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明月出天山 第五十章 大殿封賞(上)
次日凌晨,天還沒有亮,轟隆隆的鼓聲忽然敲響了,驚醒了沉睡中的長安,早朝的時間到了.

自從李隆基在天寶四年冊封楊玉環為貴妃,他上早朝的時間越來越少了,從三天一次早朝,漸漸變成了現在的每月逢五上早朝,今天是十二月初五,是十二月的第一次早朝.

天色還是黑沉沉的,但大街上已是馬車隨處可見,馬車右轅上,橘紅色的燈籠上寫有主人的官銜和姓,比如禦史中丞楊,這就是禦史中丞楊釗的馬車了,或者戶部侍郎楊,這卻又是戶部侍郎楊慎衿的馬車,

馬車一輛接著一輛,夾雜著騎馬的官員,浩浩蕩蕩向丹鳳門方向駛去.

此刻卯時未到,丹鳳門廣場上聚滿了官員,他們正三三兩兩低聲交談.

安祿山昨晚在雪地里站了一個時辰,回去後便有點傷了風寒,如果是平常,他或許就請個假了,但今天是安西軍的受封,他若請假,就有點......

安祿山昏昏沉沉地坐在台階上,他誰也不想理睬,這時禦史中丞楊釗遠遠走來,躬身施禮笑道:"安大將軍,怎麼坐在此處?"

楊釗就是後來的楊國忠,他是楊貴妃的族兄,身材高大,一表人才,去年剛進京,短短一年時間,他便從一個巴蜀小官混到了禦史中丞,並兼任其他十幾個職位,升職之快,已擠身進了大唐高層的行列.

安祿山吃力地站起身笑的:"讓楊中丞見笑了,昨晚受了點風寒,身體虛弱,便坐下休息."

"哦!原來如此."楊釗上前一步,又低聲道:"不知昨天小將軍之事處理得如何了,要不要我幫忙?"

"多謝楊中丞美意,這件事已經平息了,沒辦法,今天是嘉獎安西軍,我生病了來也得來."

"哼!拿下個小小的邊疆小國就如此興師動眾,大將軍北拒契丹,立下無數功績,也未見什麼含元殿大賞,這未免也太厚此薄彼了."

安祿山見楊釗居然不知道拿下小勃律的重要性,不由暗暗鄙夷,不過楊釗的口氣中明顯有討好他的意思,他心中不由一動,這楊釗可是貴妃的族兄,如果能籠絡住他,那豈不是就沾上了貴妃勢力,自己怎麼沒有早點想到呢?

直到今天,安祿山才突然發現楊釗的重要性,心中又是懊惱又是驚喜,連忙笑道:"楊中丞,什麼時候到我府上喝杯水酒,我給中丞看一看幽州的絕色美女."

楊釗大喜,他早想和安祿山搭上關系了,而且還有絕色美女等候,他急忙道:"後天正好有空,我後天過來,如何?"

"那就一言為定!"

兩人一起仰天笑了起來,這時,含元殿上傳來一聲渾厚的鍾聲,一名殿中監官員走出來高聲宣道:"卯時一刻已到,升朝!"

丹鳳廣場上數千名官員立刻排成了兩隊,大唐的朝會有小朝,中朝和大朝之分,小朝主要是臨時有要事才召集的朝會,這是由從三品以上官員參加,一般在紫宸殿或者延英殿舉行,討論軍國大事.

而中朝一般是指每天早上的朝會,五品以上職事官都要參加,這是大唐最頻繁的朝會,像今天逢五的朝會,也是屬于中朝,大多在宣政殿舉行,但今天在含元殿舉行,官階又降到七品以上,不限職事官,這就有大朝的意思了.

大朝是每年五月初一和外國使臣集體覲見時在含元殿舉行,京官九品以上,外官因朝集在京者,一律就列,場面極其隆重.

"百官進殿!"

二千余名官員分成兩列,左列由門下侍中左相陳希烈率領,右列由中書令右相李林甫率領,按品級依次排列,走上高高的龍尾道,向氣勢恢宏的含元大殿魚貫而去.

含元殿極為寬闊,南北長四百余步,東西廣五百余步,可容納萬人,它巍峨地屹立于龍首原南沿之上,極目遠眺,終南山清晰可見,長安街道盡收眼底.

進入大殿光線充足,但越往里走,就漸漸變得昏暗,皇帝坐在高高的龍榻上,他可以清晰地看見群臣,但群臣卻看不清他,這就顯出大唐皇帝的神秘與威嚴.


群臣進殿,從三品以上官員都有席位,可坐聽朝政,而四品以上官員都在後面站立,按三省六部九卿五寺以及散官的順序依次排列.

大殿里竊竊私語,議論著今天早朝的內容,今天早朝就只有一個議題,嘉獎安西軍小勃律之戰.

李林甫閉目養神,可眼角余光不時瞟向坐在玉階之上的一個男子,他頭戴三梁冠,身著絳紗袍,腰系大帶,目光沉靜,嘴角帶著一絲淡然的笑意,這個男子便是大唐皇太子李亨,從開元二十五年前太子李瑛被廢而得冊立開始,至今已近十年,一直便戰戰兢兢地生活在他父親,大唐天子李隆基至高無上的皇權之下.

李林甫為擁立壽王李瑁為太子,曾不遺余力地反對李亨為太子,所以,當李亨被冊立後,便成為李林甫的眼中釘,肉中刺,在李隆基的默許之下,他一次一次打擊太子,天寶五年初,爆發了韋堅案,韋堅是太子妃之兄,刑部尚書,正月十五,他私會太子,被李林甫指使禦史彈劾,又牽連進了隴右節度使皇甫惟明,韋堅與皇甫惟明被流放後處死,太子李亨被迫休掉了太子妃.

同年十一月,杜有鄰案又爆發,杜有鄰是太子寵妃杜良娣之父,因被告發謀反而被杖斃,為了撇清與杜有鄰案關系,太子又被迫休掉了寵妃杜良娣.

一年內休掉了兩個妻子,使太子李亨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打擊,他變得沉默了,極少離開皇宮,今天是逢五朝會,他按禮制前來參加朝會.

此時,李亨的心情十分平靜,仿佛小勃律之戰與他沒有半點關系.

"皇帝陛下駕到!"

殿中少監一聲長喝,官員們紛紛站起身,大殿里靜悄悄的,鴉雀無聲,李亨也站起身,他垂手而立,等待父皇駕臨.

一聲鍾響,四十名宦官分兩列進入,緊接著是近百名禦前帶刀侍衛魚貫而入,腰挎銀裝儀刀,手執玉錘金戈,分列玉階兩邊,最後是十六名宮娥,手握宮扇,羅蓋,簇擁著大唐天子李隆基進殿.

今天是正式臨朝,李隆基也不再穿常服,他身穿繡龍大裘,頭戴天子袞冕,白珠九旒垂在面前,高力士懷抱聖旨,立在他身後.

李隆基坐定,環視了眾臣一眼,眾臣一齊躬身道:"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聲音整齊響亮,李隆基滿意地點點頭,一擺手,"眾愛卿平身!"

"陛下有旨,百官歸位!"

"謝陛下!"百官紛紛返回自己的隊列,各位高官也坐了下來,趁這個空擋,李隆基笑著問太子李亨道:"皇兒最近身體可好?"

李亨連忙欠身道:"回稟父皇,兒臣身體尚好."

李隆基點點頭又道:"朕聞你已兩月不出宮門,這也不對,你是太子,當遍訪民情,知民間疾苦,況且馬球大賽即將開始,朕也希望你常去看一看,散散心."

"兒臣遵旨!"

這時,高力士低聲提醒道:"陛下,開始了."

李隆基收斂心神,對眾臣緩緩道:"今天的議題,想必各位愛卿已經知曉,安西軍攻占小勃律,威震西域,重振朕大唐天可汗的威名,其功在社稷,不可不賞,朕正式決定,主帥高仙芝取代夫蒙靈察,為安西四鎮節度使,並加封鴻臚寺卿,禦史中丞,安西軍賞錢三十萬貫,絹十五萬匹."

說到這里,李隆基停住,由殿中少監高聲宣布,"高仙芝取代夫蒙靈察,為安西四鎮節度使,並加封鴻臚寺卿,禦史中丞,安西軍賞錢三十萬貫,絹十五萬匹."

李隆基微微點頭,又道:"安西軍能曆盡艱辛,取得小勃律戰役勝利,是三軍將士奮勇殺敵所致,朕今天要特地封賞二十四名安西軍有功將士,宣他們進殿!"

"宣安西軍將士進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