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血色安西 第二十二章 石國來客
李慶安在酒肆背後痛痛快快撒了一泡尿,准備往回走,不料冷風一吹,他的胸腹間頓時翻騰起來,沖到一個角落里......

不知過了多久,他慢慢抬起頭,喘了一口氣,就在這時,他眼前卻出現了一塊濕帕子.

"不能喝就別逞強,難道你沒看出來那些家伙就是成心灌你嗎?"高霧埋怨地說道.

"謝謝!"李慶安接過毛巾擦了一把臉,感覺好多了,他想站起來,可是腿上軟綿綿的,一點力氣都沒有.

"霧娘,扶我一把."

"哎!你這人啊,還安西第一箭呢!你現在恐怕連弓都拿不動."

霧娘把他攙了起來,扶著他慢慢往回走,"我下來透透氣,正好看見你在這里難受,想不管你嘛,又覺得你可憐,管你嘛,可又覺得你是活該,你們這些臭男人,喝酒就那麼重要嗎?"

"我也不想喝,可是你也看見了,我不喝他們今天會放過我嗎?"

"哼!你喝不喝關我什麼事,我只是隨便說說,你別以為我是關心你啊!"

說著,高霧扶著李慶安走進了酒肆,"你先別慌上去,歇一會,酒醒了再上去,我是出來透氣的,我要去走一走."

高霧向一個伙計招招手,"伙計,給這位軍爺倒杯茶,要濃一點,等會兒記著扶他上去."

"好咧!姑娘放心,我會辦好."

高霧安排好了李慶安,這才背著手悠悠然走了.

李慶安靠坐在一只櫥櫃上,胸腹里十分難受,仿佛身子虛脫了一般,渾身沒有一點力氣.

這時,門口走進來幾名粟特胡人,他們風塵仆仆,顯然是從很遠的地方而來,剛剛抵達龜茲城.

"掌櫃的,給我們每人來一碗湯,再來三十塊餅."

他們說的是漢語,非常流利,一進門便坐進一個角落,低聲商量著什麼,李慶安坐在後門入口處,背對著他們,相距約十幾步遠,他沒有把這幾個粟特人放在心上,只管慢慢地品嘗一杯濃茶.

"幾位客人,這是你們的湯."

"這位小哥,這是一百文賞錢,我想打聽一件事."

"喲!客人太客氣了,您盡管問."

"我想問一下,你有沒有聽說過帶著火焰的寶石?"

李慶安的茶杯劇烈地晃了一下,頭腦一下子清醒了,就仿佛大白天遇到鬼一樣,他無比驚訝地回頭向幾個粟特人望去.

一年來,他幾乎要把那塊所謂的太陽石忘記了,他曾經又去了好幾家珠寶鋪,沒有一家的價格超過八十貫.

兩個月前,他又去了拔煥城,才發現那家'粟特老店’早已經關門了,那個願意出一萬貫錢來收購他寶石的粟特人那蘇甯已經成了遙遠而不真實的記憶,沒想到在一個最不經意的時刻,他忽然又聽見了關于那塊寶石的消息.

一共是五個人,從他們坐的位子來看,是兩個主人和三個仆人,兩個主人一個四十多歲,留著一撮山羊胡子,而另一個人是個年輕人,大約二十五六歲,頭戴一頂鑲有金邊的尖頂虛帽,模樣還算清秀,瘦長條臉,尖下巴,臉上慘白得沒有一絲血色,一雙細長的眼睛里黑多白少,給人一種虛偽的感覺.

"客人,真是抱歉,我從來沒有聽說過有帶火焰的寶石."

"你再想想,唐軍官兵中也從沒人提到嗎?"


中年人一邊問,卻有意無意地向李慶安瞟來,李慶安已經伏在桌子上,一副醉熏熏的模樣,可他的耳朵卻豎得筆直,對方的每一句話他都聽得清清楚楚.

或許是收了一百文錢不好意思,伙計想了想道:"倒是有人提起過寶石,不過都是十幾貫錢那種普通寶石,帶有火焰的寶石從來沒有人說過."

中年人低聲對年輕人說了幾句,雖然聽不清楚他們說什麼,但可以看出年輕人臉上露出了失望了表情.

"我看還是要先找到那蘇甯,再追尋寶石的下落."

年輕人說的是突厥語,李慶安聽得清清楚楚,'那蘇甯!’那就沒錯了,他們要找的就是自己那塊神秘的寶石.

"可是那蘇甯已經失蹤了."

"這倒沒關系,我有辦法找到他,咱們先回拓枝城."

年輕人顯然是個急性子,說走就走,他站起身便大步向店外走去,中年人慌忙收拾桌上的餅,見年輕人已經走了,他不由著急地喊道:"遠恩,不要急,我們在龜茲住一晚再走."

胡亂地收拾一通,他連忙追了出去.

'遠恩?’李慶安暗暗思忖道,'原來這個年輕人叫做遠恩.’

"客人,真是抱歉,我一定替你留意紅寶石的情況."店伙計恭敬地送他們出去.

他剛轉身回來,李慶安便向他招了招手,"伙計,你過來一下."

"李校尉,你請吩咐."

李慶安取出一貫錢笑道:"剛才那伙人,你去盯住他們,給我記住,在龜茲城他們去了哪里?見了什麼人?這一貫錢是給你的辛苦費,如果你探來的消息讓我滿意,我會再追加你一貫賞錢."

店小二喜出望外,他一個月也才能掙五百文錢,轉眼就是兩貫錢到手,他立刻接過錢道:"請李校尉放心,我一定探來最好的消息."

........

次日傍晚,李慶安正在軍營里寫報告,一名士兵進來稟報道:"將軍,軍營外有人找,他說自己是中原酒肆的伙計,是將軍讓他來的."

"我知道了!"李慶安取了兩貫錢便起身向軍營外走去,中原酒肆的伙計來,當然就是為了昨晚那幾個粟特人的事情,就算伙計不來,他也會去酒肆詢問情況.

軍營外,酒肆伙計正伸長脖子張望,見李慶安出來了,他連忙上前陪笑道:"李校尉,我有他們的消息了."

"你發現了什麼?"

"他們昨晚從酒樓離開後,便去了城門口的悅來客棧,一直就沒有出來,也沒有人來找他們,天不亮,他們幾個人便騎馬離開了龜茲城,聽客棧掌櫃說,他們是回石國了,好像是去找一個叫什麼蘇甯的人,然後我見他們向西而去,我又在路邊蹲了一天,他們一直沒有回來,我便趕來向將軍彙報."

說完,他眼巴巴地望著李慶安,他一夜未睡,又在路邊蹲了一天,就指望能得到另一貫賞錢.

"你做得很好!"

李慶安笑著把錢遞給他,"這是兩貫錢,加倍賞你,如果有他們的消息,你立刻來告訴我,我會另有重賞,知道嗎?"

酒肆伙計千恩萬謝地接過賞錢,連連躬身道:"將軍放心,只要他們來,我就會立刻通知將軍."

李慶安回到營帳,他打開了自己的隨身箱子,從下面取出一只小木盒,輕輕打開,籠罩著一團淡淡光澤的寶石出現在他面前,他小心地拾起這枚雞蛋大的紅寶石,寶石內那一團神秘的火焰又升騰而起,李慶安地眼睛慢慢地眯了起來,他很想知道,這枚寶石內究竟藏著什麼樣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