慶安一轉念便反應過來了,這個人必定就是大唐太子李亨.

李亨也在平靜地望著他們,只微微掃了一眼,目光便垂了下去,他不是很感興趣.

倒是李隆基的目光炯炯,充滿了一種探求真相的欲望,一個一個從他們臉上掃過,最後他的目光定格在了李慶安的身上,是的,這個年輕人很不同一般人,他身材挺拔魁梧,富有輪廓的臉龐,額上有一條長長的傷疤,給人一種男人的陽剛和冷硬,但這些都不是他的魅力所在,他的舉手投足之間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與眾不同,他的目光冷靜而銳利,閃爍著直透人心的晶亮.

李隆基一下子被他吸引住了,他微微地笑了,楊花花說的與眾不同的年輕人,必然就是此人了,他低頭看了看手中的文牒,李慶安,安西斥候營校尉,後面是他在小勃律戰役中的一串軍功,先鋒開路,全殲迦藍城吐蕃軍,巧渡婆勒川,在連云堡殺敵四十七人,飛奪阿弩越城,斬斷吐蕃藤橋.


李隆基淡淡一笑,應該還有一條,射殺吐蕃公主,高仙芝認為這不是功勞,把它藏匿了,可他李隆基卻認為,這是天大的功勞,他就喜歡這種在戰場絕不憐香惜玉的男人,這才是真正的大唐軍人.

"臣等參見吾皇陛下,祝陛下萬歲萬萬歲!"

一行二十四人昨天習了禮儀,一齊向李隆基躬身施禮,大唐官員見皇帝無須跪拜,只須長身施禮便可.

李隆基擺了擺手笑道:"各位將士免禮平身!"

"謝陛下!"

眾將士起身,這時,殿中侍禦史打開聖旨,高聲宣讀道:"安西將士奮勇殺敵,有功于國,當論功行賞,今含元大殿表彰二十四人,以其英雄事跡昭示天下,天寶六年四月初一,天朝大軍出龜茲......"

殿中監少卿慷慨激昂,足足宣讀了近半個時辰,終于到了封官一刻,他停了停,看了一看李嗣業道:"陌刀昭武校尉李嗣業,舍身殺敵,奪取連云堡立大功,殺敵居首,特封金吾衛中郎將,壯武將軍,加賜開國伯,賞銀三千兩,絹五百匹."

"臣謝皇上隆恩!"李嗣業單膝跪下,行一軍禮.

李隆基點了點頭,目光又轉向了李慶安,他現在明白李慶安的功績為什麼排第二了,就是射殺了吐蕃公主,不過李隆基並不打算更改什麼,在他批複兵部封賞軍冊時已經接納了高力士的建議,提了李慶安半級,使他與李嗣業並列,當時的理由是漢胡平等.

殿中監少卿繼續高聲道:"斥候校尉李慶安,先鋒開路,血戰連云堡,勇奪阿弩越城,斬斷吐蕃藤橋,確保唐軍攻占小勃律,居功偉烈,可並列首功,特封千牛衛中郎將,壯武將軍,賜開國伯,賞銀三千兩,絹五百匹"

這時,兵部侍郎李麟愣住了,他記得李慶安明明是封從四品的太子親勳翊衛中郎將,怎麼變成了正四品的千牛衛中郎將,而且是並列首功,他疑惑地看了一眼李林甫,李林甫卻笑著輕捋長須,李麟頓時有了明悟,這是高層之間另外商定.

不僅兵部官員愣住了,就連李慶安本人也沒有想到自己居然被封為中郎將,而且還封爵開國伯,封散官壯武將軍,他一轉念,隱隱約約猜到了一二,恐怕和高力士有關,他迅速瞥了高力士一眼,只見高力士輕閉雙眼,仿佛老僧入定一般,就在李慶安目光要移走時,高力士的眼睛睜開了,沖他微微地一笑.

"李慶安上前受封."

李慶安心中大喜,但臉上卻不露聲色,上前半跪行一軍禮,沉聲道:"末將李慶安,謝吾皇陛下封賞."

他剛要起身,李隆基卻笑道:"李將軍,朕再賞賜你紫金魚袋一只,以壯你深澗藤橋上的那一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