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血色安西 第二十六章 紫宸決策
"右相,皇上忽然召見是為什麼事?"門下侍郎陳希烈跟在李林甫身後,小心翼翼問道.

陳希烈是李林甫看中的左相最佳人選,陳希烈的最佳不在于他能力有多強,這恰恰是最不重要的,重要的是陳希烈的跟隨,跟隨他李林甫的思路,跟隨他李林甫的步伐,比如現在,他從進東上閣門開始,便緊緊跟隨自己,李林甫就是喜歡他這種姿態.

"我也不知道是什麼事情,皇上突然召見大家,估計是什麼軍國大事吧!"

"我明白了,我會支持相國."

李林甫微微一笑,快步走進了紫宸殿.

紫宸殿是大明宮的第三大殿,是大明宮的內衙正殿,皇帝日常之間的一般議事,多在此殿,故也稱天子便殿,此刻,大唐的幾名相國從東上閣門的入口處魚貫而入.

大唐的相國並不是一人,而是多人組成,獲得中書門下平章事的資格後,便可進政事堂議政,稱為相國,其中中書令為右相,為相國之首,參加今天會議的相國是右相李林甫,兵部尚書蕭嵩,禮部尚書席豫,工部尚書陸景融以及門下侍郎陳希烈,本來還有另一人戶部尚書張筠,但他正好到河南巡查去了,不在京中.

眾人在各自的位子上坐了下來,小聲地議論著,等待皇上到來.

"皇上駕到!"侍衛一聲高喝,眾人立刻站了起來.

只見從正位旁邊的側門走進了一隊隊的宮娥,宦官,分列玉階左右,片刻,大唐皇帝李隆基在幾十名侍衛的簇擁下快步走了進來,他從開元登基,至今已經四十五年,經百年積累,大唐在李隆基的手上進入了開元盛世,大唐的強盛到達的頂峰,在志得意滿的同時,李隆基也有些疲憊了,眼看人生余年不多,李隆基的心思也漸漸離開了枯燥繁瑣的朝務,與他的貴妃一起,沉醉在梨園歌舞之中.

不過,此時的李隆基並非完全不理朝政,細瑣之事皆憑相國和內侍自處,但軍國大事必須由他拍板決定.

而且對于大唐高層的權力之爭,他李隆基就從來沒有糊塗過,開元二十五年,他殺太子瑛,罷黜張九齡,掃蕩掉了自己皇位的一大威脅,但他又看出了李林甫有意奉十八子瑁為新太子,他怎麼能容許太子和相國勾結,盡管他曾在惠妃臨終前有過承諾,但他還是毫不猶豫地立三子李亨為太子,著實玩了所有人一回,使李林甫對他深為懼之,這是他所希望的.

李隆基身形雄偉,甚有氣派,負手卓立時便如一株高拔的松柏,顯得英姿過人,他年輕時便以英武秀朗而出名,現雖已年過花甲,可是歲月不但沒有給他帶來衰老,反而增添了成熟的魅力和威嚴.

今天不是祭日大朝,他便沒有穿袞冕大裘,而是穿著常服前來.

"臣等參見皇帝陛下,祝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各位愛卿免禮平身,請坐吧!"

"謝陛下!"

眾人歸位坐下,李隆基輕咳一聲,便對眾人道:"今天朕臨時召集各位愛卿前來,是為了決定我大唐向小勃律出兵一事."

李隆基用的是'決定’一詞,這就意味著他已經考慮成熟了,他看了一眼李林甫,便道:"右相國,你來說說吧!"

他之所以讓李林甫做了十年的相國,固然是因為李林甫善于揣摩他的心思,但更重要是李林甫有過人之才,這種才能並不是吟詩作賦的本事,而是處理政務之才,大唐帝國千萬繁瑣的事情幾乎都要彙集到相國的案頭,但李林甫卻能事無巨細皆處理得井井有條,法度謹慎而嚴明,這一點讓已不想過問小事的李隆基尤其滿意.

而且就算是軍國大事,李林甫也了然于胸,和張九齡喜歡反對,抗駁自己的意見不同,李林甫則會從自己角度出發,提出更多自己沒有考慮周全的細節問題,使自己的方案更為圓滿成熟,就是這種疏而不堵的態度,使李隆基決定長期任用李林甫為相.

今天雖然他沒有事先通知,但他知道李林甫必然會給自己一個滿意的答複.

李林甫站起身,躬身施一禮道:"陛下,小勃律的心腹大患從開元初年便有了,吐蕃控制小勃律,不僅破壞了大唐在吐火羅的利益,絲綢之路為之堵絕,而且吐蕃屯重兵在小勃律,就仿佛是一把刀頂在安西腹下,嚴重威脅安西的安全,臣作為安西大都護,堅決擁護皇上向小勃律用兵."

李隆基點了點頭,李林甫說的很好,但火候還不夠,他們今天的言論是要抄入雜報傳閱群臣,沒有充分的說服力就顯現不出他決策的英明,他還需要更有力的論證.

"右相說得不錯,小勃律的吐蕃不僅虎視安西,而且挑撥突騎施與大唐的關系,使我大唐最終失去了抵禦大食東擴的屏障,實為我大唐西域的一顆毒瘤,半年前高仙芝兩次上書,要求兵伐小勃律,朕有些猶豫不決,畢竟唐軍在小勃律已經敗了三次,再敗一次朕擔心會嚴重影響軍心士氣,但朕思量再三,還是決定對小勃律用兵,今天想問問各位愛卿,有沒有反對意見?"

大殿里一片寂靜,席豫和陸景融已經年邁不堪,即將入土,思路無法跟上皇上的雄才偉略,蕭嵩對西域情況不熟,無法發表意見,陳希烈更是唯李林甫馬首是瞻,李林甫不讓他說話,他嘴就像縫了線,所有人的目光都向李林甫望去,等待他的意見.

李林甫心領神會,再一次站了起來,慷慨道:"養兵千日,用兵一時,陛下何憂之有?安西軍勵兵秣馬數年,等的就是這一天,而且僅疏勒的軍隊墾田已達七屯,養馬數萬匹,可謂兵精糧足,這為天時;突騎施人在開元十八年被我大唐重創後,已無力大舉進犯安西,唐軍可一心南下,征服小勃律,無後顧之憂,此為地利;再有安西軍人才輩出,夫蒙靈察寶刀未老,高仙芝乃名帥之才,手下猛將如云,更勝從前,這可謂人和,天時地利人和皆占全,何愁此戰不勝?陛下,決定吧!"

李林甫的一席話,最終使李隆基下定了決心,"好!傳朕的旨意,封高仙芝為四鎮行營節度使,率安西軍出征小勃律."

短短的一句話,李林甫卻忽然聽出了弦外之音,皇上只字沒有提到夫蒙靈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