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血色安西 第二十四章 老兵遺孤
開元二十五年,大唐帝國正式確立了長征健兒的戍邊制度,從內地招募志願者赴邊疆戍邊,准其攜帶家眷,同時官府給予健兒土地和稅賦優惠,從而在邊疆形成軍戶體系.

龜茲是安西都護府所在地,同時也是軍戶最集中的地區,一般分布在各大屯田的周邊,形成一個個漢人村落,在龜茲城西也有一大片軍戶聚居之地,住有數千軍戶家屬,早在軍戶之前,便有許多來龜茲謀生的漢人在此建屋安居,經過數十年的發展,這一帶已經成為了漢人的聚居地,無論語言,人文習俗還是建築風格,均和內地分別不大,李慶安經常來的中原酒肆,也在這個地區.

李慶安帶了幾名士兵,在一名火長的引導下來到了一處小院前,這里是那個失蹤老兵的家,圍牆只有齊肩高,越過圍牆只見院子里有個穿著粗布衣裙的小女孩在低頭縫納布鞋,旁邊放著十幾雙已經做好的布鞋,她縫得很專注,以至于外面來了一群軍人她也沒有發現.

大門很破舊了,上面布滿了大大小小的裂縫,火長重重地敲了一下門.

"誰啊?"女孩子的聲音很稚嫩,聽得出年紀不大.

門'吱嘎!’一聲開了,剛才納鞋的小女孩出現在他們面前,她年紀尚小,最多不過十一二歲,但眉目清秀,長著一只精巧的鼻子,圓潤的嘴唇,十足一個美人胎子,年紀雖小,但眼睛里卻有一種和她年紀不相配的成熟感.

"你們找誰?"女孩疑惑地望著眾人.

"請問,這里是夏武亮的家嗎?"

"是的,但我爹爹不在,他去打仗了,還沒有回來."

她看了看李慶安,遲疑著問道:"你們是和我爹爹一起的嗎?"

火長笑著點點頭,給她介紹李慶安道:"是的!這位是你爹爹的校尉,他特地來看你."

"啊!你們快請進來."

女孩慌忙打開門請他們進來,李慶安走進院子,四下打量了一下,三間舊房子,院子掃得干乾淨淨,一塵不染,院角是一棵高大的槐樹,樹蔭濃密,槐樹下有一塊地,種滿了菊花.

"各位叔叔,你們請坐!"女孩搬來幾把椅子,又倒了一杯茶.

李慶安端起茶杯笑道:"我姓李,你叫我李校尉好了,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夏小蓮."

"哦!這個名字不錯."李慶安笑著點了點頭,又問道:"小蓮,你娘呢?怎麼不見."

女孩低下頭小聲道:"我娘五年前就沒了,家里就我和爹爹兩人."

說完,她抬起頭緊張地看著李慶安,問道:"李校尉,我爹爹沒有出什麼事吧?"

"沒事!沒事!"李慶安笑道:"他是斥候,去嶺西執行軍務了."

從女孩緊張的表情,李慶安便可以斷定,夏武亮沒有回來過,而他不可能把自己唯一的女兒丟棄不管,那只有兩個可能,一是被突騎施人抓走,但這個可能性不大,最大可能就是他已經陣亡了.

李慶安暗暗歎息一聲,心中感到十分內疚,便柔聲道:"小蓮,按規定,士兵陣亡後會有五十畝地的撫恤,但你父親只是受了傷,所以沒有撫恤,但他作戰勇敢,可以得到獎賞,給你父親的賞賜是四十畝和五十兩白銀,你收下吧!"

說完,李慶安取出一紙地契和兩餅白銀遞給了夏小蓮,夏小蓮更關心父親的情況,聽說父親沒死,她頓時笑逐顏開,連忙給李慶安施一禮道:"謝謝李校尉的賞賜."

"不用謝,這是你爹爹的軍功."

李慶安起身便笑道:"好了,我們就告辭了,假如有你爹爹的消息,我會立刻派人來告訴你."


"謝謝李校尉."

夏小蓮連忙拿起布鞋,塞給每人一雙,"這是小蓮做的布鞋,一點心意,各位叔叔請收下吧!"

眾士兵慌忙推辭,李慶安卻笑道:"這是小蓮的心意,大家都收下吧!"

眾人只得收下了,紛紛告辭而去.

離開夏武亮的家,李慶安的笑容消失了,他回頭對眾人令道:"誰也不准泄露她父親的情況,違令者重責."

"將軍放心,我等絕不泄露!"

李慶安點了點頭,又對火長道:"每月給她送三斗米和五百文錢,可從軍費中扣除,不得有誤!"

"屬下遵令!"

李慶安重重抽一鞭戰馬,便向軍營方向匆匆而去.

.......

正如李慶安所料,次日一早,軍營來了一名節度使府的軍官,見到李慶安一拱手道:"李校尉,奉大帥之命,請你去一趟節度使府."

"我這就去."

李慶安回帳取了清冊,跟隨著軍官來到了節度使府,兩名士兵領他進了東面的軍務室,這里是夫蒙靈察的辦公之所,進了院子,一名士兵大聲稟報道:"大帥,李校尉帶到."

"進來!"

夫蒙靈察的聲音很嚴厲,已經完全沒有了平時的溫和,李慶安快步走進房內,房間里除了夫蒙靈察以外,還有另外幾人,其中就有高仙芝和程千里.

高仙芝表情凝重,見李慶安進來,他的眼睛里略略閃過了一絲不安,他只顧考慮到安撫李慶安部下的情緒,卻沒想到這件事竟被程千里抓住大做文章,先是說他私授軍功,在他好不容易說清這不是私授,而是兵馬使的表彰時,那另一個問題便出來了,既然是正常的軍功表彰,那李慶安有沒有私貪士兵的賞賜,或者唯親是從.

"屬下斥候營校尉李慶安參見大帥!"李慶安單膝跪下,行了一個軍禮.

"李校尉,你可知罪?"夫蒙靈察冷冷地問道.

"屬下不知罪從何來?"

"哼!諒你也不敢承認."

夫蒙靈察刷地將一張檢舉書扔到李慶安面前,旁邊高仙芝的冷汗冒出來了,他原以為夫蒙靈察只是質問,但沒想到居然連證據都有了,他看了一眼程千里,程千里瞥了他一眼,嘴角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笑容.

"李校尉,有人告你分賞不均,功高少得,功少多得,惟親是從,你怎麼解釋?"

若在往常,夫蒙靈察早就一拍桌子,下令將李慶安推出去斬了,哪會聽他什麼解釋,但高仙芝在,他就不能隨意殺李慶安了,必須要證據確鑿,讓高仙芝無話可說.

李慶安從懷中取清冊,雙手遞上道:"大帥,高副帥給屬下十五頃土地,以作賞賜軍功之資,這是屬下的分賞清冊,每一個人的軍功多少?賞賜幾何?上面均寫得清清楚楚,一看便知,大帥可以去一一核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