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明月出天山 第四十四章 雪夜幽夢
李慶安飛馳而來,他翻身下馬,給高力士和李林甫行了一禮,"卑職獻丑!"

"真是高水平啊!"高力士輕輕歎了一聲,"李校尉今天讓我開眼了."

他又狠狠瞪了一眼自己的馬球隊,暗罵一聲道:"一幫酒囊飯袋!"

一轉念,他的臉上又浮起了笑容,"李校尉,這次馬球大賽,你能否也替我打上幾局?"

"為高翁效勞,是卑職的榮幸,只是卑職的名字已經隨安西隊一起報上了禮部."

"這你就不用擔心了."旁邊的李林甫笑道:"規矩是人定的,可以略作修改嘛!"

高力士看中了李慶安,他也接口笑道:"我不會為難你,你盡管參加安西隊的比賽,只要你在關鍵幾場比賽替我出場就行了,只要你肯來,我每場比賽付你二千貫錢."

李慶安心中跳了一下,這可是大手筆啊!只要替他打五場比賽,便掙到萬貫家財,他卻不知,高力士可是天下巨富,且不說李隆基賞給他的財富不可計數,他過壽時遍請賓客,那些王公貴族紛紛為他敲鍾祝壽,敲一鍾便要獻錢百貫,諂媚他之人敲二十杵不止,少也要敲十杵,一場壽宴下來,他的壽禮便有幾萬貫甚至更多,給李慶安二千貫一場球,對他來說只是九牛一毛了.

雖然錢的誘惑很大,但此時它並不重要,李慶安再次施禮道:"替高翁打球是我的榮幸,慶安一文不要."

連李林甫也捋須笑而不言,高啊!這個年輕人不僅球打得好,而且善于抓住機會,先是堅持原則,不肯脫離安西,一旦得到變通,便慷慨應允,視金錢如糞土,他若得高力士為後台,還愁前途金錢不來嗎?

高力士心中著實喜歡他,便緩緩點了點頭,"好!你這個人情我記下了,我不會給你一文錢,不過今晚上的賞錢你得收下."

他取出一塊玉牌遞給李慶安道:"憑此玉牌,你可在賬房支錢,也可在我府中暢通無阻."

"多謝高翁!"

.........

告辭高力士府,李慶安隨李林甫一同離去,李林甫把李慶安叫到馬車前笑道:"李校尉,你今晚可要感謝我了."

李慶安躬身道:"卑職心里明白,若不是相國引薦,我也不會有這個機會."

"機會是你自己抓住的,與我無關,不過你要記住,不管高翁怎樣恩待于你,你都是我李林甫的人,你明白嗎?"

李林甫目光變得嚴厲起來,一眨不眨地盯著李慶安,李林甫本來只想利用他引出馬球之事,沒想到李慶安居然受到高力士的青睞,著實出乎他的意料,他看得出來,高力士很喜歡這個年輕人,再加上他本人軍功卓著,將來前途不可限量,這是個有用之材,他要牢牢捏在自己手心.

李慶安心里如明鏡一般,他立刻躬身道:"相國之言,屬下銘記在心."


李林甫笑了,他點點頭道:"天色已晚,你就不用回去了,就在我府上歇一晚,明日一早再回去."

..........

雪早已經停了,積雪的亮色將夜晚映照得難以入眠,院子里一片靜寂,只偶然有燈籠從遠處的樹影和牆邊悄然出現,又迅速消失,至始至終,沒有一個人走進這座小院.

李慶安百無聊奈地在院子里漫步,這里是李林甫的東客房,和內宅相隔一座花牆,牆上爬滿了濃密的藤蔓,時值冬季,藤蔓上的枝葉都已經凋謝了,從藤蔓的縫隙可以清楚地看到李林甫的內宅,雖然叫做內宅,但這里和李林甫的居處依然相隔甚遠,只是一個單獨的院落,和客房一樣的冷清,仿佛沒有人居住.

李慶安長長地向天空呼出一口白氣,整理了一下煩亂的思緒,來長安的第一夜,他便接觸到了大唐的第二號和第三號人物,在他從小的教育中,無論是李林甫還是高力士,無疑都是反面角色,都是被人唾棄的奸臣,但隨著他的年紀漸長,他開始慢慢意識到,曆史已經被穿了太多的外衣,野史正史混淆,以及明清以來的三次大規模篡改曆史,已經使後來人很難看到真相了.

比如高力士的丑角主要是來自李浚《松窗雜錄》中的力士脫靴一篇,且不論這個李浚是否有詳實的史料,但一開篇就出了問題,'開元中’,李白是天寶元年進京,與開元何干?

而且文中屢屢提到太真妃,這更是荒謬,楊玉環是開元二十八年進宮,開元二十九年正月初二出家為女道士,號太真,太真是道號而不是妃號,楊玉環一直以女道士的身份潛納宮中,怎麼可能拋頭露面,公開躺在公公李隆基懷中接受李白的詩?

直到五年後壽王李瑁娶新妃,正式和楊玉環脫離夫妻關系,楊玉環這才還俗被封為貴妃.

就算楊玉環是當貴妃後接受李白的獻詩,以高力士身份之尊貴,李隆基又怎麼可能允許他給一個翰林供奉脫靴?退一萬步,就算高力士脫靴,懷恨在心,在楊貴妃面前密告李白詩中譏諷,那外人又如何得知?

而今天他看到了真實的高力士,從他和李林甫簡單的幾句對話中,李慶安便知道,高力士此人,絕不是弄臣這麼簡單.

這時,空中忽然傳來了一陣悠揚的琴聲,在空寂的雪夜中儼如天籟之聲,不知不覺,李慶安被琴音吸引住了,琴聲如訴如泣,似乎在講述一個女子纏綿婉轉的心曲,琴聲時而如春泉叮咚,仿佛讓人看到了一個少女在春天與百花共舞,她的花容月貌讓人分不清是花化作了人,還是人變成了花;琴聲時而低婉憂傷,少女仿佛影單孤寂地在水邊徘徊,一輪清月是她寂寞的眼眸;琴聲時而又如萬馬奔騰,激昂熱血,使李慶安仿佛又回到了遼闊壯麗的安西,他騎著戰馬在無邊的原野上盡情奔騰,越過草原,穿過戈壁,沐浴著夕陽的火紅,去天邊尋找落日的故鄉.

"好啊!"李慶安脫口而出,琴聲嘎然而止,隔壁傳來了一聲低低地驚呼.

李慶安幾乎是毫不遲疑地沖向花牆,透過枯枝藤蔓,他看了一個白衣似雪的女子,身姿妙曼,正匆匆向屋里走去,一名侍女抱琴跟在後面.

"姑娘請等一下!"李慶安低聲喊道.

白衣少女腳步遲疑了一下,李慶安又道:"姑娘請繼續彈下去,在下絕不再驚擾."

白衣少女最終還是走回了房中,門吱嘎一聲,輕輕關上了.

李慶安不由有些沮喪,這是他入唐以來聽到的最優美的琴聲,清風明月,雪夜萬籟寂靜,只有此時才能聽到用心彈出的琴聲,可惜被他一聲魯莽的叫好給打斷了,他又看了良久,隔壁小院始終是一片寂靜,再不見白衣少女的倩影.

夜里,李慶安做了一個夢,夢中琴聲仿佛又至,白衣少女在水邊輕舞,長袖當空,舞衣飛揚,猶如月中仙子降臨人間,迷迷糊糊中他似乎又聽見了琴聲,一時間,他竟不知是夢還是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