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血色安西 第三十一章 地宮偷襲
次日天剛亮,迦藍王果勒便得到了消息,一股百余人的唐軍出現在迦藍城西面的峽谷里,果勒依然十分緊張,他擔心自己暗地勾結吐蕃人的事情已經被唐軍知曉,便立刻派人去向吐蕃軍求援.

吐蕃軍在赤佛堂路入口處有駐軍八百人,由一名千夫長率領,他們的駐地在離王宮約二十幾里,盡管果勒來信說只發現了百余名唐軍,但吐蕃軍卻變得警惕起來,唐軍出現達特勒滿川,絕不是好事,吐蕃軍首領立刻決定前去增援迦藍城,同時將吐蕃軍的駐紮地遷到更為險要的王宮附近,只要扼守住那里,就算唐軍來數萬人,也不懼他們.

八百吐蕃軍放棄駐地,沿著河谷向迦藍城進發,同時,一支吐蕃小隊進護密道向東而去,他們要去連云堡報告唐軍動靜.

熱氣籠罩著河谷,悶熱難當,走了不到十里,河谷的天氣說變就變,早晨還是豔陽高照,可中午時分便烏云如墨,籠罩在河谷上方,峽谷里昏黑了下來,霎時間電閃雷鳴,暴雨如注,吐蕃軍措不及防,他們紛紛牽馬向高處走,吐蕃軍有經驗,如果暴雨時間下得長一點,很可能就會引發山洪,將他們全部吞沒.

他們很快便找到了一處山體崖縫,大家躲了進去,這條崖縫仿佛山體被一劍劈開,形成了一座巨大的宮殿,可以容納數萬人,盡管吐蕃軍有八百余人,但他們也只占據了宮殿中小小一角,另一角栓著他們的戰馬,此時,地宮里充滿了嘈雜聲,幾堆篝火熊熊燃燒,吐蕃人聚在篝火旁烘烤衣服,大聲談論著,喝著青稞酒,而他們的首領叫論多結,他顯得有些急躁不安,不時跳到一塊大石上察看外面暴雨的情況,他心急如焚,如果迦藍城被唐軍搶占,他性命可就難保.

論多結坐下喝了幾口青稞酒,又忍不住爬上大石察看外面的情況,暴雨已經下了很久了,可一點不見停.

就在這時,論多結忽然看到了一點金屬的亮光,就仿佛黑暗天空中的星光一閃,眨眼間這道亮光就到了眼前,論多結看清楚了,竟是一支流線型的箭頭,來勢迅猛,箭頭上的一星亮光就儼如死神的一聲獰笑,論多結只覺額頭一陣劇痛,眼一片漆黑.

論多結慘叫一聲,從大石上栽下來,一支狼牙箭射穿了他的頭顱,在篝火的映照下,可以清晰地看見箭身上刻有兩個字'凌山’,另外兩個字'血箭’沒入了他的頭顱.

突來的變故使地宮里鴉雀無聲,吐蕃士兵們呆呆地望著首領的尸體,猛然間,他們紛紛跳了起來,但有點晚了,突然從暴雨中沖入大群唐軍,他們手中拿著弓箭,一時箭如雨發,吐蕃軍片刻就被射到一大片,哀嚎聲遍地,幾名吐蕃士兵中箭摔入火中,大火瞬間在全身燃燒,他們掙紮著爬起,哭喊著跑了幾步,又再次重重地摔倒,蜷縮成一團.

唐軍呼嘯而入,長槊銳利,橫刀光寒,將沒有任何防備的吐蕃軍殺得血肉橫飛,人頭滾滾落地,哭聲,喊聲,慘叫聲,地宮里頓時變成了地獄屠場.

李慶安縱馬在地宮里回旋疾奔,拉弓如滿月,箭箭奪命,片刻便射死了三十幾名吐蕃士兵.

這時,一名身高如熊的吐蕃百夫長凶悍異常,他身著鎖子甲,不畏刀劍,和五名唐軍鏖戰在一處,他狂暴異常,連殺三名唐軍,忽然他背上挨了一刀,鋒利的橫刀斬斷了鎖子甲,頓時血流如注,吐蕃百夫長猛然轉身抓住了這名唐軍,一聲狂吼,竟將這名唐軍撕成兩半,血腥撲鼻,慘不忍睹,吐蕃百夫長仰頭哈哈大笑.

李慶安大怒,他抽出一支鐵箭,雙眼微眯,盯住了那張狂笑的血盆大口,漸漸拉弓至滿,弦一松,鐵箭閃電般射出,這名凶悍的吐蕃百夫長被一箭從口中射入,鐵箭透腦而出,血漿噴濺,箭力異常強勁,將他活活釘死在地上.

隨著這名吐蕃百夫長被李慶安射死,吐蕃的士氣消亡殆盡,被唐軍殺得血流成河,八百余名吐蕃軍最終全部被殺,無一活口.

戰斗漸漸結束了,巨大的地宮躺滿了尸體,彌漫著刺鼻的血腥氣,一條條粘稠的血水彙成小溪,流入了中間的凹地,很快聚成了一個血塘,幾十名戰死的唐軍被就地火化,骨殖裝入甕中,將來帶回家鄉.

雨霧中人影晃動,荔非守瑜帶著幾十名士兵回來了.

"怎麼樣,有漏網之魚嗎?"

"回稟將軍,我們在上游伏擊了吐蕃小隊,十名吐蕃報信兵全部被殺,無一漏網,吐蕃駐地也空無一人."

"干得好!"

李慶安打量了一下地獄般地宮,眉頭皺了皺,隨即下令道:"將他們人頭割下帶走,尸體燒掉."


腥臭的尸煙彌漫在地宮中時,唐軍已經離開了,帶著吐蕃人的馬消失在茫茫的大雨之中.

.......

雨已經漸漸停了,山洪並沒有爆發,但達特勒滿川河水暴漲,在狹窄之處如萬馬奔騰,聲似雷鳴.

唐軍漸漸地靠近了迦藍城王宮,王宮之上如臨大敵,國王果勒幾乎將全城的軍隊都調集來守衛王宮了,其實也只有一千余人,他們密密麻麻站滿了王宮兩旁的平台,心情忐忑地望著從東面而來的唐軍.

"將軍,要強攻嗎?"荔非守瑜低聲問道.

"不用!對付這種弱兵不需要我們唐軍傷亡."

李慶安回頭命道:"搭建人頭山."

距王宮百步外,唐軍開始用吐蕃人頭搭建人頭山了,八百余顆人頭個個面目猙獰,有的依然帶著頭盔,有的披頭散發,有的怒目圓睜,有的表情痛苦,甚至有燒得面目全非的人頭.

人頭山很快便搭好了,形成了一座震撼人心的血腥圖,格外地令人恐懼,王宮上很多士兵開始嘔吐起來,大多數人兩腿嚇得瑟瑟發抖,迦藍王果勒更是臉色慘白,他身旁的王後忽然看清了那座小山是用什麼搭成,她嚇得一聲大叫,軟軟倒地,竟昏死了過去.

李慶安將一封信插在箭杆上,他的巨弓漸漸拉開了,瞄准了百步外迦藍王的黃金高冠,弦松,長箭射出一道拋物線,向平台上的迦藍王飛掠而去,平台上一聲大喊,果勒一陣茫然,當他看清箭竟是朝自己射來時,嚇得他魂飛魄散,想躲已經來不及了,'嚓!’地一聲,箭射進了他的黃金王冠,他的頭皮甚至感受到了冷冰冰的箭杆,果勒眼前一黑,也嚇昏過去.

"國王!王後!"

平台上一陣大亂,半晌,果勒醒來,他連聲大叫:"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大王,是一封信."

"信?"

果勒渾身軟得沒有一絲力氣,連信也拿不動了,他顫聲道:"上面寫什麼?"

侍衛撕開了信,信是用吐火羅語寫成,只有一句話:'投降大唐,爾繼續做迦藍王,不投降,再建一座人頭山.’

"大王,怎麼辦?"

果勒長歎一聲,"還能怎麼辦,把我和王後綁縛,投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