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血色安西 第二十章 自古傷別
山崖上李慶安又重新包紮了傷口,便沿著山麓向突騎施人的營地摸去,這時,谷口那邊火光沖天,濃煙滾滾,唐軍點燃了樹木和突騎施人的尸體,幾十名突騎施人在附近探望,看樣子是來察看情況,觀望了一陣,又紛紛調頭向營地奔去.

突騎施人營地離谷口約三里,紮下了三十幾個帳篷,他們的戰馬則被一個巨大的木欄圍住,由十幾名士兵照看著,防守得並不嚴密.

李慶安躲在河邊的一塊大石後觀察了一陣,正在想如何靠近馬欄,他忽然發現一名突騎施人拎著幾個皮囊向他這邊走來,嘴里罵罵咧咧.

李慶安通突厥語,他聽對方在說,眼看到羊羔下崽的時候了,什麼時候才能回去?

李慶安從石後出來,彎腰慢慢向他靠近,他忽然如豹子般撲上去,刀光一閃,對方死尸倒地,李慶安換了他的衣服,迅速向馬欄奔去,周圍靜悄悄的,沒有一個人.

李慶安一躍翻進了馬欄里,馬欄里圍著幾千匹戰馬,他閃騰移動,迅若狸貓,片刻到了喂馬之處,只見這里堆著大量干草,兩名士兵正靠在草垛上聊天,李慶安慢慢摸到他們身後,輕輕吹了聲口哨,兩名士兵同時回頭,只見一道寒光閃過,兩顆血淋淋的人頭同時落地.

"兩個兄弟,抱歉了!"

李慶安笑了一聲,他立刻取出火石和火鐮,'嚓!嚓!’兩聲,一團火在他手中燃起,旁邊的幾匹馬嚇得調頭離開.

瞬間火光沖天,火勢越來越大,馬欄里的戰馬開始受驚了,焦躁不安向四處湧動,嘶鳴聲此起彼伏,李慶安揪住一匹雄壯的戰馬,翻身上馬,扯動著缰繩向護欄奔去,沖到護欄前,他揮刀便砍,刀光閃動,護欄被劈開了一個五丈寬的大缺口,戰馬開始從這個缺口洶湧奔出,李慶安掉轉馬頭向營帳方向疾奔而去,這時突騎施人被沖天的火光驚動了,無數人向這邊奔來.

李慶安一路大喊,"失火了,快來救火啊!"

就在這時,他忽然看見數十名突騎施人迎面騎馬奔來,其他突騎施人都是徒步奔來,唯獨這群人是騎在馬上,最前面一人正是去年從他手中逃脫的都羅仙.

李慶安迅速張弓搭箭,並將弓箭藏在馬頭後,他迎面奔上去大喊道:"都羅仙將軍!"

都羅仙立刻勒住馬,厲聲問道:"發生了什麼事?"

"唐軍主力殺來了,看!就在你們身後."

都羅仙以及其他人都大吃一驚,一齊扭頭望去,就在這電光石火的刹那間,李慶安拉弓放箭,箭勢強勁,一箭從都羅仙後腦射入,貫穿了頭顱,都羅仙一聲悶哼,從馬上栽落下地.

不等其他人反應過來,李慶安已經奔遠了,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

戰馬逃逸,主將被殺,突騎施人一片大亂,他們本來就是由紀律渙散的牧民臨時拼湊而成,都羅仙這一死,大家再沒有約束力,紛紛借口追馬開溜了,到天亮時,營地里只剩下二百名都羅仙的親衛.

........

天漸漸地亮了,谷口靜悄悄的,唐軍點燃的火已經熄滅了,但焚燒物上仍然嫋嫋冒著青煙,數十名唐軍皆緊張地注視著谷口,張弓搭箭,雖然山頂哨兵報信突騎施人的軍營已經空了,但在沒有得到確切消息之前,眾人仍不敢有半點松懈.

這時,遠方傳來了一陣馬蹄聲,眾人頓時緊張起來,片刻,一匹戰馬繞過了障礙石,馬上出現了李慶安高大而筆直的身影,他揮了揮手,遠遠地喊道:"都過來吧!突騎施人已經撤退了."

在片刻驚訝後,唐軍頓時歡聲雷動,大家激動得擁抱在一起,將頭盔和弓弩高高拋向天空,瞬間,消息傳到了胡商隊,胡商們激動得熱淚盈眶,他們跪在地上,一次又一次向朝陽匍匐叩頭,感謝光明神的護佑.

石俱蘭仿佛風一般奔來,大聲喊道:"你們將軍呢!他平安嗎?"


"我們將軍在那里."一名士兵向谷口指去.

石俱蘭看見了李慶安,她激動地向他奔去,跑了幾步,她又停住了,湛藍的眼睛里充滿了喜悅的淚光,深情地凝望著她心中的英雄,朝陽沐浴在她的身上,這一刻,她顯得格外的美麗.

李慶安也看見了她,他笑了,彎腰向她伸出了手,石俱蘭飛奔上去,任他把自己抱上戰馬,金黃色的朝陽中,他們向無邊無際的戈壁灘馳去.

........

在一座高高的山頂,一只蒼鷹飛掠而過,在它身下平整的大石上,他們忘情地糾纏著,初春的朝陽將石俱蘭雪白的肌膚映照成了紫紅色,

在天地間她徹底敞露出了純潔無暇的身軀,她那傲人的雙峰在陽光中顫動,一頭黑瀑般的長發在風中飄揚,她那湛藍色雙眸中彌漫著少女初情的迷醉,仿佛這片廣闊的天地只屬于兩人,燃燒的激情和男人的力量將徹底她征服.

在處女的疼痛和極度的快樂中,她情不自禁地激情嬌呼:"光明主神啊!你燃燒吧!把我的貞潔和生命都獻給我的英雄!"

........

又經過十五天的行程,唐軍護衛著胡商隊來到了龜茲,李慶安已經事先派人回來傳送消息了,但作為這次遭遇戰的主將,他仍須立即向副帥高仙芝彙報具體詳情.

分手的時候到了,唐軍和胡商們一一道別,彼此將祝福留給對方,幾十名胡姬少女更是含著淚水,和唐軍相擁告別.

李慶安走到石俱蘭面前,微笑地望著她,淚花在石俱蘭的眼中閃爍,盡管她知道這一刻不可避免地到來,但離別的傷感還是令她情難自抑.

"李將軍,以後...還能見到你嗎?"她的聲音已經哽咽了.

"會的,回程之時你就能遇到我,到時我會護送你離開大唐邊境."

李慶安心中也有些傷感,但軍人職責和個人情感間他不得不做出一個選擇.

石俱蘭再也克制不住內心的悲傷,她撲進李慶安懷中哀哀痛哭起來,愛情或許只是一朵煙花,在綻放的刹那,它璀璨驚豔,但芳華易老,在展現絕美姿態後,它卻又黯然逝去,將思念留在彼此的心中.

李慶安輕輕托起石俱蘭的下巴,溫柔地替她擦去臉頰上的淚水,"去長安吧!看一看大唐的天寶物華,如果你流連忘返,你可以選擇它作為你的歸宿."

"我會的."淚眼朦朧中,石俱蘭癡癡地望著李慶安,"如果長安也有你的影子,我會愛上它."

馬蹄聲急,一名騎兵飛奔前來催促,"將軍,副帥命你立刻前去稟報!"

李慶安放開了石俱蘭,微微笑道:"我要走了,你一路保重,笑一笑!期待我們的重逢之日."

石俱蘭含著淚笑了,李慶安忽然調轉馬頭而走,再也不看石俱蘭一眼,騎兵們也紛紛催馬,跟隨著主將而去,風沙驟起,石俱蘭呆呆地望著李慶安高大挺拔的背影漸漸消失在彌漫的沙塵中.