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明月出天山 第四十九章 封賞前夜(下)
"卑職安祿山,特抬孽子向相國認罪!"

安祿山站在雪地里,深深地向李林甫宅的大門一躬施禮,旁邊冰雪中,安慶緒的擔架擺在一旁,幾名侍衛守護在左右.

一名門房仿佛事先得到了叮囑,沒有去通報便跑下來道:"安大將軍,我家相國尚未回府,你改日再來吧!"

安祿山一怔,他當然知道李林甫已經回來了,門房沒去通報便跑來拒絕,可見李林甫是知道自己今晚會來,事先安排好了.

安祿山心中不由慌亂起來,難道李林甫真的要借機收拾自己嗎?他不敢走,只得對門房道:"既然相國沒有回來,我就再等片刻."

說著,他悄悄掏出一錠金子,迅速地塞給門房道:"相國若回來,萬望通報一聲."

"不!不!我不能收."

門房的手放佛被火燙一般,丟下金子便向門內跑去,安祿山愣愣地望著雪地里的黃金,暗暗歎了一聲,'就連看門人也欺我嗎?’

時間慢慢地過去了一個時辰,相國府內始終沒有任何消息,安祿山身子肥胖,已是滿頭大汗,兩股顫栗,眼看要站不住了,這時,一名侍衛上前緊張道:"冰天雪地,小將軍恐怕快不行了."

安祿山看了一眼兒子,一咬牙道:"都是你這個孽障惹的禍,死了最好."

就在這時,相國府的側門開了,李林甫的書童走了出來,安祿山心中緊張到了極點,連忙道:"阿哥,可有相國的消息?"

"安大將軍,相國說了,以後要嚴加約束子女下屬,要把心思放在為國戍邊上,此事只要安西軍不計較,他可以網開一面,明天大將軍寫一份保證書,便可去縣衙銷案了."

安祿山大喜,連連躬身道:"是!是!是!我一定嚴加約束部眾,絕不再給相國添麻煩."

得到了李林甫的音信,安祿山終于一顆心落地,他一揮手,帶著兒子匆匆地走了.

.......

大明宮內到處是箱籠包裹,顯得十分凌亂,再過一段時間,聖上和貴妃就要搬到興慶宮去居住了,大家都在忙碌著.

楊玉環是在前年正式封為貴妃,李隆基沒有皇後,她就是六宮之首,從開元二十九年正月起,她進宮出家為女道士後,已在大明宮內住了整整七年,她開始越來越不喜歡大明宮了,尤其這座宮殿總讓她想起從前的歲月.

她慢慢走到一只大箱前,不由秀眉輕蹙,指著箱內的綠玉磬對兩名宮女道:"這磬不要太急收起,這些天我還要用."

"是!"宮女又把收箱的綠玉磬取出了出來.

"四妹,你為什麼不想住大明宮了?"

身後傳來一個清爽的笑聲,一名身著綠羅裙的少婦走了過來,她容顏秀麗,淡掃蛾眉,臉上不施一絲粉黛,正是楊玉環的三姐楊花花,她是昨天中午才剛剛抵達長安.

楊玉環最喜歡的就是自己的三姐,她親昵地拉著楊花花的手笑道:"三姐,快坐下."

兩人在榻上坐下,楊玉環輕輕歎了口氣道:"大明宮太大太空曠,一座花園都要走半個時辰,住在這里,心里也空空蕩蕩的,我不喜歡,我喜歡興慶宮的精美雅致."

"我倒很喜歡大明宮,我喜歡這里的氣勢雄偉,富麗堂皇."

楊花花站起身打了個旋,指著拱頂三十六顆光芒璀璨的夜明珠,笑吟吟道:"就沖這三十六顆夜明珠,我也想長住這里,四妹,反正空著也可惜了,你去給聖上說說,給我在大明宮留一座小宮殿,好不好?"

"三姐為什麼不直接來找朕呢?"

不知何時,李隆基笑呵呵出現在她們身後,楊玉環慌忙起身施禮:"臣妾參見陛下!"


"朕說過多次了,以後別叫陛下,在宮中叫三郎,朕更覺得親熱一點."

"是!臣妾記住了."

李隆基又回頭對楊花花笑道:"朕記得過幾天就是三姐的壽辰,要不要朕給你好好操辦一次?"

"多謝聖上美意."

楊花花心中暗喜,有聖上出頭,這壽禮可就嘩嘩地來了,但她臉上卻不露出來,後退一步不好意思地低聲道:"剛才妾身妄語,請聖上勿怪!"

李隆基不介意地擺擺手道:"大明宮本來就是朕的宮殿,其實給你一座也無妨,只是不合禮儀,而且朝中大臣也難以應付,這樣吧!朕送三姐一座大宅,是原來太平公主的舊宅,一點也不比皇宮差,就當是朕給三姐的壽禮."

楊花花喜得眉開眼笑,悄悄給李隆基遞了個秋波,媚聲笑道:"多謝聖上妹夫賞賜."

楊玉環見三姐舉止輕佻,心中有些不悅,便岔開了話題笑道:"三郎,這幾天你好像很高興,這是為何?"

"朕是高興,前兩天接到安西戰報,朕的安西軍已經拿下了小勃律,從朕登基那時起,小勃律就丟了,沒想三十五年後終于奪回來了,朕怎麼能不高興呢?"

李隆基十分興奮,"安西軍有功將士已經進京,明天朕要在含元殿好好嘉獎他們."

"聖上,那群安西軍官兵,我昨天中午進京時在城門外也遇到了,確實很有趣!"楊花花在一旁插口笑道.

"有趣?"李隆基有些奇怪,便笑問道:"他們做了什麼事情,竟然讓三姐感到有趣?"

"有個大胡子胡人一個勁地討好我,還有一個叫李七郎的,毫不憐香惜玉,竟然把據說美貌無比的吐蕃公主一箭射死了."

"啊!"楊玉環一聲驚叫,輕輕掩住嘴,"把公主一箭射死,這太可怕了."

李隆基卻眉頭一皺,他記得奏折上說,吐蕃公主是從藤橋上跌入深澗而亡,並沒有說是被射死,這是怎麼回事?

他立刻回頭對一名宦官道:"速去朕的禦書房,把高仙芝的戰報拿來."

宦官飛奔而去,過了沒多久,他取來了一本軍報,李隆基接過,直接翻開第四頁,只見上面寫著:'吐蕃公主奔至藤橋,唐軍追至,吐蕃援軍也到,山澗風急,吐蕃公主墜入山澗而亡,唐軍遂斷藤橋.....’

楊花花和楊玉環也湊上前看,楊花花忽然道:"四妹,你看出來沒有,這段話里有問題."

"有什麼問題?"楊玉環不解地問道.

"這寫報告的人很狡猾,他怕寫假話有欺君之罪,可又不想說實話,便打個馬虎眼,說什麼山澗風急,讓人感覺吐蕃公主是被山風吹下去的,可實際上山澗風和吐蕃公主墜亡沒有一點關系,他根本就沒寫吐蕃公主為什麼會墜崖?不用說了,肯定是被那個李七郎一箭射死的."

"很這個有可能,斷橋的立功將領就叫李慶安."李隆基自言自語道.

"不是很有可能,肯定是,因為那個大胡子說露嘴了,其他軍官都很生氣."

李隆基沉思了片刻,微微一笑道:"朕倒很想看一看這個毫不憐香惜玉的李七郎,他長什麼樣子?"

"他額上...."楊花花欲言又止,她媚然一笑道:"這個李七郎真的很與眾不同,聖上明天不妨自己看一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