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明月出天山 第四十二章 權宦高翁
吃罷晚飯,李林甫的車隊再次出發,向高力士的宅邸而去,李慶安催馬上前,在李林甫的馬車外低聲道:"相國要找我嗎?"

李林甫在馬車里笑道:"我想和你說一說這次小勃律戰役,你們這一仗打得非常精彩,聽說皇上高興得幾乎一夜都未睡好,連連誇獎高仙芝不負重望,還有你們這些立功的將領,都會得到厚賞,你功勞可是排在第二位."

"多謝相國垂青."

"李校尉不必過謙,這是你軍功所得,受之無愧."

話題一轉,李林甫又淡淡問道:"聽說高仙芝和夫蒙靈察不和,這件事你們可有耳聞?"

"回稟相國,屬下位卑職小,不敢妄議高層之事."

"不妨事,就隨便和我聊聊,我想聽聽你們下層軍官的看法."

"相國有令,屬下安敢不從,卑職只是小小的校尉,又得高帥看重,怕偏激之言誤導了相國."

李林甫沉默了,片刻,他微微一笑道:"很好,應對得體,難怪高仙芝會讓你來送信."

車廂里再也沒有任何聲音,李林甫仿佛睡著了一般,再也不理會他,車隊繼續向前行走,不多時便進了翊善坊的大門,高力士的府宅便位于翊善坊內,這里緊靠大明宮,若宮中有事,高力士便可即刻進宮.

高力士原本姓馮,出身貧寒,他在武則天時代入宮,頗得武則天賞識,但他卻獨具慧眼看中了當時為臨淄王的李隆基,並成為他的心腹.

高力士雖為閹人,卻有非凡的政治眼光和決斷性格,"善于騎射,一發而中,三軍心服",確實有大將之風,李隆基登基後,他掌握大權,並不是憑著一味的逢迎和巴結,而是能在關鍵時刻對李隆基起到政治上的有力幫助和情感上的傾心關懷,在大唐,他是僅次于李隆基的二號權力人物,連李林甫也要看他臉色行事,今天李林甫上門拜訪,就是為了陸景融身後之事.

相國的馬車到來,早在百步外,便有順風腿奔入宅內報信,盡管高力士權傾朝野,但李林甫的面子他還得給,聽到消息,他急忙迎出府來.

高力士約六十余歲,身材中等略高,雖然年過花甲,但體格仍十分健壯,李林甫和馬車剛一停下,他立刻笑呵呵迎上來道:"風寒夜冷,相國卻親自上門,令老夫蓬蓽生輝啊!"

李林甫也下車拱手笑道:"我一路擔心高翁在宮中未歸,想不到居然回來了,看來是老天眷顧于我."

"相國言重了,宮中再忙,老夫也要回府,來!相國隨我進府."

高力士親熱地挽著李林甫的胳膊,向台階上走去,高力士府上的朱門吱嘎嘎地開了,這種禮遇普天之下,除了皇上貴妃外,也只有他李林甫能享受到了.

李林甫眼中閃過一絲得意,他很滿意高力士對他的重視,高力士就是皇上的影子,影正而身不斜,從這個細節上便可看出皇上對自己的態度還沒有明顯的變化.

高力士瞥了李林甫一眼,他知道李林甫為什麼要來,陸景融病危,已辭去工部尚書一職,皇上今天又下旨免了他的中書門下之位,這大唐的相位可就多出一個了,李林甫如果不來找自己打探消息,那才是怪事.

但李林甫是想自己兼職,還是想推薦他人,這一點高力士還拿不准,他不露聲色地將李林甫請入了自己書房.

兩人分賓主落座,侍女給他們上了茶,隨即退了下去,高力士端起茶杯笑道:"不知今天相國來訪,是為了哪般?"

李林甫笑呵呵道:"沒什麼大事,聽說高翁也組建了一支馬球隊,准備參加明年初的馬球大賽,據說都是數一數二的高手,我心儀已久,所以特來上門一觀."


高力士眯著眼笑道:"原來相國也好此道,不錯,我是有一支馬球隊,不過他們的技藝還差得遠呢!恐怕會讓相國失望."

"懇請高翁讓我一觀!"

"那好!相國請隨我去西院."

高力士站起身,便帶著李林甫向西院而去,馬球是大唐國球,不僅州郡有馬球隊,而且很多宗室權貴都有自己的私人馬球隊,高力士是天下第二號人物,家財億萬,加上他酷愛馬球,他當然也擁有自己的馬球隊,年年都是如此,怎麼李林甫今天才聽說此事?

高力士心知肚明,看馬球不過是李林甫的一個借口罷了.

高力士府宅占地廣大,西院便是一塊小型的馬球場,還沒進球場就聽見呼喝聲大作,以及激烈的馬蹄聲.

"馬上就要比賽了,這幫兔崽子還算爭氣,前年奪得了第十二名,我這次給他們的任務是進前十,這不,在苦練呢!"

這時,李林甫回頭向跟在後面李慶安招了招手,"李校尉,你過來."

李慶安一怔,慢慢走了上來,高力士也有點愣住了,李林甫要做什麼?介紹一個小小的校尉軍官.

李林甫呵呵笑道:"高翁,這個李校尉是從安西而來,他馬球打得很好,這次將代表我們安西都護府來參賽,我先給高翁介紹介紹."

李慶安立刻行一軍禮道:"卑職參見高翁!"

一般人看來,李林甫是安西大都護,給酷愛馬球的高力士介紹一個安西馬球高手是很正常的事,但高力士是何等精明,他一下子便聽出了李林甫有弦外之音.

他打量了一下李慶安,微微笑道:"李校尉征袍未褪,是否從小勃律直接過來?"

高力士的大名,李慶安從小便聽說了,還看過一出《貴妃醉酒》的京劇,劇中高力士是個鼻子上塗白的小丑,愚蠢而驕橫,令他印象非常深刻,可實際上他今天看到的高力士,卻是一個老謀深算的政客,精明老辣,身上沒有半點驕橫之氣.

李慶安連忙躬身答道:"高翁說得一點不錯,卑職正是從小勃律而來."

旁邊李林甫插口笑道:"高翁或許還不知,這個李校尉就是小勃律功勞簿上排第二的李慶安."

"哦!原來你就是飛奪阿弩越城,斬斷吐蕃渡橋的李慶安,好一個勇士."

高力士嘉許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你可知道皇上封了你什麼官職嗎?"

"卑職不知."

高力士看了一眼李林甫,呵呵一笑道:"既然相國不說,那我也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