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血色安西 第二十九章 接受軍令
"時天寶六年,天下承平已久,然邊戎小國,不臣之心尚在,有國名小勃律,勾結吐蕃,不敬天朝,三十已有五載,我天朝屢屢用兵,然道路艱險,至今未嘗勝果,安西軍兵精糧足,將士用命,正是起兵討伐小勃律之時,朕特命安西副都護,四鎮都兵馬使高仙芝為安西行營節度使,邊令誠為監軍,共同率兵討伐小勃律,望早傳捷報,以慰朕心,欽此!"

高仙芝激動得眼淚都快出來了,這一天,他終于等到了,他按住心中的激動,重重磕了一個響頭,顫聲道:"臣高仙芝遵旨!"

跪在旁邊的夫蒙靈察臉色慘白,竟然封高仙芝為行營節度使,盡管只是臨時領兵,但已經和自己平齊了,難道皇上要棄用自己了嗎?

程千里更是面如死灰,剛剛得到的喜訊,竟如泡沫一樣破滅了,而數百名軍官一起歡呼起來,進攻小勃律,他們立功受賞的機會又來了.

宣旨宦官將聖旨遞給了高仙芝,呵呵笑道:"皇上希望高將軍既要准備充分,但又要盡早出發,早傳捷報."

高仙芝點點頭,毅然道:"請各位公公回去稟報皇上,四月初一,安西軍正式出兵."

.........

"恭喜高帥,不!我應該稱你為大帥了."

封常清由衷地高興,行營節度使雖然只是臨時,但皇上的用意已經很明顯了,只要高仙芝拿下小勃律,安西節度使就非他莫屬.

高仙芝已經冷靜下來,皇上接受他的建議固然可喜,但拿下小勃律才是關鍵,小勃律可不是那樣好打的,吐蕃人經營了幾十年,且不說道路異常艱險,就連前哨連云堡也是一座難以逾越的大山,三任節度使都是越不過這道屏障,這對他是巨大的挑戰啊!

"常清,不要高興得太早,拿下小勃律才是關鍵,兵馬未動,糧草先行,你先去疏勒,替我備足後勤."

"末將遵令!明天就出發."

高仙芝點點頭,這時,門外有親兵稟報:"大帥,李慶安來了."

"讓他進來."

李慶安進屋施禮道:"末將參見高帥!"

"哼!你這個渾蛋,要挾邊令誠是你的主意吧!"

雖然高仙芝語氣埋怨,但眼睛卻沒有半點怒意,要挾邊令誠,這一招做得確實漂亮.

李慶安沒想到高仙芝居然開門見山,他尷尬地笑了笑道:"我一直想向高帥稟報,但高帥不肯見我,事情危急,屬下只好擅自安排."

高仙芝眼睛一瞪道:"僅此一次,如果以後你再敢不經我同意做事,那就休怪我無情了."

"屬下心里明白."

"你明白就好!"

高仙芝話題一轉,又道:"今天叫你來,是要你的斥候營先行,我給你加兵到五百,疏勒提供給養,你替我掃清前方的道路."

"屬下遵命,隨時可以出發."

高仙芝取出一幅行軍地圖,遞給他道:"這是你的行軍地圖,去吧!明天休整一天,晚上連夜出發."

這就是高仙芝的風格,給你任務和資源,剩下的事情就由你自己去完成,完成有賞,失敗論罪,充分發揮屬下的個人能力,所以他手下才能人材輩出,湧現出無數的名將.

時間不容李慶安多想,他走出房間,小心翼翼將地圖收好,這時,一個修長的身影悄然出現在他旁邊.

"你....要出征了嗎?"

是霧娘,李慶安點點頭道:"剛接到任務,明晚出發."

從屋內透出的燈光照著高霧身上,她今天和往常不同,朦朧的光線中看得出她的眼中有一絲憂傷.


"能陪我走一走嗎?"高霧輕輕咬了一下嘴唇道.

"陪霧娘散步,這是我的榮幸."

李慶安微微一笑,和她並肩而行,他才發現,原來高霧的個子真的很高,居然只比他矮小半個頭.

高霧的心情似乎不好,走出一段路,她忽然幽幽歎了口氣道:"我真的很煩,為什麼我不是男兒身?"

"你也想出征嗎?"

高霧點點頭,沮喪地道:"我從小喜歡練武,也拜了名師,可練武又有什麼用?不能上陣殺敵,最終成為一個擺設,哎!早知道我就習女紅了,不會武藝,也沒這些煩惱."

想像著高霧在房內拿針繡花的模樣,李慶安覺得有點匪夷所思,他忍不住想笑,可又不敢笑出聲來.

"你在笑話我?"

高霧敏感地捕捉到了他眼中的笑意,頓時惱羞成怒了,狠狠給他背上一拳,又伸手去擰他的耳朵,嚇得李慶安連忙捂頭就跑.

"站住!李臭弓,你竟敢笑話我,看我怎麼教訓你."

高霧在後面追趕,可李慶安跑得太快,轉個彎就沒影了,遠方傳來他哈哈的笑聲:"霧娘想學女紅,這可是安西第一大趣事啊!"

"李臭弓....七郎!"

淚水從高霧的眼中湧了出來,她狠狠一跺腳,'嗚嗚!’地哭了起來.

"你哭什麼,我只是跟你開個玩笑."

李慶安又悄然出現在她面前,取出一塊手帕碰碰她肩膀柔聲道:"擦擦眼淚吧!讓別人看見笑話."

高霧一扭肩頭,不理睬他,這時旁邊走過幾個人,驚奇地望著他們,李慶安不由有些頭痛,高霧的脾氣是出了名的來得快,去得快,可自己還是第一回見到她哭.

"好了,我向你道歉,不該笑你,明天我就要走了,不知什麼時候才能回來,別哭了,好嗎?"

高霧抹去眼淚,哽咽著聲音道:"難道人家做女紅就那麼可笑嗎?"

"也不是,因為你給我的印象一直就是舞搶弄棍,你突然說想做女紅,我就覺得很怪異."

"這都怪我爹爹,是他讓我學武的,不然的話...."

"不然的話,我們的霧娘早就嫁出去了,對吧!"

高霧臉一紅,又板著臉道:"我嫁不嫁關你什麼事?什麼叫我們的霧娘,我和你有關系嗎?"

"是!是!和我沒關系."李慶安舉手笑道:"只是我很好奇,你什麼時候出嫁?"

"哼!你是說我嫁不出去嗎?那好,我明天就嫁人,你等著瞧好了."

說完,她一揚手,將一樣東西扔在他身上,轉身便跑了,夜霧中遠遠傳來她的聲音.

"李臭弓,一路保重!"

李慶安望著她跑遠,笑著搖了搖頭,這時,一隊士兵從他身邊跑過,一名軍官大喊:"要出征了,給我打起精神來."

李慶安精神一振,是啊!要出征了,小勃律之戰,他抬起頭向無盡的夜空望去,心思已飛到了萬里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