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血色安西 第二十七章 背後發力
這兩天高仙芝如坐針氈,他很清楚問題就出在他給朝廷的奏折上,去年他兩次向朝廷上折,建議發動小勃律戰役,但問題也出來了,程千里從兵部熟人那里打聽了他上折的消息,立刻向夫蒙靈察告發,說他擅自越級上奏.

高仙芝在房間來回踱步,思量著對策.

"高帥,我覺得眼下的辦法只有一個,那就是拖,拖到朝廷聖旨到來."

旁邊的封常清也很擔憂,他和高仙芝是唇亡齒寒的關系,如果高仙芝倒台,他的前途也會到此為止.

"可我擔心的是,皇上旨意中不指明由我率軍出征,而是由夫蒙靈察自己決定人選,如果是那樣,我敢肯定,他絕對不會選擇我."

"應該不會,以皇上的精明,他怎麼會想不到高帥越級上奏的原因和風險,既然高帥這樣做了,那只會有兩個結果,罷免或者重用,不會再行曖昧之事."

說到這里,封常清小心翼翼地問道:"高帥是否有點後悔了?"

高仙芝哼了一聲,道:"我有什麼後悔,夫蒙靈察的平庸求穩我早就受夠了,與其被他猜疑,被他當做棋子,還不如拼一次,就算失敗被罷免,我也無怨無悔."

"可話雖這樣說,高帥還是要講究點策略啊!"

"我知道,我會像個孫子一樣向他請罪."

高仙芝的嘴唇幾乎要咬出血來了.

........

中午時分,一個爆炸性的消息在龜茲城傳開了,四鎮都兵馬使高仙芝袒露上身,在節度使府前下跪,已經跪了半天,但夫蒙大帥卻不予理睬,一時間,龜茲城人人都在談論此事,有人說高仙芝是為給李慶安私自賞賜一事而去請罪;有人說夫蒙靈察欲以程千里取代高仙芝,種種流言在龜茲的大街小巷里傳播.

中原酒肆內,幾員大將皆怒發沖冠,白元光更是拔刀砍在桌上,大怒道:"夫帥聽信小人讒言,顛倒黑白,不論是非,有功他不賞,有過他不究,高帥何辜,竟要袒身長跪,羞辱于天下,夠了!有這樣的大帥,我這兵不當也罷!"

席元慶臉色鐵青,一杯一杯地喝酒,他最擔心高仙芝被貶,他從此就沒有立功升遷的機會了,他已經三十三歲了,還有幾年青春?

連一向冷靜的段秀實也臉色蒼白,對發生這種事情,他束手無策,心中只為高帥的安危揪心不已.

"元光,不要沖動,不止你一人著急,大家都很擔憂,冷靜下來."

段秀實瞥了一眼李慶安,從進酒肆他就喝酒不語,眾人起初還以為他是因為分賞一事被懷疑而惱火,但段秀實卻發現似乎並不是那麼回事,李慶安面帶微笑,神色平靜,一副成竹在胸的樣子.

"七郎,你有什麼好辦法嗎?"

李慶安微微一笑,高仙芝的苦肉計沒有奏效在他的意料之中,有程千里在節度使府中,夫蒙靈察怎麼可能軟得下心來,這幾天他也在考慮高仙芝的對策,他幾次想去找高仙芝進言,都被婉拒了,他知道高仙芝是不想再連累過多的手下,可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他李慶安的命運,可是已經和高仙芝牢牢連在了一起.


他將杯中酒一飲而盡,道:"辦法我倒是有一個,不過靠我一個人難以辦到,要我們大家一起合作,一起擔這個風險."

幾人聽李慶安有辦法,紛紛催促道:"七郎,你快說,什麼辦法?"

李慶安招招手,把眾人都召上來,壓低聲音道:"要想使高帥免于此難,只有一個人能辦得到....."

.......

高仙芝在節度使府前下跪一事,邊令誠也聽說了,不過他並不想過問,調解將帥不和,不是他的職權范圍,他只管軍隊是否忠于皇上,只管軍隊是否老老實實在軍營里呆著.

他不參與此事並不代表他不向皇上彙報,隨時向皇上彙報安西將領的動向也是他的職責之一,幾個月前,他也給皇上送去了一封密信,如實地描述了一年多來安西高層的矛盾,高仙芝功高震主,漸漸被夫蒙靈察不容,高仙芝向夫蒙靈察提出進攻小勃律,卻被夫蒙靈察一口否決,'勃律路險,不可進也!’

這些,他都在密信里一一向皇上做了彙報,該怎麼處理,他相信皇上自有明斷.

"公公,不好了!"

一名服侍他的小宦官飛奔進了房間,他驚惶地指著外面道:"外面有幾百個軍官把我們府第圍住了."

'當啷!’邊令誠手中的茶杯落地,他慢慢站起身,軍隊圍住他的府第干什麼?難道要嘩變造反嗎?不對!不對!要造反也該圍夫蒙靈察的府第才對,一轉念,他明白過來了,臉上不由浮現出一絲苦笑,自己想置身事外看來是不可能了.

府第外,數百名軍官群情激昂,他們得到消息,高帥要被節度使罷免了,程千里將取而代之,這個消息仿佛一顆火星落入即將***的火油,將官們再也坐不住了,他們組織起來,來到邊令誠的府第情願.

門開了,監軍邊令誠從府里走了出來,面對情緒要失控的將領們,他顯得十分緊張.

"大家先平靜一下,請聽我說."

將官們哪里肯聽,他們一湧而上,將邊令誠團團圍住,眾人群情激蕩,紛紛扯著喉嚨大吼,"如果罷免高帥,我們就不干了!"

邊令誠身材矮小,被身高魁梧的安西將領們團團圍在中間,仿佛進了巨人國一般,他臉色蒼白,結結巴巴道:"這件事從頭到尾,我,我一點也不知情,真的和我無關."

站在邊令誠面前的是別將賀婁余潤,他是軍官們的領頭人,他身高足有一丈,虎背熊腰,儼如一座黑塔一般,他俯視著邊令誠厲聲道:"我們知道與監軍無關,但此事監軍非管不可,而且形勢萬分危急,監軍想過沒有,我們都出來了,士兵誰來控制?"

他分開眾人,一指遠方,"監軍,看!"

只見遠方軍營方向濃煙滾滾,彌漫在天空,豆大的汗珠從邊令誠的額頭流下來了,他臉脹得通紅,忽然大吼一聲,"給我備馬,去節度使府!"

眾將歡聲如雷,跟著邊令誠向節度使府浩浩蕩蕩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