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明月出天山 第三十九章 奉命東行
九月,駐紮在婆夷水對岸的吐蕃軍見奪回小勃律無望,便趕在補給斷絕前返回了邏些城,高仙芝遂立蘇必失之女雪蓮為小勃律新王,留席元慶率兩千軍駐紮小勃律,隨即率大軍走赤佛堂路返回了連云堡.

隨著時間漸漸進入歲末,大唐三年一度的馬球大賽將在天寶七年一月正式拉開序幕,馬球大賽是大唐時代的世界杯,各州各郡,各大邊關諸軍,以及宗室權貴甚至皇帝的私人馬球隊皆踴躍參賽,安西軍也不例外,在上一屆的馬球大賽中,安西軍奪得了第三名,為世人所矚目,十月初,夫蒙靈察的召集令到了連云堡,安西馬球隊分兵兩路,一部分人從龜茲出發,而段秀實,白元光,李慶安,荔非守瑜等參加小勃律戰役的七人直接從連云堡去長安參賽.

這天晚上,高仙芝把李慶安叫到了自己的房內.

高仙芝心事重重,背著手在房間里來回踱步,良久,他回頭問李慶安道:"七郎,我打算繞過夫蒙靈察,直接向朝廷報捷,你以為如何?"

這件事高仙芝已經考慮了很久,皇上的聖旨中直接任命他為行營節度使,發動小勃律戰役,至始至終都沒有提到夫蒙靈察,這顯然就是有用他取代夫蒙靈察的意思,如果再由夫蒙靈察寫捷報,夫蒙靈察會怎麼寫?會不會由此改變皇上的想法,高仙芝為此憂慮不已.

李慶安想了想便道:"大帥,畢竟夫蒙靈察還是節度使,大帥繞過他和制度不符,容易被人抓到把柄,不如大帥兩步同時走,只要在手法上稍微變動一下便可."

"哦!怎麼個變動法?"

"很簡單,首先是做出一個時間差,給夫蒙靈察的報告晚三天出發,這樣便能保證大帥的報告要比夫蒙靈察的報告早到朝廷;其次不能用正式報告,而是用八百里加急軍報的方式送至朝廷,但內容要詳實;最後便是要和監軍商量一下,最好讓他也署上自己的名字,這樣就成了大帥和監軍的共同報告,夫蒙靈察就算暴跳如雷,他也無計可施."

高仙芝緩緩點了點頭,他不得不承認李慶安的手段高明,比他的想法要周全得多,他取出一封信,遞給李慶安道:"這是我給李相國的一封信,你這次進京,替我交給他."

"大帥放心,卑職一定辦到."

.........

十二月初,一場大雪紛紛揚揚落下,將關中地區變成了銀色的世界,

大小河流凝冰如玉,兩岸玉樹瓊枝,遠方山脈銀裝素裹,在梅花般的雪花中顯得江山如詩如畫.

長安三橋自古便是迎來送往之地,在路邊有一座驛站,背後的山崗上有一座送別的驛亭,一條筆直的官道東西向從驛亭下穿過,往東是去河東,洛陽中原繁盛之地,而向西卻是戈壁大漠,胡楊落日.

這一天,三橋前的官道上來了一行騎馬的人,他們風塵仆仆,顯然是從遙遠的地方而來,這是一支由二十幾名大唐騎兵組成的隊伍,他們個個身材高大,強健威武,黑色的頭盔上長長地盔纓迎風飄揚,他們後背長弓,腰挎橫刀,正是從連云堡返回長安的李慶安一行.


從連云堡出發,穿過瀚海大漠,經過河西走廊,他們已經行程萬里,一路風雨沙塵,使他們每個人都顯得疲憊而削瘦,身上穿的軍服也十分破舊了,小勃律戰役中染上的斑斑血跡變成了深褐色,安西的風雨征程,安西血與火的征戰使他們的眼中多了一種中原人沒有的成熟和堅毅,官道上人來人往,眾人皆目光詫異地望著這群與眾不同的騎兵.

李慶安走在隊伍中間,這是他第一次來到京城,他好奇地打量著周圍的一切,盡管他走過河西,走過隴右,但長安的風物卻給了他一種完全不同的感受,他也說不出這種不同的感受來自哪里,或許這里的人更加自信,連馬車夫都腰板挺得筆直,還有寬闊的大道以及遠方群山掩映中的寺廟和權貴別院.

在他身後,一路呱噪不停的荔非元禮也閉嘴了,心情複雜地望著長安的一草一木,在他眼睛里,流露出了一種敬畏之色.

"七郎!七郎!"身後的叫喊聲打斷了李慶安興致,他停馬回頭望去,是白元光在向他招手.

"元光,什麼事?"

白元光上前笑道:"七郎,前面就是金光門了,但我想從明德門入京,以表達我對長安的敬意,不知七郎是否願意和我同往?"

李慶安點點頭笑道:"我對長安也不熟,正好和你一起去看看."

一起進京的李嗣業也笑道:"大家一起走吧!"

二十幾人中,幾乎有一半都是第一次來長安,紛紛表示願意走明德門入京,眾人調轉馬頭,向另一條官道行去.

又走了一刻鍾,眾人走上了一道斜坡,大唐都城長安如一副畫卷,徐徐展現在眾人眼前,這是何等壯麗的景象.

在蒙蒙飛雪中,巍峨廣闊的長安城矗立在渭河之濱,高大宏偉的城樓儼如一尊尊巨人昂首挺立,龍首原上的大明宮氣象萬千,龐大的建築群崇閣巍峨,層樓高起.

這里是大唐的政治,經濟和文化中心,也是世界上最偉大的城市,它仿佛一尊巨龍,傲視著大唐的萬里山河,顯現著大唐帝國一統天下的氣度與風范.

盡管已經來過多次,白元光還是被長安城的宏偉深深地震撼了,他不由自主地跪了下來,匍匐在長安城腳下,虔誠地吻著這片神聖的土地,就連最高大的賀婁余潤也跪下了,此刻,他覺得自己是如此的渺小和卑微.

李慶安翻身下馬,激動地望著大唐帝國的心髒,一千三百年了,他終于又看到夢里才出現的長安城,幾名第一次來長安的漢人士兵更是激動得熱淚盈眶,他們也跪了下來,泣不成聲,這一刻,他們甘願為保衛大唐的邊疆而獻出自己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