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血色安西 第二十八章 將門虎女
安西節度使府位于龜茲王宮正對面,是一座占地數十畝的龐大建築群,里面軍衙,倉稟,府宅一應俱全,也是安西至高無上的權力中心,此刻,高仙芝袒露上身跪在節度使府門前已經兩個時辰了,大門緊閉,夫蒙靈察始終沒有露面.

這時,一名好心的守門侍衛悄悄走上前,"高帥別跪了,程都護就在府內呢!"

高仙芝一怔,他不由輕輕歎息一聲,程千里在府內,那自己這一跪不知何時才能起來了?

忽然,一匹戰馬飛奔而來,馬上高霧怒容滿面,她一身唐軍盔甲,腰挎橫刀,後背弓箭,奔至近前,她一勒戰馬高聲喊道:"爹爹,起來!"

高仙芝一揮手,低聲令道:"你快回去,大人的事情,你不要過問!"

"不!我不回去."

高霧緊咬嘴唇,她忽然張弓搭箭,一連三箭射向節度使府大門,'哚!哚!’三箭釘死在朱紅大門環內,箭尾顫抖不已.

"夫蒙靈察,你出來!"

高仙芝又急又氣,但他又不敢站起身,只要咬牙切齒道:"霧娘!你不要胡鬧了."

"爹爹,你才是胡鬧!"

高霧冷笑一聲道:"你是朝廷任命的副都護,你領的軍隊是大唐帝王的安西軍,不是他的私軍,就算他要罷免你,他又有什麼借口?爹爹,你已經跪了兩個時辰了,他羞辱你也夠了,你再跪下去,就是羞辱自己了,起來吧!堂堂正正和他去談."

高仙芝又歎了口氣,也有些心灰意冷了,跪了兩個時辰都不出來,他也明白夫蒙靈察是鐵了心要罷免自己了,也罷!

他撐地慢慢站了起來,腿已經麻木不堪了,他穿上了衣服,高聲對大門道:"夫蒙大帥,我誠心向你認罪,可你卻不肯接受,也罷了,我已經盡心了,要革要貶,由你去吧!"

他攙扶著女兒的馬剛要走,小門忽然開了,傳來了程千里冷冷地聲音:"箭射節度使府,就想這麼一走了之嗎?"

高仙芝停住腳步,慢慢轉過身,不屑地看了他一眼道:"程都護,你什麼時候成了大帥府上的看門人?"

程千里仰天大笑,笑聲刺耳,忽然,他笑聲一停,得意洋洋地道:"高仙芝,你不僅善做,而且能言,可惜時運不濟,我不妨告訴你,從現在開始,你已經不是四鎮都兵馬使了,由我暫代,明天我就和你辦理交接."

"那就恭喜程都護了."

高仙芝臉色鐵青,轉身道:"霧娘,我們走!"

"那這三支箭怎麼辦,就這麼算了嗎?"

程千里話音剛落,高霧一側身,張弓一箭便向他射來,"卑鄙小人,你去死吧!"

程千里大吃一驚,急身躲閃,長箭'嚓!’地從他臉龐擦過,釘在門上,臉上一陣火辣辣的疼痛.

程千里勃然大怒,狂吼道:"快來人!把她給我抓起來."

就在這里,門內傳來一聲咳嗽,"程都護,怎麼這樣大呼小叫?"

夫蒙靈察終于出來了,他瞥了一眼門上的箭,不高興地斥責程千里道:"霧娘只是一個小孩子,從小就調皮,你和她計較什麼?"

夫蒙靈察出來了,高仙芝倒不好走了,他慢慢走上前,躬身施禮道:"參見大帥!"

"哦,是仙芝啊!什麼時候來的?"夫蒙靈察笑眯眯問道.

"回稟大帥,我已經來了兩個時辰了."

"什麼!"

夫蒙靈察轉身虎著臉問親兵道:"高都護來了,你們為什麼不通報我?"

幾名守門的親兵戰戰兢兢,誰也不敢說話.


"哼!膽大妄為."

夫蒙靈察一擺手令道:"給我拖下去,每人打三十軍棍!"

立刻過來十幾名親兵,將這幾人拖了下去,片刻,門內傳來鬼哭狼嚎的叫聲.

夫蒙靈察歉然道:"仙芝莫生氣,是我把他們寵壞了."

旁邊的高霧卻冷笑一聲道:"可是這位程都護卻口口聲聲說,大帥已經罷免了我父親的都兵馬使之職,這又怎麼說呢?"

夫蒙靈察一怔,他不滿地向程千里望去,這個蠢貨,一天都忍不住嗎?程千里表情十分尷尬,低下頭不敢說話.

高仙芝已經心灰意冷了,夫蒙靈察再客氣也改變不了自己被罷免的結局,他拱拱手道:"不打擾大帥休息,仙芝回去了."

"仙芝,這件事情我也沒有辦法,是皇上的意思,我抗爭無用,也只能照辦了,以後有機會,我再上書皇上表你的功勞,你就耐心等候吧!"

夫蒙靈察找了個光面堂皇的借口,按理,那麼這件事就這麼結束了,可偏偏高霧不買帳,她較真地質問道:"大帥,皇上為什麼要罷免我父親?"

"大膽!"

夫蒙靈察立刻翻臉了,"我幾時說過是皇上的意思?高都護,管好你女兒的嘴."

就在這時,一名親兵指著遠方大聲道:"大帥,你快看!"

夫蒙靈察望去,只見遠處大群軍官簇擁著邊令誠向這邊走來,他心中不由愣了一下,這是要做什麼?

"夫蒙大帥好悠閑,難道沒看見軍營起火嗎?"邊令誠走上前,劈頭便問道.

'軍營起火?’夫蒙靈察有點懵了,他竟一點也不知道,他旁邊的高仙芝卻陡然發作了,大步上前指著大群軍官喝道:"你們膽大妄為,竟敢在軍營放火,是誰干的!"

幾百名將領嚇得紛紛跪下,"高帥,弟兄們聽說你被罷免,都鬧起來了,我們也控制不住,特來求邊監軍做主."

"你們是想害死我嗎?竟敢要挾監軍,這次是誰挑的頭?"

高仙芝怒火中燒,他一把揪住賀婁余潤的領子,"黑胡子,是你干的嗎?"

賀婁余潤嚇的連連擺手,"高帥,和我無關."

"那是誰干的?"

高仙芝嚴厲的目光在眾人臉上一一掃過,幾百名將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低下了頭,誰也不敢吭聲,邊令誠見高仙芝幾句話便震住了局面,緊張的心終于放下了,他轉身對夫蒙靈察道:"你們之間的恩恩怨怨和我沒有關系,可你們如果因此引發兵亂,哼!哼!"

夫蒙靈察心中暗暗叫苦,他沒想到邊令誠居然會出面,而且是幫著高仙芝,邊令誠雖然沒有權力指揮軍隊,可他卻有權力彈劾自己,甚至情況危急時,他還可以直接停自己的職權,這個宦官他是萬萬不敢得罪,可問題是他已經罷免高仙芝了,再讓他收回命令,他怎麼下台?

他一時不知該怎麼開口才好,可霧娘卻抓住了機會,在一旁高聲道:"監軍,剛才夫蒙大帥說皇上決定罷免父親的都兵馬使之職,我想知道,皇上有什麼理由罷免我父親?"

夫蒙靈察魂都要嚇飛了,他慌忙擺手否認,"沒有!我絕對沒有說過這話,我,我也沒有罷免仙芝的都兵馬使之職."

收回成命盡管面子難下,但總比犯下假傳聖旨之罪要好得多,他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惡狠狠地瞪了高霧一眼.

邊令誠點了點頭,回頭對眾將道:"你們也聽到了,大帥並沒有罷免高帥的軍職,大家快回去,給我安撫好士兵,不准再鬧事!"

眾將大喜,紛紛站起身要走,就在這時,數十匹馬向這邊疾奔而來,最前面是一名內侍省的中使,懷抱一卷黃麻紙卷軸,他沖上前大聲問道:"這里誰是高仙芝?"

高仙芝連忙應道:"卑職就是!"

中使舉起卷軸,高聲道:"聖旨到,高仙芝接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