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血色安西 第三十三章 血戰險堡(上)
連云堡可謂天下險關之一,位于高聳入云的興都庫什山北麓,是去小勃律的必經之路,連云堡在半山腰築城,背靠險峻的大山,前面依憑水流湍急的婆勒川,為了防止唐軍強渡婆勒川,吐蕃軍還在河邊紮寨,駐兵數千人扼守住了唐軍兩里寬的渡河之處,可以說一夫當關,萬夫莫開,更不要說吐蕃軍在這里駐紮了八千余人.

七月十三日辰時正,高仙芝主力抵達了婆勒川北岸約五里外一處密林之中,他的行軍極為隱秘,吐蕃軍沒有半點察覺,這也難怪,已經整整六七年唐軍沒有在這里出現了,吐蕃軍做夢也想不到唐軍竟會遠繞識匿國來進攻連云堡.

就在高仙芝抵達連云堡北岸的同時,賀崇玼的三千騎兵也准時到了,但另一個不好的消息傳來,賈崇瓘的兩千軍沒有能趕來,來報信的士兵告訴高仙芝,赤佛堂路的冰山實在太陡峭,士兵們只敢上山,不敢下山了,只能向稍微好走的西面下山,這樣離連云堡卻是越來越遠了.

高仙芝的眉頭皺成一團,如果沒有包抄圍堵的話,連云堡外圍的吐蕃軍就可以從南邊逃走了.

按照高仙芝的計劃,是要先打駐軍只有一千人的連云堡,拿下連云堡後,再回頭吃掉外圍的七千吐蕃軍,讓賈崇瓘走赤佛堂路,就是為了堵住外圍七千吐蕃軍的退路.

現在事已至此,他也沒有辦法了,只能先打外圍吐蕃軍,可這樣一來,肯定會有大量的吐蕃軍從小路逃入連云堡內,從而大大增加他們攻打連云堡的難度.

"傳我的命令,士兵們仍掉一切糧草輜重,備三天口糧,明日凌晨四更渡河!"

"大帥不可!"

席元慶連忙阻攔道:"婆勒水深激流,不可強渡,唐軍下去恐有生命危險,還是另想辦法."

眾將紛紛上前勸阻,高仙芝淡淡一笑道:"你們不用擔心,我此行是上天之意,出發前我自會焚香禱告上天,讓上天助我一臂之力."

旁邊判官劉單'撲哧!’一笑,他指了指高仙芝低聲對行軍司馬王滔道:"此人何其之狂也!"

王滔也哼了一聲,"到時看他怎麼過河!"

夜里三更已過,婆勒川兩岸一片漆黑,一萬唐軍輕裝簡行,收拾好了軍械戰馬,悄悄來到了婆勒川北岸五十步之外,三軍列隊等待過河,對岸黑霧茫茫,什麼也看不見,吐蕃軍營寨離河邊還有兩里,自然也看不見北岸的任何行動.

李慶安牽馬跟在軍中,他的斥候營編在騎兵營之側,雖然不是進攻主力,但也將會投入戰斗.

河邊擺起了一只香案,盤盛三牲,高仙芝跪在香案前,向上天祈禱著什麼,三軍肅穆,等待著過河的命令.

"七郎,你告訴我,這河水到底會有什麼名堂?"

席元慶並不相信高仙芝所謂乞求上天之說,他忽然想起那天晚上在山洞里李慶安曾附耳對高仙芝說過什麼,便悄悄跑來問李慶安.

李慶安笑了笑,低聲對席元慶說了實話,"自然不會有什麼上天幫助,這河水在四更時會突然下降,有一炷香的時間,高帥這樣做,是為了體現天意,振奮軍心."

席元慶恍然大悟,他低聲笑道:"大帥果然高明啊!"

"快看,河水有變化了."

李慶安一聲低呼,所有的人都向河水望去,果然見插在河中的白色長標杆慢慢顯露出來,軍中出現了一陣騷動,人人眼中都露出了極其驚訝之色,上天真的顯靈了,許多士兵甚至跪下來,合掌向上天祈禱.

高仙芝背挺得筆直,全身貫注地盯著標杆,臉上的表情異常緊張.

"大帥,夠了!"


李慶安忍不住提醒高仙芝,只有一炷香的時間,高仙芝立刻站起身,對三軍高聲道:"大家看見沒有,上天在幫助我們,此戰我們必勝!"

"必勝!"三軍一聲高呼.

"開始渡河,不准下馬,一炷香過河,落後者斬!"

隨著高仙芝一聲令下,唐軍紛紛下水,向對岸泅水而去,河水很淺,尚不到戰馬的肚子,三軍訓練有素,在一炷香之內,唐軍全部過了河,甚至連生病的邊令誠也過了河.

唐軍過河不久,河水突然暴漲,重新恢複了高水位,後面的唐軍紛紛驚呼,太神奇了,這簡直就是天助.

高仙芝一揮手,一萬唐軍無聲無息地向二里外的吐蕃大營殺去.

.......

小勃律對于吐蕃來說,也同樣具有極其重要的戰略價值,正因為有了小勃律為基地,吐蕃便控制了吐火羅的中部和北部,將大唐的勢力趕出了吐火羅,並威脅安西南部的安全,為此,大唐數十年間曾三次出征小勃律,但最終都失敗了,為了鞏固與小勃律的關系,吐蕃贊普赤德祖贊不惜將美貌的迦蘭公主嫁給小勃律國王蘇失利為次妻,並在靠近孽多城的婆夷水東岸修築了吐蕃軍營,駐兵近兩萬人.

由于唐軍三次出征小勃律,引起了吐蕃軍的高度警惕,他們特地在坦駒嶺以北的連云堡一線駐軍八千人,成為小勃律的第一道屏障.

目前駐守連云堡的吐蕃主將叫做尚德羅,是駐紮小勃律吐蕃軍的副都督,他住在連云堡內,他這兩天心神頗為不甯,雖然沒有什麼理由,但一種莫名的不安讓他常常從睡夢中驚醒.

在夢里,連云堡一場大火中熊熊燃燒,霎時化為灰燼,尚德羅一下子從夢中驚醒,他心中煩躁不安,無法入睡,就在這時,他忽然聽見有人驚呼,"大營怎麼會有火光?"

尚德羅愣住了,他咬了一下手,這不是夢,他連忙起身來到石窗前,推開窗戶,他頓時被驚呆了,只見遠方的大營處果然有火光閃動,他這里離大營有十五里,如果能看見火光的話,那就意味著大營已是火光沖天了.

"快敲警鍾!"尚德羅狂叫一聲,向大門外沖去.

........

吐蕃人大營火光沖天,斥候營的一支支火箭射進大營,瞬間點燃了帳篷,吐蕃士兵從睡夢中驚醒,他們驚恐萬分,四散奔逃.

"一,二,三!"

隨著唐軍一聲呐喊,碗口粗細,高達三丈的柵欄終于被拉倒了,柵欄轟然倒下,唐軍騎兵一聲狂呼,"殺啊!"

兩千唐騎如黑夜中的精靈,從四面八方突入吐蕃軍大營,他們揮動長槊,無情地殺戮著四散奔逃的吐蕃士兵.

人頭滾滾,血漿四濺,殘肢斷臂紛亂落地,慘叫聲,哀嚎聲響徹夜空,李慶安率斥候營在大營四周來回奔馳,攔截從大營逃出的吐蕃士兵,他們毫不留情地劈砍求生無路的吐蕃士兵,李慶安的神箭在此時發揮得淋漓盡致,他每一箭射出,必有一名吐蕃兵慘叫倒地,眨眼間,一壺三十支箭射完,在他周圍已伏尸累累.

這時,一名吐蕃軍官見他箭下殺人無數,不由勃然大怒,縱馬向他狂飆而來,大吼一聲,手中長矛當胸便刺,李慶安手執弓箭,已經無法舉槊相格,他一夾戰馬,戰馬仿佛有靈性一般,側身竄出,躲過了矛鋒,在兩馬交錯的刹那,李慶安手中橫刀閃電般揮出,'咔嚓!’一聲,吐蕃軍官人頭飛起兩丈高,脖腔中的鮮血噴射而出,濺滿了李慶安一頭一臉,刺鼻的血腥之氣,幾乎讓他喘不過氣來.

死尸栽倒,李慶安眼前一片血紅模糊,什麼也看不見了,這時他聽見一匹戰馬向他直奔而來,夾雜著兵器劈來的風聲,大駭之下他調頭便跑,就在這時,他聽見耳邊一聲怒吼:"休傷我弟!"

緊接著一聲慘叫,身後殺氣頓消,李慶安用戰袍擦去了滿臉鮮血,這才發現是身高近一丈的李嗣業手執陌刀,站在自己身旁,怒目圓睜,而在身後一丈外,一名吐蕃千夫長連人帶馬被劈為兩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