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血色安西 第三十四章 血戰險堡(下)
"七郎,好箭法!"李嗣業一豎大拇指贊道.

李慶安拱手謝道:"多謝嗣業救我一命."

李嗣業號稱天下第一刀,他為人也很驕傲,被他瞧得起的人沒有幾個,李慶安就是其中之一,他尤其佩服李慶安的箭術.

李嗣業一彈陌刀,傲然道:"舉手之勞,七郎不用客氣,可願和我比試一番,看拿下連云堡誰殺敵最多?"

李慶安豪興亦發,大笑道:"好!從現在開始,你我已各殺一人."

"不!"李嗣業眯著眼笑道:"你現在已殺了三十一人,我只殺一人,從這個數算起."

"嗣業英雄,我跟你比了!"

李慶安調頭沖向大營,他換過一壺箭,三箭連出,三名吐蕃軍哀嚎倒地.

"嗣業兄,我已三十四人了."

火光中傳來李慶安的大笑聲,李嗣業嘿嘿一笑.

........

天漸漸地亮了,吐蕃軍寨的殘煙尚未散盡,嫋嫋從碳木焦尸中散發出來,八千吐蕃軍斬殺了五千,但還是有兩千余人從小路逃入了連云堡內,唐軍移師連云堡下,他們只有一個選擇.

天剛大亮,唐軍便發動了第一次進攻,三千名護密國和識匿國的軍隊在識匿國王失迦延的率領下大舉進攻連云堡.

唐軍鼓聲如雷,喊殺聲震天,數千名西域胡兵扛著長長的梯子,如潮水一般向堡牆湧去,連云堡修築在半山腰上,坡高牆陡,只有一條寬約百步的坡道可以豎立梯子,但吐蕃軍已經准備准備得相當充份,一時間,巨石,滾木如暴風驟雨向攻城胡軍砸來,攻城胡軍無處躲閃,被木石砸得血肉橫飛,死傷慘重,片刻功夫,胡人軍隊便死傷千人,敗退下來.

高仙芝專注地望著吐蕃軍的防守,盡管他知道連云堡不好攻,但還是沒有想到吐蕃軍竟犀利如斯.

"高帥,胡軍死傷慘重,是不是讓他們撤下來?"

"不!給我擂鼓催戰,誰敢下來,殺無赦!"

唐軍進攻的鼓聲再次擊響,轟隆隆震撼人心,識匿國王失迦延見高仙芝不肯讓他們撤下,他無可奈何,只得硬著頭皮大喊道:"沖上去,沖上連云堡!"

他拾起一根長槊,親自沖鋒在前,在吐蕃軍嚴密的防禦下,胡兵們的第二次進攻氣勢明顯減弱了,喊殺聲不響,跑得也不快,一遇吐蕃軍反擊他們便掉頭逃命.

高仙芝面無表情,冷冷下令道:"再有退後一步者,斬!"

在唐軍刀斧手的驅趕下,胡兵們再次向城堡進攻了,吐蕃軍的滾木礌石再次密集砸下,城下哀號慘呼聲一片,甚至有胡兵跪下投降.

城堡上,尚德羅哼了一聲,這種軍隊還想攻下他的連云堡,若不是昨晚被偷襲,鹿死誰手,還未為可知.

這時,他忽然看見了正在指揮進攻的失迦延,他已經進入了弓箭射程,便摘下自己弓箭,瞄准了失迦延,弦一松,一箭射穿了失迦延的胸膛,他輕蔑地搖了搖頭,把弓扔到一邊.


識匿國王失迦延在抬下戰場時便斷氣了,國王既死,胡兵們再沒有斗志,紛紛敗退下來,這時高仙芝終于下達了撤軍的命令.

'當!當!當!’鳴金之聲響起,唐軍兵敗如山倒,撤退了下來.

唐軍的第一次攻擊以死傷二千余人的慘重代價而告終,高仙芝的臉上卻露出了一絲笑容,胡軍用慘重傷亡的代價讓他摸到了吐蕃軍的底細,只有陌刀手的重甲才能抵禦吐蕃軍的滾木礌石.

"李嗣業,第二陣就由你的陌刀軍上,正午前給我拿下連云堡,晚一刻,我殺你祭旗!"

.......

大唐最精銳的兩支軍隊,一是幽州鐵騎,二便是安西陌刀,陌刀長約一丈,外形如三尖兩刃刀刀,可兩面劈砍,也可刺殺,由重甲步兵使用,以腰部之力揮動,作戰時,陌刀軍如牆推進,前敵騎兵皆為齏粉,是對付騎兵的最犀利的武器

陌刀出現于高宗調露前後,天寶元年,陌刀正式裝備安西軍,目前,大唐百萬軍隊中也只有安西軍有裝備,一方面固然是陌刀打制艱難,數量不多,另一方面對使用者也有特殊要求,要求陌刀軍身高七尺以上,力大無窮,安西胡人眾多,身材普遍高大,可以找到足夠的兵源.

目前安西軍中的陌刀手有三千人,高仙芝親領都尉,具體軍隊由昭武校尉李嗣業和副尉田珍率領,李嗣業號稱天下第一刀,他身高足有八尺,力大無比,他和李慶安打了賭,心中早已躍躍欲試,在等待這個機會.

"咚!咚!咚!"唐軍巨大的鼓聲再一次敲響,一千名全副重甲的陌刀軍出戰了,他們列成五排,個個魁梧偉岸,手中陌刀森冷鋒利,一步一步向連云堡列隊而去,他們步伐緩慢,但每走一步都是那麼驚心動魄,震撼人心,仿佛他們的到來勢不可擋.

"一百步.....五十步."

吐蕃軍的箭矢呼嘯而來,叮叮當當射在陌刀軍的重甲上,紛紛折彎落地,城上的吐蕃軍出現了異動,唐軍這支軍隊令他們生畏,尚德羅也有點緊張了,天底下竟會有這麼高大的軍隊.

'轟!’地一聲巨響,一座包裹著厚厚牛皮的巨大梯子搭上了城牆,陌刀手開始登牆了,吐蕃軍如夢方醒,滾木礌石如雨砸下,陌刀用長刀撥打著巨石圓木.

一名陌刀手劈開了一段滾木,卻被一塊沉重的石塊砸在重甲上,盡管不足以當場致命,但巨大的沖擊力還是使他翻滾下去,陌刀高高飛起,在空中盤旋,寒光閃閃,儼如一片飛舞的冰花.

被砸翻得唐軍畢竟是少數,唐軍列陣而上,頂著雨點般的滾木礌石,一步一步向上進攻.

尚德羅已經大汗淋漓,他拼命想著辦法,用箭射,用石砸,用火燒,他能想到的一切辦法都用上了,可是在這支唐軍面前,所有的手段都無濟于事,他臉色慘白,仿佛夢中的情形要即將上演:大火熊熊燃燒,徹底吞沒連云堡.

不!一定有辦法的,他的目光忽然停在巨大的木梯上,那比腿還粗的梯杆,包著厚厚的熟牛皮.

他呆立半晌,忽然,瘋了似地沖上去,舉起刀拼命地砍向梯子,這或許是他們唯一的機會了,吐蕃軍如夢方醒,一齊舉刀沖了上來,亂刀砍剁木梯,梯子開始劇烈地搖晃起來,邊上的幾名唐軍站立不穩,紛紛掉下梯子,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空中響起了一聲霹靂般的大吼,一個巨大的黑影如狂風般地席卷而來,這是李嗣業沖上來了,他陌刀一揮,頓時血霧彌漫,五名吐蕃兵被砍成十段,他陌刀上下翻飛,片刻間數十名吐蕃軍被砍為齏粉.

尚德羅眼都紅了,他大叫一聲,舉劍沖上,只跑了一步,他突然定住了,從額頭至胸腹出現了一條長長的紅線.

"第四十八個!"

李嗣業仰天大笑,他回頭大喊道:"李七郎,我已經超過你了."

副尉田珍也一躍上城,揮刀劈死數人,他一揮手,數百名陌刀手一湧而上,吐蕃軍在瞬間崩潰了......

高仙芝淡淡地笑了,連云堡奪下,意味著他已經超越了夫蒙靈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