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明月出天山 第四十五章 太白酒樓
次日一早,李慶安返回了進奏院,一夜之間,他便賺到一千五百貫錢,一千五百貫錢可以在關中買一百五十畝上田,可以在長安城內買一座占地寬廣的上宅,無論如何,這都是一筆巨賞.

一貫重六斤,一千五百貫也就是九千斤,他自然沒有辦法拿走,高力士府和李林甫的府邸分別給了他一塊玉牌,憑這塊牌子,他隨時可以去府內支錢.

第二天中午,李慶安便帶著安西的弟兄們去長安最有名的太白酒樓喝酒洗塵.

"七郎,你既然是闊佬了,不如請我們去長安最好的青樓,一邊喝酒,一邊聽豔曲,豈不是更妙,去什麼太白酒樓."

一路上,荔非元禮拉開大嗓門吵吵嚷嚷,非要去青樓不可.

李慶安心中還在惦念昨晚的白衣少女,可荔非元禮的大嗓門把他吵得頭痛不已,使白衣少女在他心中越來越模糊,他便停住馬笑道:"老荔,你若實在是想找女人,我給你二十貫錢,你一個人去,我們去喝酒."

"他***,我是那種重色輕友的人嗎?要去大家一起去,喂!想去青樓喝花酒的,舉手啊!"

半天,只有他一個人舉手,他無可奈何,只得罵罵咧咧道:"***,一群偽君子,算了,老子也去喝酒,把你的一千五百貫錢喝個乾淨."

"這可是你說的,今天你不喝三十壇酒,我可不饒你,大家說是不是!"

眾人一起哈哈大笑,"是極!是極!老荔不喝三十壇酒,咱們就把他剝光衣服,扔到街上去."

眾人說說笑笑,便來到了長安東市,東市和西市是長安兩大商業中心,東市奢華,西市大眾,兩座商市都占地廣闊,有高牆包圍,里面道路縱橫,各有店鋪數百家,但今天他們不是來東市買貨,而是來東市大門外的太白酒樓.

太白酒樓是因為天寶初年李白在此揮墨寫下'將進酒’而聞名于世,在酒樓的二樓牆上,依然保留有李白的墨跡,去太白酒樓飲酒從此便成了長安人附弄風雅的去處,今天,下了幾日的雪終于停了,天氣晴朗,長安人紛紛出門踏冰賞雪,太白酒樓內也是人滿為患,一樓二樓的大堂都坐滿了,三樓和四樓的雅室自然也沒有了空位.

他們這群安西軍人個個身材魁梧,在酒樓門口一站,大堂里的光線頓時黯淡下來,一名店小二滿頭大汗地跑了上來,連連躬身道:"各位軍爺,真是抱歉,實在沒有位子了,二樓三樓的雅室全部坐滿.

"我說的吧!沒位子了,還不如去青樓喝花酒."

荔非元禮終于找到了籍口,又開始叫嚷起來.

李慶安眉頭一皺,剛要說換家酒樓,旁邊的段秀實忽然道:"四樓不是有五間大房嗎?難道也都滿了?"

"軍爺,四樓的房間倒是有兩間空著,但那是被人包下的,不好再外賣,請軍爺見諒."

"我出你兩倍的價錢,可行?"李慶安笑道.

"這個....."伙計猶豫了一下,"你們稍候,我去問問掌櫃."

伙計跑進了里間,片刻出來道:"軍爺,掌櫃說如果你們願出兩倍的價錢,可以想法給你們騰出一間."

"那好,大家上樓吧!"

二十幾名安西軍人浩浩蕩蕩上了四樓,四樓一共有五間大房,間間布置奢華,基本上都被長安權貴所包,平時不准人入內,此時還是中午,有兩間大房空著,酒樓掌櫃便看在兩倍房錢的份上,擅自做主收拾出一間給他們.


一群人走到門口,只聽隔壁傳來一陣鶯歌笑語聲,在門口站著六名身材魁梧的軍人,正警惕地望著他們.

眾人一湧進了房間,房間內布置得富麗堂皇,被一座白玉屏風一隔為二,鎏金地磚,繡花紗簾,牆角各放一只越州落地大青瓷瓶,處處鑲金嵌銀,令人眼花繚亂.

"各位軍爺,請愛惜房內器物."伙計提心吊膽,唯恐這幫軍人毛手毛腳,弄壞了房內的東西,那他可就吃不了兜著走了.

"你這個賊伙計怎麼如此小氣,老子連小勃律國王的龍床都睡過,還稀罕你這些破爛玩意?快去把好酒好菜端來."

荔非元禮嗓門自然最大,他一邊斥罵店小二,一邊拿著一雙鑲銀筷子把玩,暗暗思忖怎麼把它帶走.

"伙計,東西少了,壞了我照賠,你快去端酒菜來,把你們店里有名的菜肴一樣送兩份,再給我們送十壇最好的酒來."

李慶安也被店小二防賊似的目光弄煩了,他揮了揮手,讓店小二快去,店小二無可奈何,只得向外走去,走了兩步他又回頭問道:"軍爺們要不要找樂女來彈琵琶唱小曲?"

荔非元禮大喜,一把抓住伙計問道:"你們這里還能聽豔曲嗎?"

可憐伙計骨頭都快被他捏斷了,呲著牙道:"軍爺,聽豔曲可以,捏捏摸摸也可以,但不是我,你要先把我放開."

"呵呵!快點去,女人一定要漂亮,記住了嗎?"

"是!是!我這就去."

伙計掙脫他的手,慌慌張張地跑了,很快,酒先送來了,眾唐軍也不等菜,開始大杯大碗喝了起來,劃拳猜枚,熱鬧非常.

"七郎,不知道這次小勃律戰役,皇上會給我們什麼封賞?"

段秀實端著一杯酒和李慶安低聲聊天.

李慶安沉吟一下道:"拿下小勃律,對大唐的安西意義非同尋常,如果皇上要打石堡城的話,我估計他會借這個機會激勵士氣."

"這次你抓可住機會了,七郎,你在安西還不到兩年,就屢立奇功,既讓人羨慕,又令人佩服,來!我敬一杯."

"一樣的,成公,你也一樣會高升,來,喝酒!"

兩人碰了一下杯,將酒一飲而盡,又低聲笑談起來.

這時,隔壁的鶯聲燕語不斷,使荔非元禮心癢難按,他久等樂女不來,便悄悄溜了出去,出去沒多久,門口忽然傳來了一個女人的尖叫聲.

"你這個混蛋,你竟敢摸我!"

"軍爺,你搞錯了,這不是你們的樂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