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血色安西 第三十八章 妖花凋謝
孽多城頭之上,火光獵獵,照如白晝,蘇必失帶著一幫貴族站在城牆上,不安地望著城下的唐軍,唐軍並沒有攻城,而是在一里外停了下來,這個怪異的舉動讓他們驚訝不已,誰也不知道唐軍想做什麼?

這時一名騎兵飛奔而至,將一封信一箭射向城頭,他大聲道:"我們要去攻打大勃律,特向貴國借道."

城上士兵拾到箭信,連忙將它交給了蘇必失,蘇必失看完信,心中驚疑不定,唐軍居然是去攻打大勃律,這倒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旁邊一名貴族低聲道:"國王殿下,唐軍是怕打草驚蛇,所以要先打大勃律,可是他們回過頭,一定會來對付我們,千萬不要上當."

蘇必失沉思片刻,如果真是打完大勃律後再來進攻自己,他倒放心了,那時吐蕃援軍已經到了.

"你們說借道攻打大勃律,可以什麼誠意來證明?"蘇必失高聲問道.

"我們大帥願獻上絹千匹,精美瓷器二十箱,上好茶葉兩百擔,作為借道之資,請國王和各位貴族笑納."

唐軍騎兵一指遠方,只見無數唐軍挑籠抬擔,將近百口大箱子抬到城門邊上,他們打開了十幾箱,里面果然都是絲綢瓷器,旁邊的貴族們一陣驚呼,眼睛都看直了.

"好吧!我同意你們借道,你們去吧!"

得到了小勃律國王蘇必失的許可,唐軍騎兵調頭向南,一陣狂風似地奔馳而去,城外只剩下百口大箱子.

一直望著唐軍走遠了,幾名貴族對望一眼,幾乎不約而同地向城下奔去,"快開城門!"他們呼喊著自己的手下,開城去奪寶,唐軍大帥已經說過了,這些寶貝可是有他們一份.

"你們等一下!"蘇必失大聲制止,可他哪里能制止得住已經紅了眼的貴族們,他越喊,貴族們就越奔得快.

城門轟隆隆開了,數百名士兵一湧而出,向大箱子奔去,就在他們靠近大箱子的刹那,後面的近百口大箱的箱蓋突然開了,里面不是什麼絲綢瓷器,而是一個個身披重甲的陌刀手.

李嗣業大吼一聲,揮刀而上,瞬間肢體橫飛,血光迸濺,他一揮手,"殺!"

百名陌刀手舞刀而上,他們殺得人頭滾滾,慘叫聲不絕,就在這時,一支火箭射入天空,遠方傳來了轟隆隆的馬蹄聲,唐軍騎兵又殺回來了.

蘇必失被驚得目瞪口呆,他見唐軍已經殺進城門,忽然大叫一聲,轉身便向王宮逃去.

........

王宮里,雪蓮已經被剝去了衣服,四肢吊在繩子上,迦蘭公主端著一杯酥油茶,坐在象牙椅上欣賞著即將要發生的盛況,三年前,另一個女人就在這里,在同樣的繩套上,在哀嚎中慢慢地變成了自己的一面鼓皮,而今天,她的女兒,也將成為自己盼望已久的新鼓.

迦蘭公主清麗絕倫的臉龐上露出了她最迷人的笑意,她的眼中已經開始有些激動起來.

她輕輕一揮手,朱唇輕吐:"開始吧!"

兩名赤著上身的吐蕃大漢拔出刀,一步步走向繩套上那晶瑩潔白的玉體,在羞憤和絕望中,女孩已經駭暈了過去,頭軟軟地耷拉著,吐蕃大漢剛要動手,迦蘭公主卻一擺手,笑道:"我不想看一個死人的模樣,用水把她澆醒."

'嘩!’地一桶水,從女孩頭上淋下,女孩慢慢蘇醒了,她直勾勾地盯著迦蘭公主,悲傷沒有了,眼中只剩下無盡的仇恨.

"先挖她的兩只眼."


迦蘭公主話音剛落,外面忽然傳來了一陣劇烈的腳步聲,蘇必失在數十名侍衛的簇擁下飛奔進來,雪蓮看了父親,哭喊道:"父王,救救我!"

蘇必失已經顧不上自己女兒了,他拉著迦蘭公主便跑,"我的公主啊!快逃吧!唐軍已經殺進城了."

迦蘭公主驚得魂飛魄散,手中茶杯'當啷!’落地,摔得粉碎,她被蘇必失拉著奔跑,可心里依舊有點不甘心,但她沒有機會了,幾名監獄侍衛已經將雪蓮救下,用衣服裹住了她的身子,背著她向另一個方向跑去.

迦蘭公主不由暗暗一咬牙,"小賤人,總有一天,我還要剝你的皮!"

王宮緊靠東城門,有一條暗道直通城外,蘇必失帶著公主和數十名侍衛從暗道逃出,向東面的山嶺跑去.

在東面約十五里處便是婆夷水大峽谷,峽谷寬約百丈,延綿千里,谷下深二百余丈,水流湍急,時值夏季,水霧彌漫在峽谷之中,水聲震天,數里外可聞,峽谷上有一座藤橋,是吐蕃軍整整耗時一年制成,它唯一地連接著峽谷兩岸,在對岸的三十幾里外便是吐蕃大營,駐紮有二萬吐蕃重軍.

蘇必失和迦蘭公主一路奔逃,一個時辰後,天漸漸亮了,他們終于靠近藤橋,只剩下不到兩里,已經聽見了峽谷內的水聲.

蘇必失累得上氣不接下氣,他停下腳步,呼呼地喘著粗氣道:"公主,稍微,稍微歇息一下吧!我不行了,真的跑不動了."

迦蘭公主坐在一塊大石上,也喘著氣道:"只剩下兩里了,過了橋我們就安全了,再堅持一會兒吧!"

就在這時,一名吐蕃侍衛驚恐地指出遠處大喊,"快看,是唐軍!"

只見數里外,一支數百人的唐軍向這邊飛馳而來,他們也發現了國王一行,紛紛加快了速度,迦蘭公主嚇得魂不附體,她也不管國王,拼命向藤橋跑去,她的兩名心腹侍衛一左一右架護著她.

蘇必失的侍衛都各自逃生了,丟下他一人,他大聲咒罵著,手腳並用地向山頂爬去,忽然,一支箭呼嘯而至,正中他的大腿,蘇必失一聲大叫,骨碌碌滾下了山坡,立刻有兩名唐軍上前,用長槊抵住了他的咽喉.

這支軍隊便是李慶安奉命來砍斷藤橋,他們道路艱難,晚到了一個時辰,恰好遇到了蘇必失等人,此刻,李慶安也看了一個頭戴金冠的年輕女人,在朝霞的映照下,她的身姿顯得格外的美麗飄逸,李慶安意識到,這必然就是那個美貌無雙的吐蕃公主了,他一聲低喝,"追上她!"

數十名唐軍吆喝著,向迦蘭公主追去,越來越近,她的兩名侍衛見情況危急,大吼一聲,撲向追來唐軍.

迦蘭公主跑上了藤橋,向對岸狂奔而去,就在這時,對岸也出現大隊吐蕃軍,他們接到急報,向孽多城援馳而來.

"快來救我!"

迦蘭公主大聲呼救,十幾名吐蕃士兵看見了公主,不顧一切地奔來,他們相距越來越近,迦蘭公主已經跑到藤橋中央,離最近的一名吐蕃軍不到一丈,她向士兵伸出了手.

就在這時,一支狼牙箭閃電般射來,箭杆上刻著'凌山血箭’四個字,箭力強勁迅疾,一箭射穿了迦蘭公主的後心,箭尖從她雪白豐滿的前胸透出,殷紅色的血染紅了她的絲衣,她一聲哀鳴,慢慢回頭,只見在橋頭的一塊大石上,一名大唐軍官執弓而立,他的盔纓在山澗風中獵獵飛揚.

迦蘭公主無力地抓向離她已不到三尺的吐蕃士兵,但身體卻仿佛被一陣風吹走,墜入了萬丈深谷......

"砍斷藤橋!"

李慶安下達了命令,眾軍亂刀齊下,藤橋轟然斷裂,將吐蕃人最後一線希望扼殺在了延綿千里的峽谷之中.

只有一條白絲帶在空中飛舞著,久久不肯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