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血色安西 第三十七章 夜襲孽多
阿弩越城內的一座大房子里,高仙芝正凝視著地圖不語,從這里前往孽多城還有一百余地,高原平坦,騎兵已經可行,正常的話,天黑之前可以到達,但兩萬吐蕃重軍距孽多城也只有五十余里,如果唐軍久攻城不下,一旦他們得到消息,趕來支援的話,自己的八千軍隊可就危險了.

"這一仗該怎麼打呢?"高仙芝背著手,慢慢地來回踱步.

這時,一名親兵稟報道:"大帥,斥候營李校尉帶阿弩越城主求見."

"讓他進來!"

門簾一響,李慶安帶著阿利來茨走了進來,阿利來茨上前一步,雙膝跪下道:"奴謝高大帥保全阿弩越城."

高仙芝連忙將他扶起來,笑道:"我大唐天兵是來替你們趕走吐蕃人的盤剝,只要你們肯誠心投降,我是絕不會傷害你們."

"多謝大帥恩德,我們小勃律人深恨吐蕃人的剝削,困乏已久,無時無刻不再盼望著唐軍前來相救."

旁邊李慶安接口笑道:"阿利來茨告訴我,小勃律十大貴族中有六人是心向大唐,大帥,這可是一個機會."

高仙芝眼珠一轉,他忽然想出了一條絕妙之計,便呵呵笑道:"七郎,你小子是想爭這份功勞吧!"

李慶安被說中心事,他立刻單膝跪下道:"請大帥成全!"

高仙芝點了點頭,"很好,你讓我想到了一條妙計,不過這條計策我打算讓席元慶來實施,我會另給你一個同樣重要的任務."

天剛擦黑,三千大唐騎兵便在別將席元慶的率領下向孽多城進發,天空布滿了暗紫色的云彩,沒有下雨,雖然此時處于盛夏季節,但夜風依然寒冷,像刀一般地刮蝕著士兵們的臉龐.

騎兵隊無聲無息地疾行,沒有人說話,只聽見戰馬有節奏的雜遝聲,唐軍仿佛一條黑色的鐵流般,向南方的孽多城殺氣騰騰而去.

......

孽多城王宮內***通明,樂聲悠揚,一隊美貌的吐蕃少女正輕歌曼舞,國王蘇必失在舉行宴會,除了國王和吐蕃公主外,還有幾名小勃律貴族也攜帶妻女出席了宴會.

"我的公主,你已經喝了三杯酒了,是什麼事情讓你如此高興?"

迦蘭公主滿臉暈紅,明亮的眼睛里閃爍著喜悅的光輝,她舉起酒杯,輕啟朱唇道:"想到明天我就要得到一張鮮嫩的鼓皮,我怎麼能不高興呢?"

蘇必失心中一陣黯然,畢竟是他的親生長女,過了今晚就要被剝皮了,他心中著實難受,可又不敢表露出來.

迦蘭公主瞥了他一眼,柔聲道:"莫非國王又反悔了嗎?"

"沒有!我既然已經答應你,怎麼會反悔,她是那賤人的女兒,我一點都不在意."

迦蘭公主嬌顏綻開了迷人的笑容,她伸出纖纖玉指,端起酒杯道:"我的王,為我們將得到最鮮嫩的鼓皮,我們干一杯,明天我會親自為你演奏你最喜歡的赤身鼓舞."

想到公主那蕩人魂魄的赤身鼓舞,蘇必失心中一陣激動,先前的一絲黯然也被一掃而空,他端起酒杯呵呵笑道:"讓人期待啊!來,我們干這一杯."

兩人將酒一飲而盡,這時,一名侍衛前來稟報道:"國王,雪蓮公主啼哭不止,哀求要見國王殿下."

迦蘭公主笑了笑,優雅地站起身道:"我的王,讓我去勸勸她吧!哭得太多,可會影響到我鼓聲的優美."

"去吧!告訴她,這是她的命."

迦蘭公主拖著長長的絲裙來到了王宮中的一座牢房前,隱隱聽見牢房里有低低地哭泣聲.

迦蘭公主窗前向里面探望一眼,只見一張木榻上坐著一名白衣少女,


她雙肩瘦弱,纖細的腳腕上帶著巨大的鐵鏈,顯得異常的楚楚可憐,她正捂著臉哀哀哭泣,口中斷斷續續地低聲哀求道:"父王,求求你放過女兒吧!"

"雪蓮,你馬上要去見母親了,你應該高興才對,為什麼要哭泣呢?"

迦蘭公主聲音很輕柔,仿佛冰泉般地動聽.

少女抬起頭,露出了一張清秀美麗的臉龐,但臉上流滿了淚水,她見公主在窗外,連忙起身跑來,卻被鐵鏈拉住,重重地摔在地上,她爬起來跪下哀求道:"公主,求你饒了我吧!我願意給你做牛做馬,伺候你一輩子."

"不!"迦蘭公主輕輕搖了搖頭,"你是小勃律最珍貴的明珠,我怎麼能讓你做牛做馬,我會把你變成世間最動人的樂器,用你的骨骼做架,用你的人皮做面,我要用你演奏出雪山神女的絕唱,雪蓮,這是你的榮幸,感謝我吧!"

少女嚇得渾身發抖,她再也忍不住,趴在地上嚎啕大哭起來.

"娘,你快來救救我啊!"

監獄外的幾名侍衛紛紛扭過頭去,眼中皆露出不忍之色,迦蘭公主卻不悅地哼了一聲,"和她娘一樣的下賤,沒有一點感恩之心,明天我要親自看她做成鼓."

她一拂袖,輕盈地走了,牢房里只剩下少女絕望的痛哭聲.

.......

半夜里,國王蘇必失忽然被一陣激烈的敲門聲驚醒了,"出什麼事了?"他極為不高興地問道.

"國王,不好了,十里外發現了大隊唐軍騎兵."

"什麼!"

蘇必失騰地坐了起來,"有多少人?"

"大約三四千人左右."

蘇必失愣了半晌,忽然用勁推身旁的迦蘭公主,"公主,你快醒醒,唐軍來了!"

迦蘭公主正在做一個美夢,夢見自己有了一面新鼓,鼓皮細膩鮮嫩,輕輕敲打,發出了天籟般的聲音,她一下子被國王推醒,不由嬌嗔道:"我的王,你干嘛要壞我的美夢."

"別做夢了,唐軍殺來了."

"啊!"迦蘭公主心都要停止跳動了,她捂住胸口,驚懼地問道:"這,這可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快拿你的印符去求援軍."

蘇必失一邊慌亂地穿著衣服,一邊道:"現在只要能拖住唐軍,拖到援軍過來,我們就有希望了."

"好的,我就取印符."

迦蘭公主也顧不得穿好衣服,從床頭取過一只黃金匣子,用鑰匙打開,取出了一尊虎符,這是調動吐蕃軍的印符,只有她才有這個權力.

她打開門,把印符交給自己的貼身侍衛道:"你速去大營向論若贊求救,他晚一刻來,我命將不保!"

.......

城外,席元慶的三千鐵騎離孽多城已經不到五里了,鐵蹄聲震天,向孽多城鋪天蓋地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