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血色安西 第三十六章 阿弩越城
整個坦駒嶺延綿四十余里,上山和下山之路皆陡峭如刀削,行路異常艱難,是夜,李慶安率領二百余名手下悄悄下山了,一直到二更時分,眾人才艱難地摸下了山崖,隱蔽在一座巨石之後,夜色中,遠方黑黝黝的阿弩越城牆隱隱可見.

"將軍,我們是否趁機拿下阿弩越城?"賀嚴明低聲問道.

李慶安輕輕搖了搖頭,"不行,我們不能打草驚蛇,壞了大帥的戰術."

"那我們怎麼裝扮成阿弩越人,上山迎接弟兄們?"

"人不用太多便可."李慶安的目光投到了右面的山坳里,那里有一處十幾戶居民的小村莊.

"嚴明,你率本部去把那里的阿弩越人全部帶來,不肯來者,盡殺之!"

......

賀嚴明率本隊人迅速向小村莊摸去,李慶安地目光又再一次投向了阿弩越城,事實上,在他下山前高仙芝便已囑咐過他,'阿弩越城兵力松弛,君可見機行事.’

這句話說得含糊,但高仙芝的言外之意卻是准許他可以自行其事了,阿弩越城,他能不能一舉拿下呢?

就在李慶安沉思之時,一名士兵跑來稟報,"賀隊正回來了."

只見賀嚴明帶著三十幾名阿弩越人匆匆而來,見到李慶安,他得意地笑道:"將軍,出乎意料的順利,這些阿弩越人貪圖小利,每人給他們二百文錢,他都願意上山迎接."

李慶安看了一眼後面的阿弩越人,三十幾人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每個人的眼睛里都充滿了期盼,他便點點頭笑道:"很好,挑二十人出來,我們士兵也出二十人,換上他們的衣服,一同上山歡迎大軍,告訴他們,只要心誠熱情,我每人可給五百文錢."

一名士兵將李慶安地話翻譯成了吐火羅語,阿弩越人頓時歡呼起來,紛紛取出嗩呐,鑼鼓等樂器,准備隨唐軍上山.

李慶安又對賀嚴明道:"這些人就由你帶上山去,你會說吐火羅語,皆時也扮成其中一員."

賀嚴明呆了一下,心中暗暗罵道:"***,老子就背運,什麼倒黴的事都輪到我!"

他連忙捂住腳咧嘴道:"將軍,能不能換一個人上山,我的腳剛才扭了一下,恐怕不能爬山."

"你真的腳扭了?"

"真的,將軍請看,腳背都腫了."

"唉!真是可惜了,如果再上去一趟,說不定你就可以升副尉了."

"副尉?將軍,我腳好像沒事了,你看,好好的."

"沒事就好,你快去吧!"

李慶安笑了笑,揮手對眾人道:"大家都過來,我有話對大家說."

......

夜色蒼茫,寒風中,阿弩越城的上空格外明朗,無數的星辰仿佛寶石般的綴在夜空,散發著璀璨的光芒,在這明亮的星空下,阿弩越城安靜地沉睡著,三更時分,正是人們睡得最香甜的時刻.

就在這時,近兩百條黑影出現在了阿弩越城外,他們動作迅速,快如狸貓,在一聲低低地命令下,飛速越過一條一丈寬的壕溝.

阿弩越城修在一座巨大的石崖之上,進退都只有一條路,易守難攻,城池很小,周長約千步,里面住有三四百戶人家,另有三百名守軍,由一名貴族擔任城主.

"將軍,怎麼辦?"荔非守瑜低聲問道.

唐軍面前是一條巨大的石縫,寬五六丈,形成一道天然的護城溝,由一座藤橋相連兩岸,在對岸的藤橋邊有一座石屋,里面應該有十幾名守軍,不過此刻***漆黑,守軍應該在睡眠之中.

這也難怪,大唐立國百年來,從沒有軍隊翻越坦駒嶺至此,況且前面的連云堡還有重兵把守,阿弩越人做夢也想不到唐軍會在今夜突至.


李慶安沉吟片刻,拿下阿弩越城不在話下,關鍵是不能走露了消息.

"你率一百人繞到城後,堵住他們的退路,以一支火箭為信號,我們同時發動進攻."

"遵命!"

荔非守瑜一揮手,帶領一百人迅速跑過藤橋,向城後繞去,石屋里靜悄悄的,守軍沒有發現危險已至.

"將軍,有五個人!"石屋旁,韓進平指了指石屋,壓低聲音道.

李慶安做出一個動手的姿勢,兩名唐軍立刻向石屋內緩緩吹入了幾管迷香,片刻,韓進平率領幾名手下進去了,很快便換了一身阿弩越城士兵的裝束出來.

就在這時,天空忽然一道亮光劃過,一支火箭騰空而起,火焰拖著長長的尾巴,迅速消散在黑暗之中.

"上!"一百余名唐軍向阿弩越城奔去,他們奔至城下,手中飛爪拋上了三丈高的城牆,縱身而上,一名阿弩越城哨兵忽然聽到異動,趕來察看情況,卻被李慶安一箭射穿了喉嚨,悶叫一聲,從城上重重摔下,忽然,城南喊殺聲驟起,驚醒了沉睡中的人們,守城士兵紛紛向南邊跑去,他們卻沒有想到,李慶安的一百余人已經從北門無聲無息進入了城內.

阿弩越城的城主叫阿利來茨,是小勃律的十大貴族之一,阿弩越城就是他的領地,他在睡夢中被喊殺聲驚醒,他以為又是吐蕃人前來偷擄女人,一怒之下拔劍沖出府宅.

"城主,敵軍來了一百多人,他們很厲害,我抵擋不住."一名士兵跑來驚慌失措地稟報道.

"混蛋!一百多個吐蕃人就把你們嚇成這樣?"

"稟報城主,不是吐蕃人,是唐軍!"

"唐軍!"阿利來茨呆住了,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可就在這時,他的前方忽然出現了一百余名身著明光鎧的唐軍,呈扇形將他包圍了,個個張弓搭弩,冷冷地對准了他.

"我們是唐軍先鋒,唐軍天兵已至,棄劍,饒你一命!"一名通曉吐火羅語的唐軍士兵大聲道.

阿利來茨呆了半晌,他終于明白過來,不由長歎一聲,把劍扔在地上,回頭命令手下道:"天可汗的天兵已至,命令所有的人投降,不可抵抗."

命令傳開,阿弩越城的士兵們紛紛繳械投降,唐軍以不傷一人的代價,輕而易舉地拿下了阿弩越城.

.......

次日中午不到,唐軍主力開到了下山路前,這里高達千丈,山勢陡峭,冰川密布,坡度幾乎和地面垂直,正如高仙芝的預料,唐軍望著山下陡峭的山壁,一個個膽寒心顫,誰也不肯下山.

"大帥,你殺了我們吧!我們甯可被你殺死,也不願意摔得粉身碎骨."

尤其打仗勇敢地胡人們,仿佛個個都有了恐高症,癱坐在冰雪上,誰也拉不動他們.

只有立功心切的席元慶急不可耐道:"大帥,不如讓我先下去吧!我去拿下阿弩越城."

高仙芝只是搖頭不語,他還在等待,等待著李慶安的消息,他知道,李慶安一定不會讓他失望.

這時,山路上忽然傳來了一陣嗩呐鼓樂聲,熱情洋溢的阿弩越人上山了,他們打鼓敲鑼,旗幟飛揚,唐軍們面面相視,誰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數十名阿弩越人越走越近,有幾個斥候營的士兵忽然發現,那個滿臉塗得漆黑的旗手似乎有點面熟,長得頗有點像他們的賀隊正,而且連那得意洋洋的神態也一摸一樣.

"阿弩越土人歡迎大唐天兵!"

眾人齊聲高喊:"大唐天兵戰無不勝,一掃勃律."

高仙芝眉頭皺了皺,那有喊得這樣整齊的,這不是明顯訓練過嗎?但他不露聲色,笑呵呵地回頭對眾人道:"大家看到沒有,阿弩越土人來迎接我們了,眾兒郎們,打起精神來,我們下山!"

"下山!"大唐士兵群情激昂,一齊舉臂高呼,大隊人馬開始浩浩蕩蕩向山下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